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43章 1143 我想你了

第1143章 1143 我想你了

石栋一眨不瞬的望着她,他的视线怎么都移不开,就算此刻她是戴着口罩的,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位,但是他依然还是看的入迷。

是的,不管她的脸变成如何样子,在他的心里住着的只是她这个人而已。

衬衫上的纽扣已经全部都被解开了,露出石栋那古铜色的健硕胸膛。左侧肩膀处的两个伤口,还没有彻底好,虽然已经复合,也长出了新肉,但是看在眼里却是那么的刺眼。

夏初春的手指轻轻的抚触着那两个挨的很近的伤口。

随着她的然的触抚,石栋猛的打了个激战,浑身的细胞都紧紧的凝聚在了一起,不断的奔腾叫嚣着。

看着她的眼神,也从开始的没有杂念到现在的越来越浓郁。

夏初春的身子又是往他身上贴近几分,右手手指那细细的指甲轻轻的在那伤口的边缘触抚打圈,左手已然开始往下,划过他的肌腹,有意无意的在他的边缘地带诱、引着,但是却又偏偏不深入。

男人,浑身的肌肉都已经紧紧的绷到了极限。

女人,是很了解他的,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方式调起他的欲、望。

此刻,她已然很成功的勾起了他那一抹深埋于底的奔腾。

皮带扣,慢慢的被解开了。

西装裤也滑下了。

上面的衬衫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脱下了。

男人仅着一条子弹裤立于她面前,那一颗子弹矗立着,想要破枪而出。

但是,女人却似乎没有立马要扣抢上子弹的意思。

继续两手并用,指尖在他的身上慢慢的游移,轻触。

男人被她撩的有一种想要喷血的冲动。

“这伤,是因为我吗?”夏初春小腹紧紧的与他的子弹头贴合着,手指抚着他左侧肩膀上伤口,很是心疼的问道。

男人此刻已经全身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特别那想要破枪而也的子弹,血脉膨胀,不断的隔着衣裤在寻找着熟悉的地方。

“不是!”石栋摇头。

“栋,你看着我!”强迫他与自己对视,“你从来都不会在我在前说谎的,只要你一说谎,我就能感觉的出来。所以,现在,你就是在说谎。因为你这伤口就是因为我。是有人不想你那么做是吗?而且那个人,你还必须听他的,就因为你没有听,所以,你就为此付出代价,是吗?”

夏初春很清楚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应付他,她说的没错,石栋在她面前是不会说谎的,所以她现在只想知道,那个能让石栋不为她做事,甚至连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吭一声的人到底是谁。

只有知道那个人的存在,她才能弄明白,接下来她该怎么做。

石栋说过,不管她要他做什么,他都会帮她的。所以,那天,她让他找人轮了初七那个贱人,他答应了。可是,到最后他却说,他不能这么做。

他可以为好做任何事情,但是只除了伤害初七这件事。

她要他做其他的事情干什么?她就只想在初七那个贱人过的生不如死!这样才能泄了她的心头之愤。

可是,现在,很显然是不能了。

因为有人压着石栋,他必须听从那个人的话。

或许,说的更直接一点,石栋也只是那个人的一个手下而已。

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从石栋这里弄明白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帮着初七,更或者让石栋介绍她给那个人认识。

她的直觉告诉她,那个人绝对不是简亦扬,也不会是栾寐,或许许英雄。

石栋还是摇头,尽管看着她的眼眸里浓浓的尽是渴、望,但是这一点理智他还是有的。那就是,对于赵铎的事情,不管是任何人他都是不会说一个字的,就算这个人是眼前令他一身膨胀难受的女人,他也不会说。

“你别问了,我的伤不是因为你。”石栋一脸肃沉的看着她说道。

夏初春知道,不管她再怎么诱引,都不可能从他的嘴里撬出些什么来了。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她更清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石栋对那个很忠心,而那个人对也一定身份很强大。

如果,她能知道他想要的,或许对于她想做的事情,只有帮助没有坏处。

如此想着,漂亮的眼眸弯成一条细缝,如珠如雾般迷恋而又陶醉望着男人。

那纤细修长的手指,圈划着他伤口处的边缘,“好了,不问就不问。我只是担心你而已,你看你,怎么就把自己弄这么重的伤呢?我看着心疼。”

指尖已经不光只是圈划着他伤口处的边缘,而是慢移至他的胸前,一下一下的轻抚玩弄着那一颗敏、感点。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拉高了自己的裙摆,好让他的子弹与她更加亲密的接触着。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了,眼眸中透出来的光芒也更加的浓郁了。

双掌在她的腿部上下游移着,若有似无的在那裤缘上徘徊着,就是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嘶!”男人突然间猛的倒吸一口气,沉闷中又带着满满的舒服。

女人的左手已经很大胆的滑进了三角、裤内,正在擦枪走火中。

“栋,我想你了。”女人软软的趴在他的肩膀上,隔着口罩,对他轻声的诉吐着,诱、引着。

随着夏初春的这一声明白又直接的暗示,男人就好似得到莫大的鼓舞一般,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大步朝着房间走去。

……

石栋从公寓里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隐约还能看到他的脖子处有不少抓痕。

看来,刚才应该是很激烈的。

“栋子!”

石栋的车子驶入一幢别墅大门,停车,打开车门下车,林豫响住了。

“找我有事?”石栋朝着他走去。

林豫的眼睛如夜间的猫头鹰一般凌视着石栋的脖子,看的石栋有些不自然的拉了拉自己的衬衫衣领,“怎么了?”

“栋子,”林豫一脸沉肃的看着他,似是想要提醒他什么,又好似在警告他,“别因为一个女人而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