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39章 1139 以后不许再穿!

第1139章 1139 以后不许再穿!

说完之后整个人往他身上一挂,“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就跟只吐着舌头呼气的哈巴狗没什么两样。

一只手挂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腰际。

这是真的难受啊,不是一般的难受。不止勒的她透不过气来,那腰都快绑断了啊。

初七发誓,以后打死也不穿这束身衣了。这就是自己找罪受啊,而且还是非一般的难受。

“你穿什么了?里面!”见着她这“呼哧呼哧”喘气的样子,简亦扬沉声问道,搂着她腰际的手也终于感觉出来了,她这衣服里面还穿着什么呢。

“你在里面穿了束身衣?”仅摸了两下,便是已经知道了。

于是乎,男人的脸色更沉了。怪不得,他刚才看她的时候,就觉的怪怪的,哪里不对劲呢。

原来,是她的腰细了也挺了。

初七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抹隐隐的怒意。

好吧,她错了嘛。

“啊,我真喘不过来了。”

这个时候,初七只能用可怜这一招来应付他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把自己身上那束身衣给解了啊,她已经快到极限了。

简亦扬嗔她一眼,直接“哧啦”一下拉开她衣裙后背的拉链。

当他看到她里面穿着的那件束身衣时,眸中的怒意又加深了几分。

那衣服吗?都把她勒成什么样子了!

二话不说,大掌扯着那拉链头又是“哧啦”一下,将束身衣的拉链拉开。

“呼!”初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她解放了。不止她的腰解放了,就连整个人都解放了。

以后打死也不穿这东西了,这哪里是人穿的啊!

初七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完全没意到衣裙褪下了,束身衣脱下了,此刻她的身上仅剩三点了。

“以后不许再穿,听到没有?”简亦扬略沉着一张脸,双眸虎视着她,左手一伸,从一旁的毛巾架上扯过一条毛巾,替她擦拭着脸上的面粉沫。

初七点头,重重的点头,“不穿了,绝对不穿了。”

打死以后也不要受这个罪了,她宁可自由自在啊。

然后突然间想起,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进的洗浴室。

于是,忽的一下,从简亦扬怀里钻出来,然后推拒着他,“出去,出去。我把脸上的东西洗掉。”

啊,没脸见人了。所有的形像彻底的毁了。

原本还是打算给他一个惊喜的,结果竟然弄成这副鬼模样了。

确实是“惊喜”啊,惊的连她自己都炸开了。

嗷!

化妆误事啊,坑爹啊!

初七是不化妆的嘛,从来都是素面朝天的。谁让她天生丽质呢?那皮肤吹弹可破,就跟刚从牛奶里捞出来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又嫩又滑。

就连怀孕后期也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一点斑迹。

这一点,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虽然说现在她确实是胖了不少,但素,那脸蛋可还是水嫩水嫩的。

所以,其实那妆一化吧,还真是把她自己原本的水嫩给盖住了。

再加上她自己又那么一折腾……

哎,可想而知,是个什么鬼模样了。

初七泪啊,巨泪啊。

楚韵,你这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啊,完全是朝着反方向行驶啊。

呃,楚韵真是相当无辜啊,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明明就是你自己没保持好啊,非得要赖楚韵身上。

初七一边推着简亦扬,一边无力的垂下头去。

好吧,这一垂,又发现,自己身上除了小内和Bra之外,那是什么也没有了。

男人,当然不会这么听她的话,她说让出去就出去了。

“七。”悠悠的唤着她的名字,刚才的微怒已然消失殆尽,改而换上一脸的柔情蜜意。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套她身上,以免因为着凉。

“嗯,”初七轻应,垂着看着自己的脚尖。没脸和他对视嘛,丢脸丢到家了哇。

大掌捧起她的脸颊,让她与自己对视,一双墨眸脉脉灼视着她,用着很是好听的声音说道,“以后别做这种傻事了,知道吗?才两个多月,伤口都还没完全好,束的这么厉害,要是伤到自己身体怎么办?你是初七,是我的七,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明白没?”

初七点头,重重的点头,“知道了,知道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再也不做这等傻事了,简直就是受罪。你先去小姨那把孩子抱回来,我去楼上换件衣服。”

屈指在她的鼻尖上轻轻的一刮,深情又不失宠溺,“你说的特殊的生日礼物呢?”

初七抬眸很是俏皮的朝着他眨了眨眼,“我都把自己弄成这德行了,二十六年来,从来没有这么丑样过的展现在你面前,这还不自是特殊的生日礼物啊?知足吧,你就!”

说完下巴一翘,“尾巴”一摇,雄纠纠气昂昂的当着他的面走出洗浴室,朝着楼梯走去,上二楼进房间,换衣服。

简亦扬一脸失笑的摇了摇头,同样出门,去沐云芝那抱两个小包子回来。

现在是一家四口嘛,生日当然得一家四口一起过了。怎么可能让让两个小包子缺席呢?

要不然,她那蛋糕上面的意思岂不是白费了?

发然了,初七自己答应的特殊的生日礼物,某人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尽管早上已经索要过一次了,但是早上是早上嘛,晚上是晚上嘛。礼物嘛,不可能会嫌多的。

于是乎,初七再一次在某人的**、威征服下,只能“心甘情愿”的再一次送出自己的特殊礼物,谁让她答应了呢?

直至最后,初七的嘴巴又一次讲话漏风了,手腕发酸了,男人才肯放过她。当然了,简亦扬就再一次神清气爽了,心情无比的愉悦了。

搂着自己的宝贝老婆,十分惬意的躺在**。

初七就别提有多郁闷了,“吃亏的”“受伤的”总是她嘛。

发誓,以后再也不提前承诺了。

屋内两个很是惬意的搂抱着,歪腻着。

屋外,不远处,一抹人影站于树下,阴冷的双眸直直的盯着别墅的方向,透着一抹深深的恨意。

别墅,那亮着的灯,刺伤着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