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61章 1161 被抓包了1

第1161章 1161 被抓包了1

石栋本来是要离开的,不过却被夏初春阻止了。

“栋,今晚留下来别走,好吗?”纤细的手臂如柔软的蔓藤一般,紧紧圈抱着他腰际,不愿意松手。

她的声音更是充满着一抹令人怜惜又生爱的凄楚。

任何一个男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时,估计都是不可能拒绝的。更何况,这个时候,他们两个才做完那事。

石栋亦然。

如果说他这辈子在没有遇到夏初春之前,他是一个做任何事情都有规有矩,一板一眼的人。那么在遇到夏初春之后,在面对她时,他所有的预防线统统化整为零,不复存在。

石栋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对一个女人这般手足无措。

他一直以为,他是一个绝对有自律的男人。

就连碰女人这事,他也是极少去碰的。除非有需要了,那就找个人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他不是一个重欲之人。可是在遇到夏初春之后,他发现,原来他也不过只是一个俗人,他的欲、望竟然也可以有那么强。

如果可以,他很希望他是她唯一的男人。用一辈子的时间照顾她,给她幸福。

但是,他知道。

她要的男人绝对不会是他。

她之所以会跟他做这事,一来只是在报答他对她的恩情。二来,或许,只是想以此让他帮她做事吧,又或许甚至也可能只是需要而已吧。

但是,尽管如此,他却依然还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为她做事。

甚至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达成了自己的心愿,他会很衷心的祝福她,希望她可以幸福,然后自己悄无声息的离开,再也不去打扰她的生活。

他怎么都没想到,他石栋竟然也有这么高尚的节操。

呵呵,真是难以想像啊。

于是,当夏初春的双臂环着他的腰,提出这样的要求时,他心动了。

“我……不想让你为难,也不想让你难做。”尽管心动,不过还是很冷静的。

夏初春抿唇一笑,踮身,双手从他的腰间改移攀在他的脖颈上,红唇很是主动的附上他的双唇,极尽妩媚的吸吮着。

双唇轻抵着他的唇,在他的唇边轻声呢喃,“栋,我没有为难,也没有难做。这个世上,只有你才会对我这么好,我就算对任何人不放心,也不会对你不放心。所以,留下来,别让我自己一个面对黑暗与孤单好吗?”

石栋答应了,留下来陪着她。

也是,面对一个女人如此低声下气的央求自己,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喜欢的。哪个男人会拒绝呢?

石栋睡的很熟,匀称的呼吸浅浅的传进她的耳朵里。

夏初春没敢开灯,生怕一开灯会把他吵醒。

透过那从纱帘映射进来的朦胧月光,她怔怔的看着熟睡中的石栋。

其实他长的真的很普通,很平凡。

如果不是因为他救过她,她想,她这辈子也不会看上一个长相这么平凡的男人。

他和简亦扬,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当然,这个地绝对是他石栋。

但是,他的身手却是不容她有疑的。

如果不是那个他不愿意透露的男人在暗中作梗,他已经听她的话,早早的把初七解决了。

可是现在……

初七那个贱人依然还是与简亦扬腻歪着。

只在一想到简亦扬那么的护初七于心尖,她就恨不得拿刀捅死那个贱人!

她现在只想拿到他的手机,然后把手机里的那些联系人和其他的信息拿到。这样,她就有办法知道他的主子到底是谁。

他的手机从来不会乱放,一直都是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就算此刻,他睡着了,也没有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依旧还是放在他衣服的口袋里。

而他的衣服则是叠的平平整整的放在自己的床头。

所以她想要拿到他的手机,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一定要拿到他的手机。

就因这样,她缠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让他释放,只有把他缠的精疲力尽了,他才会睡的更加安稳又踏实,没那么容易的醒。

她也可以在他的酒里下药,但是她知道,就凭着石栋这样的身份与在敏锐,如果下药,一定会被他发现的。

所以,也选择用最原始的举动让他精疲力尽。

此刻,他就睡的很是踏实又安稳。

夏初春一脸漠然的看一眼熟睡中的石栋,眼眸里划过一抹很是复杂的表情。

这一抹表情中,隐隐的透着一丝嫌弃之色。

是的,嫌弃。

如果换成以前,她连眼角也不会去斜他一下。

视线落在那叠平整放在床头的衣裤上,那里有她需要的东西。

可是,她却是在他的左侧,衣裤却是放在他的右侧。

掀被,轻手轻脚的下床,又轻手轻脚的绕过床尾,走至右侧站于他的面前。

夏初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看着他那边平凡而又普通的脸颊。

然后,有些不悦的拧了下眉头。

这个男人,除了那一身的本事能入她的眼,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让她上心。

当然,不得不承认,他的体力也是很强的。

至少,在她经历过的男人里,他绝对是算得上第一的。

如果说非要找出一点能吸引她的地方,那么她承认,他的身材确实也是她见过的最好的。

肌理分明,没有半点赘肉,古铜色的肌肤。

这也是她除了想让他为自己做事之外,另外一层心甘情愿跟他做事的原因了。

至少,他的身材确实让给她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还有就是他的持战能力,足以让她**到飘飘然。

如果,这个男人是简亦扬,该有多好啊!

夏初春心里婉叹着。

简亦扬,她一定会得到他的。

只要她拥有这张脸,那就一定是早晚的事情。

简亦扬早晚是她的,初七那个贱人,早晚让她生不如死!

轻手轻脚又小心翼翼的摊开石栋的衣服,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手机,借着那朦胧的月光,翻看着通讯录。

“倏”的,石栋突然间睁开眼睛,直直的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