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63章 1163 粮源在这里

第1163章 1163 粮源在这里

初七直接拍掉那还抚在她头顶的大掌,嗔他一眼,接过他手里的奶瓶径自直到小公主身边,弯身喂小公主喝奶。

简亦扬弯唇一笑,拿起另一个奶瓶开始喂儿子喝奶。

两个小包子还是很好带的,每天晚上就只喝两次奶而已。而且也不哭不闹,喝完了就乖乖睡觉。

喝完奶,又抱着进洗浴室把屎把尿后,打了个饱嗝后又闭目睡着了。

“两只小猪啊,又跟妈咪小时候一样,吃完就睡。”简亦扬看一眼两个熟睡中的小包子,自言语气的呢喃了这么一句。

“……!”初七除了无语还能怎么样呢?

谁让她没有说话权呢?

谁让她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一无所知呢?

“小猪,过来陪我继续睡觉。”某人还真是“小猪”喊上瘾了,对着初七招了招手,一脸邪肆的说道。

“简先生,请问一下,你老婆是小猪,那你是什么?”初七一步一摇的朝着他走去,双手往他脖子上一吊,仰头笑的一脸灿烂如花的望着他。

他双臂往她的腰上一环,作一副思考的样子,“嗯,你说呢?”

“我也想想啊。”初七学他的样子,做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然后一脸煞有其事的说道,“我是你养大的哇,哦,有了。你是母猪。”

“……!”

这下轮到简亦扬嘴角抽抽,眼角抖抖了。

母猪?

他像吗?

“七,你确定?嗯?”笑的一脸溺宠致极的俯视着她,唇角勾着一抹弯弯的弧度。

初七点头,明眸皓齿,如珠如花,“嗯啊,瞬定啊!要不然你怎么把我喂的这么白白胖胖的呢?哎呀,妈妈,给点粮食啊?”

初七有时候也是挺坏的,而且还是那种故意使坏。

诺,就像这会了。

她就开始故意使坏了。

边说边学着小猪的样子,在某人身上嗅了嗅,大有一副寻找粮源的意思。

简亦扬被她这举动弄的哭笑不得,不过倒也是享之受之,很是惬意。

然后眼眸里闪过一抹坏意,寻找浪源是吧?

但是那个正在往死里作的女人,显然完全不知道,此刻她又在自己挖坑自己跳了。

粮源啊,你家男人最不缺少的就是这个了。

你昨天晚上就没能把他给喂饱了,看在你家大姨那么折腾你的份上,大发善发的放过你了。

但是,现在……

你却不知死活的自己送了上去。

简太太,你说你这不是自己作死是什么呢?

你就等着一会自己哭吧。

正在死命往里作死的女人,此刻还在他的身上浅嗅着。

然后……

“呀!”

头被人的往下一按,很准确无误的凑在了某一处已经高高支起的小帐篷上,然后头顶充满痞意的声音响起:“七,粮源在这里。要吗?”

嗷呜!

初七一声哀叫。

终于,反应过来了,她这又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这个男人,总是有办法应付她的各种攻击,然后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逼到了死角处。

可不就是嘛,此刻,她可不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么?

粮源。

诺,这里可不就是粮食的发源地么?

初七无限后悔中啊!

早知道,她就不这么作了啊!

她早就该知道,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的哇。

“七,还想吃吗?”

还处于怨愤中的初七,头顶再一次响起了他那优扬如大提琴一般的声音,而且是带着坏坏的调侃之意。

“倏”的,初七抬头,红脸粗脖子的朝着他娇嗔,“简亦扬,你个没节操的人!我跟你有代沟!”

嗬,这是连节操和代沟都搬出来了呢!

“代沟?”简亦扬抿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七,你确定,真的有代沟?嗯?”

呃……

这眼神,这表情,怎么看着又是那种要设计她的意思呢?

初七毛怂怂的看着他,有些不确定了哇。

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狐狸,真的不是这一只千年狐狸精的对手啊。

刚才是她自己挖坑自己跳,可是现在,那就是他挖着坑等她往下跳啊。

摇头,初七很本能的摇头,毫不犹豫的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一点也没有。”

简亦扬很是满意的弯唇一笑,抚了抚她的后颈,“乖,这是你说的。”

“……!”

中计了哇!

这是初七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可不嘛,就是中计了哇。

其实前面根本就没有挖着坑,分明就是一条平坦大道啊。是她自己心虚才会觉的有坑,然后就这么傻不楞瞪的转身走回头路了哇。

“啊,简亦扬,你又坑我啊!我咬你,咬你!”初七轻吼着,朝着他扑了上去,还真就学着发怒的小狮子的小模样,张嘴就是朝着他的……嘴上咬了过去。

扑上去的结果,那当然不是咬了,而是被咬了。

至于被咬到什么程度呢?

初七气喘虚虚的趴倒在他的身上,直接就把他当人肉大垫了。

“七,”由着她趴躺在自己身上,简亦扬双手抚着她的后背,柔声的唤着她。

“嗯?”初七躺在他身上,一动也不想动,听到他的唤声,连头也没有抬一下,轻应着。

“想要一个怎么样的婚礼?”手指揉梳着她的秀发。

“嗯?”初七终于抬头,杏眸闪亮亮的凝视着他。

宠溺的一捏她的鼻尖,“婚礼啊?怎么露出这么一副傻傻的样子来?不想穿婚纱吗?”

婚纱,哪个女人不想穿啊!

她当然也想了。

但是,初七又纠结了。

这要是换成在她没有怀孕之前,她是一点也不会纠结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啊。

她这都还没恢复到最佳状态啊,就她现在这跟胖子没什么两样的身材,怎么穿婚纱啊!

这穿起来得有多丑啊!

“怎么了?”见她拧着眉头一脸纠结的样子,简亦扬沉声问道。

初七垂眸想去看自己此刻的身材,可是因为是趴躺着的,所以看到的是他的胸膛。

“就你生日那天怎么样?”

简亦扬能不清楚初七心里的想法啊,不过在他看来,不管他的初七是怎么样,都是最美的。

“你决定吧!”初七点头,似乎有些蔫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