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64章 1163 粮源在这里

第1164章 1164 初七被嫌弃了1

虽然说七月初七并不是初七真正的生日,而且现在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栾公子也早就把她真实的生日告诉了她。

不过初七还是决定过七月初七这一天简亦扬捡到她,并给她定下的生日。

对她来说,这一天更有意义。

对此,栾寐没有意见。

也就是说,现在离婚礼还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

嗯,她必须好好的利用这两个月的时间,如果按着这个月的标准来的话,那两个月,她还能再减掉二十斤。

哈哈……

初七在心里很得瑟的笑了。

再减二十斤,那她就只有一百一了。

嗯,那就真的不胖了。

虽然离她之前的九十八,还是有那么一点距离。但是,她也满足了。

但是……

“别想着减‘肥’的事情。”

脑子里这个念头才一闪而过啦,某人那不容抗拒的声音很是严厉的响起。

摇头,初七不断的摇头,作一脸发誓的样子,“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看,我这一个月,哪里有动这个心思啊?我不是该怎么吃还是怎么吃嘛。我只是用很科学又营养的在恢复而已,绝对不是减‘肥’。”

‘精’睿的双眸直勾勾的凝视着她,“七,如果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偷偷的减,你知道后果的。”

“不会,不会,一定不会!”初七举手做发誓状,“我要是偷偷的背着你节食,那我节一餐,你罚我吃两餐。”

“你自己说的。”

“嗯,我自己说的。”初七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傻啊,才不会节食减‘肥’呢。那是傻瓜蠢货才会做的。我这么聪明的人,那自然是运动了。

“妹妹,妹夫,太阳已经晒到屁、股了,我这报纸都已经看完一份了,你们俩是不是也该起‘床’了啊!”

‘门’外传来栾公子的声音,坏意中带着一抹调趣的味道。

初七和简亦扬对视一眼。

这货怎么又来了啊?

当这是他自己的家啊?

还来去自由啊!

“栾寐,你为什么会有我家的钥匙?”初七朝着‘门’口处,愤愤然的吼道。

过份,太过份了。

他到底是怎么会有钥匙的?

“哦哟,妹妹,不就是一把钥匙嘛,至于你发这么大的火啊?”‘门’外,栾公子一脸风淡云轻的说道,“多大点事啊,咱是一家人,我有家里的钥匙,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我说,你们俩也真是的啊,这都折腾了一个晚上了,还没折腾完吗?妹夫,你那什么……顾着点我妹妹啊,你……”

“闭嘴!”栾公子的话还没说完,房间‘门’打开,然后只见初七往他怀里塞了一团东西,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际,‘门’“呯”的一下又关上了。

待他看清楚之后才发现,他家宝贝妹妹往他怀里塞的是什么东西。

呃……

不是东西。

也不是,是东西。

栾公子一时之间在“是东西”和“不是东西”之间纠结了。

因为初七塞他怀里的是她家简婕小公主啊。

那到底应该是不是个东西呢?

此刻,简婕小公主已经醒了,正睁着她那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的扑闪扑闪的望着栾公子。

“安咯~~~”小公主朝着清脆的一笑。

“哦哟,小宝贝,还是你对舅舅好啊。”栾公子心里那个美哟,一看到小公主对他笑,那就美的一个滋润哦。

一手抱着她,另一手手指逗一下小公主的下巴,“比你妈咪有良心多了。哎,宝贝儿,你和舅舅一样,都是被你那就一对无良的爹妈给抛弃的娃子。宝贝儿,要不然你就跟着舅舅过了行咩?他们抛弃你,咱也抛弃他们。哼哼。”

“安咯~~~”

小宝贝又是朝着他“安咯”一笑。

栾公子华丽丽的被自家宝贝外甥‘女’给人秒杀到了。

粉嫩嫩的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柔蜜蜜的笑容,还在软软的小身体。

怎么看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还给我!”栾公子抱着小公主正打算下楼,房间‘门’再一次打开了,初七已经换好衣服了,伸手就去抱自家宝贝‘女’儿。

不过却是被栾公子很好的避开了。

海拨高就是这个好处啊,将手里的小公主高高的托起,然后一个灵巧的转身,就那么轻轻松松的与初七拉开了两步之距。

“安咯咯~~~”

不知道是不是栾公子的的托高高让小公主觉的好玩了,反正当他再一次稳稳的抱着小包子的时候,她竟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哦哟,妹妹,不带你这么过河拆桥的哇。”栾公子一副护心肝宝贝似的抱着自己怀里的小公主,对着初七说道,“刚才可是你自己把她丢出来给我的。你不可以在我们舅甥俩刚培养出深厚的感情时,你却来个横刀夺爱的。妹妹,我告诉你,我不干的。”

哦哟,栾公子,你这得是有多么的‘乱’用成语啊?

这是连横刀夺爱也冒出来了?

初七只觉的额头无数只乌鸦“哇哇”叫着飞过。

这人,这都是什么思惟啊!

然后,栾公子似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一眨不眨的盯着初七,“矣,妹妹,你怎么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啊?不应该啊!”

按着他的逻辑想法,昨天他家宝贝妹妹满三个月了哇,那某一只饿了那么久的大狼,不是得开食了吗?

饿狼开食了,那怎么着也得在他的宝贝妹妹的脖子上种下n多草莓的哇。

可是,为什么,他没在宝贝妹妹的脖子上看到呢?

他家宝贝妹妹的脖子还是那么的水嫩光洁,一点痕迹也没有啊!

不正常,绝对的不平常。

这不是一只饿狼该为的事情啊?

难不成饿狼改吃素了?

不可能的啊!

呃……

栾公子纠结了。

话说,栾公子,你这到底得是有多么无聊,多么八公,多么狗仔啊,竟是连这种事情也要管啊。

你这是要朝着狗仔龟公的行列前行么?

“栾、寐!!!!”初七终于发飚了,朝着他就是一声巨吼,就差冲他喷火了。

简亦扬一身清爽的从房间里走出来,手里抱着简峦小帅锅,凉凉的瞥栾寐大总管一眼:“m国那边的事情,你下午过去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