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78章 1178 我的心肠比你男人硬

第1178章 1178 我的心肠比你男人硬

“哥,你说,如果有一天,他也这么被推进了手术室,你会怎么做?”初七没有抬头,而是往他的肩膀上一靠,轻声问道。

这个“他”,栾寐自然知道是指谁了。

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揉了揉她的头顶,不答反问,“妹妹,你希望我怎么做?”

初七抬头,双眸与他对视。他同样用着一脸难得很认真的眼神看着她,在等着她的回答。

栾寐是一个好哥哥,一是个很疼妹妹的二十四孝好哥哥。

虽然说,这些年来,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要找的妹妹就在身边。而且,他对她也确实是挺好的。

但是,在知道初七是自己的亲妹妹之后,他对初七就更加的好了。

他想要把这些年来,对她缺失的照顾和亲情,全都一性次的补偿给她。

让她不止有简亦扬这个绝世好老公的疼爱,更还一个绝世好哥哥也同样疼着她。

所以,只要是初七让他做的事情,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的。

这是他答应过老妈的。他答应老妈,一定找到妹妹,而且还很疼很疼妹妹,一定把她当成小公主一般的疼爱。

他做到了,他相信老妈在天上看到也会开心的。

初七朝着他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这样?明明是我在问你啊,怎么就成了你问我了呢?要是我让你做的,那你是你自己想的吗?”

栾公子哈哈一笑,很是疼爱的搂了搂初七的肩膀,这才一脸认真的说道,“妹妹,说实话。我的心肠肯定比你男人要硬。”

“看出来了。”初七瞥他一眼,冷哼哼的说道,“别看你平时一天到晚的挂着微笑,其实你就是一晚笑面虎。谁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咬人一口。看来,我也得防着你一点的好。要不然,看着你对我笑,其实你是在对我使阴招!哼!”

初七人哼他一个鼻孔出气。

栾公子抬手的在她的头顶轻轻的敲了一下,“没良心的丫头!你哥我对任何一个人使阴招,也不会对你使阴招的。你看我现在,都快被你们俩公婆奴役成什么样子了?你男人怎么疼你的,你哥我也是怎么疼你的!”

“切!”初七再翻他一个白眼,“我可没感觉到。”

气的栾公子朝着她一翻咬牙切齿。

然后敛去脸上所有的表情,一脸很是正色的看着他,右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沉声道,“妹妹,这个世上,对于我来说,我就两个亲人。一个老妈,一个你。现在老妈已经不在了,那么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初七:“……”

“听我把话说完。”初七正打算插嘴,栾寐又是揉了下她的发顶,“别插嘴,这么没耐心,你男人怎么教你的?”

初七气的拧了他一把,然后则是不再出声了,一脸很是乖巧的听他继续说道。

“你很幸运,遇到了简亦扬。他把你当宝贝金蛋一样疼着,宠着,护于心尖之上。我也很庆幸,你是我妹妹。我只是很后悔,怎么就没有早点想到你。我和他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从我认识他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你是他捡来的。”

“可是,你哥脑子进水了,就是没想到你是我妹妹。然后,我们兄妹就这么每天见面,却每天都不知道我们是兄妹。如果,不是蓝熙雨闹出那么一个冒牌货来,我估计我还是想不到你是我妹妹。”

“你蠢呗!”初七轻声人嘀咕了一句。

“是啦,是啦,我蠢了。”栾寐一脸很是溺宠的赞同道,“所以,现在对我来说,我的亲人也你们俩,当然还有两个小宝贝。其他人,对我来说,那都是无所谓的。就算有一天,如你所说的,他也被推进了手术室,你问我会不会去看他。如果说是你想我去,我想我会去的。但是如果你问我,是不是出于真心,我告诉你,不是!”

“你不曾体会过那种被自己最敬最爱的人抛弃的感觉,你也没有亲眼见过自己最爱的妈在你面前断气,可是到死她都是带着不瞑目与不舍的眼神。如果你体会过,我相信你会和我一样的。”

初七张嘴,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的,他说的这些,她都没有体会过。

所以,她真的没有资格说话。

栾寐抿唇一笑,又是疼宠的揉了揉她的发顶,“我说这些,并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加重你压力的意思。我只是实话告诉你我的想法而已。妹妹,别因为我说的这些话而让自己觉的有压力。不管是我还是亦扬,我们都希望你快乐就行。”

初七撇了撇嘴,“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也支持亦扬和你有一样的想法?妈妈也是那么在他面前离开的。所以,你们俩有共同的话题。”

“呵,”栾寐轻声一笑,“煞丫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你哥的心肠比你男人的硬。我不是一个会随随便便原谅人的人,但是亦所不是,他其实就是外冷内热。你跟他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他的性格吗?你就是他的底线,只要不触及到他的底线,他都不会随意出手的。”

“但是,我不一样,我一旦恨上一个人,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更何况,他曾经伤害的还有你。所以,不管他再做怎么样的忏悔,都不可能消除我对他的恨。至于你,随你自己的心就行了,我和亦扬都不会干涉你的。”

初七的鼻尖微微的有些泛酸,然后眼眶也跟着泛红了。

“呀,”栾寐一声轻呼,“这是怎么了?至于这么感动吗?行了,千万别流下来哈,这要是让你男人看到了,指不定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呢?到时候他又要把要发配边疆,那我真是比窦娥都冤了。”

“去!”初七轻捶他一下,“美得你啊,我才不会为你流泪呢!我为亦扬都没有流过一次眼泪,为你!哼!”

“哦哟,妹妹,你这是重色疏亲啊!我可是你亲哥!”栾公子嗷嗷大叫。

“那还是我老公呢!”初七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