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49章 1149 老大,十万火急,救命!

第1149章 1149 老大,十万火急,救命!

楚韵一脸爱莫能助的斜睨着他,那表情那眼神反正就一个意思,这是你自己非在往下跳的,自作孽,不可活啊!

啊呜!

大黄鸭一脸怨念中。

好嘛,好嘛。确实是他自己往下跳的。

他哪里知道,老丈人会挖这么大个坑让他跳啊。

那现在肿么办?

难不成,他真的要弃明投暗吗?

不甘心啊,不甘心。

于是乎,大黄鸭使出了浑身的劲,就这么赖定了楚韵。

然后,就这么一赖就赖了一整个上午。

大有一副,非让楚韵给摆定了这件事情不可。

可是,楚韵能有什么办法呢?

她家美人老爸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人接他的棒,要不然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军中后续无人了。

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靠!

老爸,到底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我的幸福人生重要啊?

大黄鸭彻底杯具中。

“小韵儿,你说到底能有什么办法让咱老爸不把主意打在我身上呢?”大黄鸭继续纠缠着楚韵,就这个问题他一早上已经整整问了不下十遍了,听有楚韵的耳朵都快长茧子了。

“许英雄!”楚大小姐一声怒吼。

“啊,有!”许英雄立马应声,且还是呈原地立正的姿势等待着女王的示下,就差给她行一个标准的军礼了。

楚韵突然之间抿唇一笑,笑的一脸贼贱贼贱的样子。

本来吧,她是想朝着大吼一声“你就不用上班吗?你就不用做事吗?你就真的这么空吗?”

但是在看到某人那想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军礼之后,直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笑的脸风花雪夜的看着他说道:“哟,还挺有模有样的嘛。这要是我老爸看到好,一定对你的好印像再加深三分的。”

“啊?!”大黄鸭惊慌中,“别,别,别!千万别啊!好印像直接留在我在厨房里的印像就行了,至于这个就真的不用再加分了。你放心,我动作我一定不会在咱爸面前做的。怎么着也不能再让他惦记着我!啊,我得想个办法,必须让他对我的那个念头彻底的断了,放弃了。但是也不能让他不承认我,我还必须是楚家的人,是他的半个儿子。嗯,对,这个事情很重要。和我的人生大事一样的重要。”

大黄鸭来回的踱着步,低着头,单臂环胸,另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脸深思熟虑的样子。

就连眉头都紧紧的拧了起来。

哟喝,很难得的看到大黄鸭拧一次眉头嘛。

说明,这确实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切!”楚韵很是不屑的哼他一声,“我告诉你,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你只有两个选择,一跟我老爸进营,二就是咱俩拜拜……”

“啊呸!”楚韵的话还没说完,大黄鸭在听到“拜拜”这两个字时,立马伸手捂住她的嘴巴,然后瞪她一眼,“小韵子,老子告诉你啊,一和二爷都不会选的。爷长到二十五岁了,好不容易才和你对上眼了,拜拜?没门!爷这辈子都赖定你了,你休想逃出爷的手掌心!等着,爷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爷不止要把咱爸哄的眉开眼笑,还要把你早日收入身下。”

“许英雄,丫,就不能把你那点颜色收起来啊!”楚韵狠狠的剜视着他。

“啊?”许英雄又是讷讷的一怔,“爷什么时候又挂颜色了?没有啊?”

“没有?那你的意思是我胡说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说的一定是对的。你说有就一定有,我现在正在向老大学习中。”

“啊?”这下轮到楚韵茫然了。

许英雄咧嘴一笑,“一切以宝贝老婆为主啊!老婆说一,就算是二也得是一。老……”

“啊呸!”楚韵啜他一口,“滚蛋!谁是你老婆叫谁去!”

“哦!”大黄鸭竟然很听话的应了一声,然后,“啊!”一声惊叫。

楚韵被他气的咬牙切齿。

丫的,有他这样的吗?

“滚!本姑娘不乐意看到你!”说着,毫不客气的朝着他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一脚。

大黄鸭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顾不得被楚韵踢痛的屁、股,长腿一迈,撒腿就跑开了。

“喂,许英雄,你干嘛去?”楚韵气不打一气来,见着他跑开,大声吼道。

“爷解决问题去。等我解决完了,再来找你。”说话间,已经不见了人影。

楚韵:“……!!!”

解决问题?!

是她理解的那个解决问题咩?

啊!

许英雄,你个龌、龊又猥琐的男人,竟然这么无耻!!!

呃……

大小姐,你真的是误会了啊。

大黄鸭所说的解决问题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个解决问题啊。

他是真的很认真的去找人解决现在这个令他十分头痛又烦燥的问题啊。

正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暨亮嘛。

他自己一个脑袋瓜子想不出来的问题,那要是多问几个人,可不就是能想出一个妙计来了吗?

至于大黄鸭找的那三个臭皮匠是谁?

他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他家老大简亦扬了。

在他眼里,他家老大那就是无所不能的。

于是乎,大黄鸭那辆骚包到耀眼的大红色跑车“吱”一下在简氏门口停下。

然后便是见着他“咻”下从车里跳出来,跟个火车头似的朝着公司的电梯冲去。

“老大!十万火急,救命啊救命!”大黄鸭就这么横冲直撞的冲进简亦扬的办公室。

此刻,简亦扬正与栾寐在讨论着什么事情,见着大黄鸭就这么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冲了进来,两个人均是小小的怔了一下。

刚才这厮说什么?

救命?

还是十万火急?

难不成他弄出“人命”了?所以被人追砍了?

这是栾公子在听到他说那话时,脑子里划过的第一个念头。

要不然,他怎么就一进来就喊救命呢?

这可是自他认识这一只大黄鸭十几年来头一次呢!

“哟,许少爷,这是有大老虎在你屁、股后头追你啊?”栾公子似笑非笑的调趣。

“何止大老虎啊!比大老虎还要严重啊!老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