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79章 1179 女生外向

第1179章 1179 女生外向

“得!”栾公子无奈,“女生就是外向,只知道胳膊肘儿往外拐。算我白疼你了。”

“你要不福气,自己也赶紧找个女人来,她也会胳膊肘儿向着你的。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向着你的,你就省了这份心吧。”初七很是直接的说道,“行了,很晚了,你该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别一天到晚窝我家里。我可不想老妈夜里跑我楚里质问我,为什么还没见你给她找个儿媳妇!这都老大不小了,赶紧滴。再不找,成老头就没人要了。”

栾公子华丽丽的被自己的宝贝妹妹给嫌弃了,然后是毫不客气的把他给推了出去。

好吧,栾公子除了无奈耸肩之外还能怎么办呢?

他家宝贝妹妹连老妈都抬出来了,他还能怎么样?

然后,初七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的思考着。

栾寐说,他的心肠比亦扬硬,他恨起一个人来,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他和亦扬真是很有相同之处啊。

父亲的出轨,母亲的出事,而且还都是小小年纪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在自己面前离开。

那种感觉,绝对不是她能体会的。

她从小就是被简亦扬呵护在心尖上长大,他从来没让她受过一点委屈。

虽然说,简家的人都不怎么待见她。

但是,有他在的时候,谁也不敢当着他的面给她脸色看。

所以栾寐说,她是很幸运的,能遇到简亦扬,被他如珠至宝一般的疼宠着。

是的,她何其有幸。能够拥有他全部的爱。

抬头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

可是,他却还没有回来。

看来,简明超的情况应该很严重。

到底是自己的亲爹,他怎么都狠不下这个心来。

尽管他表面上表现的有多很痛恨他。但是到了关键时候,他还是做不到那般绝情的。

这就是她的男人。

其实她也知道,简叔叔现在已经后悔了,他正在努力的弥补当年自己所犯下的错。

既然已经知道错了,那又何苦再继续恨着他呢?

他再在都已经这样了,万一一个说是好,难道真的让他带着无限的悔意与遗憾离开吗?

或许他心里也应该是这么想的。

院子里传来汽车驶入的声音。

初七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踩着人字拖朝着门口处走去。

刚走到门口处,便是见着简亦扬下车朝着这边走来。

看到站在门口处的初七,朝着她抿唇一笑。

“七,怎么还没上楼?不是说了让你别等我的。”伸手双臂搂着她。

初七小小的蹙了下眉头,因为闻到了他身上浓浓的烟味。

虽然他极力的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初七知道,他此刻心情一定很不好。

他很少抽烟的,可是现在却一身都是烟味。

闻着这个味道,初七知道,他一定抽了不少。

“怎么了?皱眉?”见着她蹙眉,简亦扬揉了揉她的眉头,一脸关心的问道。

“简叔叔怎么样了?是不是挺严重的?”初七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担心的看着他问着简明超的情况。

这回轮到简亦扬拧了下眉头,搂着她在沙发上坐下,“七。”

“嗯?”初七双眸与他对视,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是上次脑充血引发的吗?他中午来幼儿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他还看了峦峦和小婕,走的时候也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重病情加重了?”

“他中午找过你?”简亦扬问道。

“嗯,”初七点头,“还买了很多宝宝的衣服,还有尿不湿啊,还有什么爽身粉啊,沐浴露啊。哦,还有两对黄金手镯。”

初七一一将简明超买的那些东西说给简亦扬听,然后盘腿往沙发上一跪,伸手按揉着他的太阳穴,以帮他舒缓着疲惫。

“其实我觉的,他现在是在很努力的补偿了。至少他想,他没能做到一个好父亲,希望可以做一个好爷爷。”初七一边揉着他的太阳穴,一边沉声说道,“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如果换成以前,别说他不会亲自去买这些东西,就连他真的拿着这些放到我面前,我也不会觉的他是真心的。或许他只是为了想要得到自己的目的而使的小手段而已。”

“但是,自从上次他脑充血住院,还有奶奶去世之后,我觉的他是真的变了。他要很努力的做好一件事情。今天中午的时候,我看到他看着峦峦和小婕的时候,眼眶里还含着眼泪。”

“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好好的为什么眼眶湿了。后来我想通了,他是看到峦峦和小婕的时候,估计是想到了你小的时候。他一定没尽过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所以他一下子眼眶就湿了。然后,就离开了。是不是因为这样,刺激到了,所以才病情加重的?”

“七,”双手握住她那为他按揉着的双手,包握于自己的掌心之中。

“嗯?”初七顺势往他腿上一坐,“想跟我说什么?”

“所以你觉的我应该原谅他?”墨眸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初七嫣然一笑,双手从他的掌手里抽出,然后捧起他的脸颊,笑盈盈的说道,“什么叫应该呢?又怎么是我觉得呢?其实你自己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亦扬,他再怎么样,总还是你的亲爹。你看,就他现在这样身体情况,说句难听点的话,他还有多少时日,或许都已经是老天决定了是吧。”

简亦扬点头,以示赞同她说的话。

“所以啊,既然已经是老天决定他还有多少时日的事情了,那他对我们来说,也算是客人了。对于客人,那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对他客客气气,不让自己觉的心里不安就行了。你说呢?”笑的一脸如沐春风的望着他。

他伸手轻轻的很是宠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尖,“我还能说不吗?”

“放心吧,妈妈在天上看着,也不会反对的。”初七双手往他脖颈上一环,一脸很是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