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69章 1169 你认错人了1

第1169章 1169 你认错人了1

“这是你和立行之间的事情,无须特地跟我解释的。”莫晚晴的话还没说完,简明超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莫晚晴怔了一下,怔过之后嫣然一笑,“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是吗?”简明超弯了弯唇,“那是好了还是更差了?”

“呵呵,”莫晚晴轻声一笑,“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你会变成今天这样。不过,现在这样挺好的,比以前有人表味多了。”

“那还得多谢你,是你把我骂醒的。要不是你那天那么无情的把我一通骂,我想现在还是那个没有人情味又一无是处的糟老头子。”简明超看着她友善一笑,继续说道,“虽然现在我同样是个糟老头子,不过至少比以前好多了。”

“噗哧!”莫晚晴轻笑出声,点了点头,“是啊,是啊!你现在的这样糟老头样,比你以前好多了。怎么,这是买衣服去送给简总的两个宝宝?”

“你也知道亦扬生了两个宝宝?”简明超略有些吃惊的看着她问。

莫晚晴抿唇一笑,“简总喜得一双儿女,这整个a市场谁不知道啊?简氏的那些员工更是欢天喜地呢,个个发红包又涨工资呢。”

“应该的,应该的!”简明超连连点头,“有喜事就应该一起分享的。分红包和涨工资也是应该的。”

简明超眼眸里的笑容是怎么都掩不去的,而且确实是发自于真心的。

现在的简明超是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说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他又脑充血,看起来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的样子。但是不得不承认,是真的变了不一样了。

这样的简明超,更像是一个父亲了。而不是以前那个自私自利令人讨厌的糟老头。

“简先生,衣服都包好了。”莫晚心拿着几个包装很精致的盒子朝着这边走来。

看样子,应该是她精心包装过的,不像是原包装。包着很精美的包装纸。

“谢谢,”简明超拿接过盒子,递一张银行卡给莫晚心,“刷卡吧,没有密码。”

“不用了,”莫晚心没有去接银行卡,笑盈盈说道,“难得简先生来光顾我们,这衣服算是我们的一份心意。”

“那不行!”简明超一脸正色的说道,“这是我要送给孙子孙女的,是我这当爷爷的心意。必须得我自己出钱,而且也不能给我折扣,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我不能把我自己对孙子孙女的心意给打折了。”

“晚心,就按简先生说的办。”莫晚晴朝着她点了点头说道。

他说的没错,这是一个爷爷对孙子孙女的心意,不能打折也不能由别人替了。

了他是真的不一样了,这要是换成以前,他是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看来,你得谢谢我啊。”莫晚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说道。

“啊?”简明超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要不是我那天把你痛骂了一顿,你也不能醒悟的这么快不是?不是得谢谢我吗?”莫晚晴半认真半玩笑的说道。

简明超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是,是!你说的没错,确实得谢谢你。感谢你把我骂醒了。那要不然,我请你吃饭吧?当是感谢你的出言相骂了。”

“嗤!”莫晚晴轻笑出声,“算了,以后再说吧。现在是真的抽不出时间。等以后有空了再约吧。对了,给你了个友情建议,嗯,如果你去看孙子孙女的话,光这几件衣服还是不够的,再买点其他的。”

“其他的?什么?”一脸期待帮助的看着她。

莫晚晴抬手腕看了下手表,“那就好人做到底,帮你逛逛这商场吧。晚心,你先看着店,我一会就回来。”

“知道了,放心吧,姐。我看着。”莫晚心点头。

……

简立行开着车准备去工作室,远远的看到一抹人影,觉的有些眼熟,好像是初七。可是却又不像是初七。

因为是侧面,所以不能完全看清楚她的脸颊。

不过和视初七很像。

可是,却又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简立行拧眉,直直的盯着前面的那抹人影。

她走进一家咖啡店。

简立行因为太过看的专注,所以根本就没注意到前面十字路口已经是红灯了。

于是……

“呯!”

撞向了前面的车子。

终于,简立行回过神来。赶紧下车,前面的车主也下车。

“我说,简立行,你这算是报复?”裴晓恋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尴尬的简立行。

“抱歉,裴小姐,一时失神撞了你的车。”简立行一脸歉意的说道,“修车的费用我出,到时候你把帐单给我就行了。”

“呵呵,”裴晓恋耸肩一笑,眯眸弯弯的看着他,“算了,一撞换一撞,当是扯平了。”

“什么?”简立行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这“一撞还一撞”是什么意思,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裴晓恋勾唇一笑,“就是之前我撞了你的车,你不用我赔。现在你撞了我的车,我也不用你赔。当是扯平了,懂?”

“不是……”

“绿灯了。”简立行还想说不是这么一回事,只见绿灯亮起,裴晓恋朝着他一点头,“有事回工作室再说吧。”说完,钻进自己的车里,驱车前行。

一撞还一撞?

简立行钻进自己的车里,想着她说的这话,不禁的抿唇浅笑。

看来,还真是一撞还一撞啊。

去年,她撞了他的车。现在他又撞了她的车。

不过,似乎两次都是他的走神才导致的。

那是不是说,两次都和她没有关系啊。

视线再一次朝着那家咖啡厅看去,寻着初七的身影,不过并没有找到。

咖啡店里

夏初春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一杯咖啡,咖啡正冒着腾腾的热气。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男人戴着鸭舌帽,他的帽檐压的很低,而他又愿意的低垂着自己的头,所以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脸。

“什么时候的事情?不后悔这么做吗?”男人压低了声音,沉沉的问着夏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