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70章 1170 你认错人了2

第1170章 1170 你认错人了2

“后悔吗?”纤细的手指在咖啡杯的手柄上打着圈圈,夏初春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透着森森的寒意,“我后悔没有早点这么做。我要是早点做的话,或许我现在早就得到我想要的了。我还用得着坐在这里,看着那个贱人享受着着原本该是我拥有的一切吗?”

男人的下巴紧了一下,薄唇抿成一条细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初春端起咖啡杯,递于唇边,浅浅的抿上一口,继续说道,“她本就是一个下贱的野种,凭什么得到这么多?又凭什么得到他的全部宠爱?你看她现在那一副跟猪没什么两样的肥样,我真不明白他面对她时,还有什么感觉?我要是她的话,早就有自知之明的离开了。她倒是好,尽然还心字理得的享受着他的一切。我真不知道她的脸皮是怎么练出来的,这么厚!”

一脸嫌恶的表情,那双漂亮的眼眸里透出来的尽是浓浓的恨意。

“如果不是她,我们会像现在这样无家可归吗?如果不是她,妈会死吗?如果不是她,公司全倒吗?如果不是她,我们俩怎么可能到现在依旧是……”

终,那几个字没能从她的嘴巴里吐出来。

因为只在一想到那几个字,她就满满的全都是恨。

她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全都是拜初七那个贱人所赐。

还有栾寐那个野种。

她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你自己也小心点,不管怎么说,你现在都有着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男人继续用着刻意压低的声音说道,只是语言中带着一抹对她的关心,“就凭着简亦扬在a市的能耐与人脉,一不小心就传到他耳朵里了。所以,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夏初春拧了下眉头,眸中划过一抹阴郁。

“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点。”再次抿一口咖啡,放下杯子,对着男人说道,“我现在叫夏初春,以后别叫错了。”

男人点了点头,“知道。对了,”似是想到了什么,语气一气,用着略有些担心的声音问道,“那个石栋真的信得过吗?你可别到时候,甩不掉他,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夏初春抿唇很是自信的一笑,“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应付他。他一定能帮上很大的忙的,毕竟他的身手摆在那的。你自己也小心点。”

“那我先走了,有事再和你联系。”男人从椅子上站起,又将鸭舌帽往下一压,除了只看到他的下巴之外,根本就看不清楚他其他的部位了。

“嗯,”夏初春点头。

男人转身离开。

夏初春继续坐着,端起咖啡,有一下没一下的饮着,一脸的若有所思。

“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呢,初七。”

正饮着咖啡,头顶一道声音响起,然后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了一人。

夏初春正想说“抱歉,不想搭桌”的时候,抬头看到对方的脸颊时,唇有勾起了一抹浅笑。

是啊,她刚才听到了,他唤她初七。

这个男人,不就是那天在超市里,对她露出一抹不屑之色,甚至还出言讥讽她的男人吗?

那天,她是那么明显的感觉到,他是护着初七的。甚至,在他的眼神里,她能清楚的看到,他对初七那个贱人有意思。

现在,他一定是把她当成初七了。

因为她这张与初七长的一模一样的脸。

那天,初七叫他什么?

赵什么?

夏初春很努力的想着,那天初七与他之间的对话。

然后,不禁蹙了下眉头。

她蹙眉,是因为她一时之间想不想来,他叫什么名字。

赵铎背靠着椅背,一脸笑的深不可测的看着她。

“怎么,这么不愿意看到我的出现?竟然能让你皱眉?”精睿如刀芒般的双眸直视着她,半认真半玩笑的说道。

夏初春微微有怔了一下。

显然,他理解错她的意思了。

以为她蹙眉是因为不想看到他。

也对,从那天初七对他的态度看来,应该是他有意对初七那个贱人好,但是那个贱人却半点也不领情,甚至可以说是不想待见他的。

那么是不是说,他其实只是一厢情况的喜欢那个贱人?

如果说,简亦扬知道了,会怎么样?

夏初春在心里这般阴森森的想着。

不过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朝着他嫣然一笑,一脸茫然的说道,“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初七。”

夏初春是一个聪明的人,尽管她现在有着一张和初七一模一样的脸。但是,她有着如魔鬼一般的身材,可不是初七那猪一样的肥样能及得上的。

这个男人把她认作是初七那个贱人,是因为他只是看到她的脸而已。

但是,只要她一站起来,就立马能够区分的出来。

毕竟,她的曼妙的身材可不是初七那只猪能比得上的。

所以,既然现在不能合一,那么还不如大方的承认自己不是初七。

要不然,到时候岂不是尴尬丢脸的是她?

所以,夏初春根本就没想过要在这个时候让人误会她是初七。

“哦?”赵铎弯弯的眯起眼眸,本就狭长的凤眸,随着他这弯弯的一眯,更显的细长了,但是却也透着一抹意犹未尽的玩味。

双臂往胸前一环,似笑非笑看着夏初春,“是吗?”

夏初春点头,脸上的笑容不曾退去,一脸优雅的看着他:“当然!所以你认错人了。”

“哈哈……”赵铎很是淡爽的一笑,“初七,看来你是真的很不待见我啊,连这样没有脱服力的借口,你也拿出来了?不过,”语气一个转折,身子微微的前倾些许,细眸继续弯弯的看着夏初春,笑的一脸肆意又邪气,“你觉的我会相信吗?嗯?初七。”

最后“初七”两个字,被他说的意义深远,别有一番滋味,那高高上挑的后鼻音,怎么听起来都给人一种坐过山车一样高低起伏的危险感觉。

夏初春本想站起来,让他明白,她真的不是他口中的初七。

但是,却打消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