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48章 1148 大黄鸭泪奔2

第1148章 1148 大黄鸭泪奔2

“咳!”大黄鸭被呛到了,差一点嘴巴里的食物就从鼻孔里喷出来了。亏得大黄鸭也是一个能人,为了自己形容着想,也更为了不在自己准女人和老丈人面前出糗,楞是生生的把那即将喷出口的食物给吞了下去。

可想而知,这个过程得是有多么的痛苦。

终于将嘴巴里的都吞下了,大黄鸭瞪大了两只眼珠子,一脸茫然又诧异的看着楚离,小心翼翼的问:“爸,您刚说什么?什么进营?”

“噗哧,噗哧!”大黄鸭边问边给楚韵一个劲的递着眼色,示意她赶紧加入他的阵列。

不是说好的嘛,他对从军木有兴趣,他就那么一丢丢的兴趣爱好,那就是守着他的那一亩三分地——厨房。

为神马现在又要让他进营了?

哇呜,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但是,楚大小姐却是直接无视他那“噗哧噗哧”求救眼视,继续的埋头苦干该吃什么吃什么,完全就把他当成是空气。

见此,大黄鸭的额头掉下无数的黑线。

他有一种超不好的感觉,那就是他今天彻底的完全的绝对的把自己给卖了。

楚离终于吃完了,十分霸气的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身子往椅背上一靠。

“爸,纸!”大黄鸭十分眼尖的抽过几张面纸,呈汉奸模样的往他面前一递,继续用着茫然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楚离接过他递上来的面巾纸,擦拭着自己的嘴角,精睿的双眸如雷达一般扫视着他,勾唇一笑:“既然已经是楚家的人了,那当然是要接我的棒的。韵儿我是不指望她了,她也没那个兴趣。那我总不能没个接棒的人是吧?你说呢?”

“……!!!!!”

大黄鸭的嘴巴已经张大的不能再大了,那都快可以塞下一个大鸭蛋了。

楞是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家老丈人,别说一句话了,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看,那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小韵儿没兴接棒就让他接了?

可是,可是,他也没这个兴趣啊!

他可以say-no吗?

“爸,那个……”终于,大黄鸭在目瞪口呆了三十秒有余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一脸小心翼翼又战战巍巍的看着对面的楚离说道,“咱家不是已经有我姐接棒了吗?那什么,那我……就……免了吧?那什么……我……”

“英爽接的是老爷子的棒,那我的棒谁来接?”大黄鸭的话还没说完,楚离不咸不淡的说道,直接将问题又重新丢回给他了。

呃……

貌似,他说的没错啊。

女汉子确实接的是老爷子的棒而不是老丈人的棒。

可是,可是,为什么就是他啊?

他没有这么大的志向啊,他不要过女汉子和印天朝那样的日子哇。

那种墨守成规的日子不适合他这种纨绔少爷哇。

他就是喜欢随心所欲啊,喜欢就上个班,不高兴就提前下班。

可是,现在肿么办?

大黄鸭猛的吞一口口水,一脸无力反抗的看着楚离。

“那个,爸,亲爸。你可以培养印天朝接你的棒,相信他一定会很乐意的。他一定比我更适合的,我不适合啊,我……”

“嗯,”大黄鸭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楚离又是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可是这一声“嗯”听在耳朵里,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大黄鸭睁大了双眸,连眼皮也不敢波动一下,静候着老丈人的示下。

“你是说天朝?”楚离靠坐着椅背,双臂环胸,笑的一脸深不可测的看着他。

点头,大黄鸭重重的点头,以示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这才是最好最合适的安排。

“哦,对!他确实很合适。”楚离边说边朝着坐在他身边的楚韵看了眼,“可是,天朝已经结婚了不是。你的意思是……”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大黄鸭急吼吼的说道,猛的摇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怎么可能是那个意思嘛!

就连小韵儿同意,他还不同意呢!

他好不容易才看对眼的女人,怎么可能让给印天朝呢?

再说了,印天朝那不是已经有舒陌了吗?他可是有老婆有儿女的男人了,怎么可以再让他来祸害他的女人?

绝对不行的!

呃……

印天朝这算是躺着也中枪了?

什么叫祸害?

拜托,人印天朝可是很有自律的一个新好男人好吧。

那怎么办?

大黄鸭再一次纠结了哇。

他们老爷子有人接捧了,可是他家老丈人这边怎么办?

难不成真要弃明投暗?

呃……

许少爷,要是你家老丈人美人老爸知道你在心里把他那么神圣的职业比成是暗的,不知道你该受怎么样的惩罚哟。当然了,如果你家老爷子知道的话,也一定会拿手里的那根拐杖直接朝着你扔过来的。

“噗哧,噗哧!”大黄鸭再一次现楚韵打发神,发信号。

“别问韵儿了,这事她也帮不了你的。”楚离的声音响起,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作为楚家人,这就是必须要的责任心。嗯,你好好想想,我等你的答案。”

边说边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到了他的身边,很是语重心情的一拍他的肩膀,慈眉善目的说道。

说完,拍完之后就这么当着大黄鸭的面,朝着门口走去,离开了。

这是作这楚家人必须要担的责任?!

大黄鸭抓狂中~~~

他可不可以不要这个担这个责任啊???

他真是不是这块料啊这块料,为神马啊为神马!

难不成这就是他的命?

他注定逃不开那暗淡无光,惨无人道的生活吗?

他的美好人生啊!

他的明亮前途啊,难道就这么夭折了吗?

“小韵儿~~~~”大黄鸭一脸可怜巴巴的看向楚韵,就差流下两行惨绝人寰的马尿了。

那语气,说有多凄惨就有多凄惨,说有多无助就有多无助了。

他唯一的希望啊,全都寄托在小韵儿身上了。

“别叫我啊,我也无能为力!这是你自己非得要往下跳的啊,我阻止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