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42章 1142 一辈子的折磨3

第1142章 1142 一辈子的折磨3

刚挂了电话,简明惠都还没来得及开口,方家明把玩着手机,侧头阴恻恻中带着一抹玩味的看着她,问的很是直接。

简明惠冷冷的丢了他一眼,不以为意的说道:“还用问吗?听你这语气,怎么着也不可能是男人了。怎么,在外面还有别的小妖、精啊?”

“呵呵,”方家明又是阴恻恻的一笑,笑容中带着一抹令人汗毛直竖的感觉,“看来,你现在是越来越了解我了啊!那现在怎么办呢?需要我把手机给你吗?”

“哼!”简明惠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你尽管去花吧,我现在对你可是放心的不能再放心了。你有这个心还有这个力吗?就算你在外面有一打的狐狸精,我都放心的很。方家明,我告诉你,这个世上,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再来照顾你这个废人了!也就只有我不会嫌弃你是个废人,你外面那些狐狸精是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没根了,要是知道,你觉得她们还会跟以前那是样对你吗?”

有心没力,已经没根了。

这两句话就好似两把刀一般,狠狠的刺进他的胸口里。

他为什么会有心无力?他为什么会没有根?

还不都是拜她所赐?

简明惠,我一定会好好的回报你的。

“呵,”方家明竟然一点也不生气的笑了笑,“是,你说的没错。我已经没根了,就连排尿都只能靠它了,所以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边说边朝着她晃了晃那一只装了小半袋尿的尿袋。

“拿开!”简明惠一脸嫌恶的吼道。

“怎么?嫌恶心啊?”他偏就不拿开,反而直接将那尿袋往她腿上一放,“它现在可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怎么拿开呢?这辈子都拿不开了。你也说了,你这辈子都会跟我在一起了,那就别嫌它恶心。它无时无刻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亲爱的老婆!”

简明惠人直接一把挥掉那只放在她腿上的尿袋,因为用力过度,差一点扯到另一头连在方家明身体的那端,幸好他眼疾手快的捂住,要不然肯定得被这婆娘给扯出来。

不过,没有扯出来,也好不到哪去了。

方家明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把那袋子里装的小半袋往她的脚上一倒。

“啊!”简明惠一声喊叫,“混蛋,你要干什么!”

“吱——!”简明惠不管不顾的踩下了刹车,不断的抖跺着自己的脚,想要把那恶心的东西给弄掉,但是怎么可能呢?

于是扬手,朝着他的脸就是挥了过去。

只是……

“啪!”她的手还没挥到他的脸,方家明直接快她一步,朝着她的脸挥了过去。

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简明惠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看着那一脸阴霾如地狱使者般的男人,那扬着的手竟然戚蔫蔫的垂了下去。

这样的方家明,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满满的透着一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势,更甚者还有一抹想与她同归于尽的意思。

如果说以前的方家明是一只任由她拿捏使唤的狗,那么现在的他就是一只疯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咬你一口,甚至还会咬死你!

简明惠其实是挺怕死的,看到方家明这一副恨不得咬死她的样子,竟然人那所有的怒气想发却又发不出来了。

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之间就怕起来了呢?

见此,方家明却是很满意的抿唇笑了。

“嘟嘟!”后面的车按响了喇叭,简明惠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是停在路中间。

赶紧把车开到边上,“你自己回去……”

“怎么,你觉的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开车吗?”话还没说完,方家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又打算去哪呢?难不成你还想让别人看到啊?我要是你,就乖乖的开车,回家。”

简明惠狠狠的瞪他一眼,尽管她再觉的恶心,但是也只能作罢。

于是只能悻悻然的继续开车。

心里却是对他恨的不行。

……

“小姐,你暂时先住这里吧。”石栋打开公寓的门,对着身后的女子说道。

女人穿着一条水蓝色的及膝雪纺裙,脚上踩着一双十公分高的单鞋,同样也是水蓝色上,鞋面上镶着水钻。纤细笔直的****,身材很好。

不过,却是戴着口罩,还有一副暗红色的超大太阳镜。所以根本就看不出来她长什么样子。

“栋,以后别总是小姐小姐的叫我了,叫我初春就行了。”女人跟着他走进屋子,然后关上门,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攀,整个人就这么贴在他的身上。

石栋整个人僵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眸亦是沉了一下。

女人那纤细的手一颗一颗的解着他西装外套的纽扣,外套没一会就被她脱下。而后又一颗一颗的解着衬衫上的纽扣。

“小姐……”石栋握住她的手,想要阻止。

女人摘下太阳镜,随手往一旁的吧台上一丢,漂亮的双眸盈着他,细长的手指复在他的唇上,“初春!栋,别拒绝我,这个世上,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对我这么好。你是不是觉的这样的我,让你有些不习惯?”

边说,边另一只手抚着自己的额头,再划过自己的鼻梁,然后是隔着那薄薄的口罩在脸颊上轻轻的画着圈圈。

因为口罩戴的挺严实,就算她摘掉了太阳镜,也只能看到她眼睛以上的部分,所以依然还是没能看出她长什么样子。

只是那双眼睛却是长与初七那般的相似,就好似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

石栋摇头,毫不犹豫的摇头,“没有!不管你是怎么样子的,在我心里永远都一样,你就是你,是小……”

“初春!”石栋正欲再次唤她“小姐”,被她打断纠正,“栋,就凭我们现在的关系,我真的不希望你这么见外!”

“初春。”石栋微微的纠结了一会会,最终还是唤出口。

女人那漂亮的眼眸浅浅的眯起,“记住,我叫夏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