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62章 1162 被抓包了2

第1162章 1162 被抓包了2

夏初春瞬间慌了,在对视上石栋那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双眸时,竟是不知道做何反应了。

拿着手机,就那么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此刻她该说什么话。

于此同时,手机响起。

石栋“倏”下,一个鲤鱼打挺坐起,凌厉的双眸没有任何温度的看着她。

这样的眼神让夏初春的心“啪”的往下直掉。

这样的眼神,冰冷没有任何温度,甚至说带着肃杀的眼神,是夏初春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这样的石栋也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她的心,在这一刻好似漏了什么,猛的“扑扑扑”的狂跳着。

“你……手机响起了。”手机铃声将她从那茫然无措中拉过神来,朝着石栋抿唇一笑,将手机往他面前一递,极力做到自然,也尽量不让他怀疑到自己。

石栋一把拿过她递交过来的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时,眼眸里划过一抹敬意。

二话不说,从**起身,朝着阳台走去,“铎哥。”

夏初春直直的盯着他的背影,那颗依然还在狂跳中。

但是,她敢肯定,这个电话一定是石栋的那个主子打来的。

依稀听到他叫着“duo哥”。

而且刚在在他的眼眸里,他看到的不止是敬意,还有一抹惧意。

看来,石栋对这个“铎哥”是又惧双敬。

能让一个身手这般非凡的男人如此又敬又惧,想来这个“铎哥”一定不简单。

“知道,我马上回来。”

夏初春还有思虑着,只听到石栋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从阳台回到房间,用最快的速度穿着自己的衣服。

“栋,你要走吗?”朝着他走去,一脸不舍又依恋的看着他,眼神之中充满了委屈与害怕。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夏初春是一个聪明人,虽然对于她拿他手机一事,石栋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

所以,她很主动的先认错。

“我没想过要动你的手机,我……”

“我还有急事,先走了。估计这段时间暂时不能来你这了。”夏初春的话还没说完,石栋直接打断。

说话间,他已经穿戴整齐的。

速度之快,不禁让夏初春诧目之中。

这速度,顶多不会超过半分钟。

他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刚说什么?

他说这段时间暂时都不来她这里了。

“栋,你怪我吗?”双眸含泪满是可怜的看着她,那在她眼眶里打转的泪光,就只差她眨一下眼睛就会滚落而下。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只要是个男人都会为之动心又怜惜。

“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你睡的熟……”

“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夏初春的话还没说完,石栋再一次打断,然后是很果断的走出房间,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呯”的一声,屋门关上,石栋离开。

“石栋!”夏初春咬牙切齿的怒吼着这两个字,“你敢用这样的态度对我!你当你是什么人啊!你真以为我少了你不行吗?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身手不错的份上,我这辈子也不可能看上你!”

夏初春是真的被气到了,石栋从来都没有这么对过她的。

现在竟然敢给她甩脸色!

你当你是谁啊,你只不过是一句别人手里的狗而已!

她一定要知道他口中的那个“铎哥”是谁,一定!

黑夜里,夏初春的眼神是那般的充满戾气,还有阴沉沉的恐怖。

……

次日,周六

初七睁眸醒来的时候,还被简亦扬抱在怀里。他的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还捂在她的小腹上。

掌心暧暧的温度传递在她的小腹上,扩散至全身。

初七的心里也是暧暧的。

他就这么帮她捂揉了一个晚上。

初七心头如太阳照射着一样暧洋洋的。

见他还睡着,不忍心吵醒他。一晚上都帮她捂揉着肚子,一定没怎么睡好。要不然也不会到这会了都还没醒过来。

初七心头暧阳之际,也是很心疼他。

于是,窝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只想让他多睡一会。

他的气息暧暧的喷洒在她的额头上,略显的有些痒痒的。

“七,醒了。”初七已经很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动,想让他再睡一会。但,他还是醒了。

简亦扬一醒来,那捂着初七小腹处的大掌也继续揉了起来。

“还痛不痛?”看着她,柔声问道。

初七大姨来访,第一天的时候是最痛的。

所以,自她第一次起,每一次他都会整晚的帮她揉着。

在初七还没有爬上他床的时候,他是隔着被子揉。

冬天的时候,会给她捂个暧水袋。

初七觉的,她家大姨来的第一天,最难熬的不是她,而是他。

“你再睡会,昨晚一夜没睡。”初七摇头,以示没那么疼了。然后很是心疼的看着他,手指揉着他的眼眶,帮他舒缓着疲劳。

“呀,”简亦扬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初七一声轻呼,然后一个快速的掀被跳下床,朝着洗浴室小跑而去。

不用想了呗,暗潮汹涌了呗。

简亦扬看着她那小跑的背影,失声浅笑中。

两分钟后,初七从洗浴室出来。简亦扬已经起了,正在给两个小包子泡牛奶。

“我来吧,你再睡会。”心疼他一晚上没睡好,初七想要接过他手里的活,然后眼角瞥到了床头柜。

床头柜,还摆着着一盒已经折盒,但是还没来得及用的杜蕾斯。

于是,初七的脸“倏”下的脸了。

垂头,朝着他走去。

“我来,你再睡会。”初七再次说道。

简亦扬当然不会让她来做了,一手摇着奶瓶,一手揉了下她的后脑,“去**等我,我喂他们吃完就来。”

“……”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有歧义呢?

初七一脸小纠结看着他,双眸眨巴眨巴的,闪闪烁烁透着一抹可爱。

“乖。”见着她跟个乖顺的小猫似的望着他,简亦扬很是好心情的又抚了她一下,那就是主人揉抚宠物小狗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