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80章 1180 饿狼传说1

第1180章 1180 饿狼传说1

他的小女人总是能这么理解他。

双臂环着她的腰,轻声说道:“七,我饿了。”

初七从他的腿上爬下,“哦,我去给你煮点吃的。”

说完准备离开,却是被他重新扣回了怀里,然后又一个翻身,初七便是被他压在了沙发上,灼热的双眸火辣辣的凝视着她。

好吧,初七理解了,他说的这个“饿”和她理解的这个“饿”真的是两回事。

拿手轻轻的推搡着他的胸膛,“是不是晚上没吃过?”

初七是了解他的,就从他身上闻到的那一股浓浓的烟味,她敢肯定,他晚饭一定没吃过。

“七,大姨是不是已经走了?”他不答反问,继续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初七翻了一个白眼,明知故问。

他一向都知道,她家大姨来六天就走的很干净的。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能不走了吗?

竟然还问他。

对于初七身体的各项机能,简亦扬了解的比她自己都还在透彻。

“没有,”初七没好气的娇嗔他一眼,“我家大姨这次对我特别照顾,打算多留几天。”

某一处重重的撞了她一下。

“呀!”初七轻呼出声,“简亦扬,你坏不坏啊!”

“还在?”简亦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唇角噙着一抹邪肆的淡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孝敬它的干粮?嗯?”

初七骨碌碌的转眸,老神在在的看着天花板,不去看他。

“七……”

“你身上臭死了,都是一股烟味,我才不要跟个烟鬼……”

“等我!”初七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简亦扬“倏”的一下从她身上爬了起来,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蹭蹭蹭”的朝着楼梯走去。

呃……

初七摇头失笑中。

不用问了,他这是去洗澡了。

他这得是有多饿啊!

初七坐起,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起身,朝着厨房走去。

这都已经九点多了,他连晚饭都没吃。初七心疼啊,自己的男人当然是自己心疼了。

于是,没有任何怨言的给他煮吃的。

简亦扬下来的时候,初七正煮好一碗面条,端着从厨房里走出来。

“我给你煮了面,先吃吧。”初七将碗放在餐桌上,对着简亦扬说道。

简亦扬勾唇一笑,朝着她走去,长臂一伸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七,你这是怕我没力气吗?嗯?”

初七额头满满的尽是黑线。

“是啊,是啊!”笑的一脸坏坏的看着他说道,“可不就是怕你没力气干活吗?所以得把你喂的饱饱的啊!你都把我养的这么白白胖胖的,我要不把你养的也壮壮的,我不亏了不是?”

“七,这话你说的,一会千万别后悔!”俩手指一捏她的鼻尖,痞痞的说道。

初七一拍他的手背,“快吃,一会糊了呢。我先抱孩子上去。”

伸手一揉她的发顶,意犹味尽的说道:“乖乖在床、上等我。”

初七嗔了他一眼,又哼了他一声后,一手抱着一个小包子朝着楼梯走去。

初七现在已经练出来,一手一个小包子抱起来,那是半点也不吃力。

小包子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小身子又长开了不少,而且两个小包子吃的量可不小呢。

所以,现在小帅锅已经十五斤了,小公主也有十三斤呢。

简亦扬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娘仨的背影,唇角浮起一抹满足的微笑。

两个小包子睡的很熟,换了一张床,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睡眠。啜了啜嘴巴,继续睡觉。

初七笑了笑,拿过睡衣进洗浴室洗澡。

简亦扬吃的很快,没用五分钟便是吃完了。

进屋时,没见着初七,两个小包子继续睡着。

洗浴室的门关着,“哗哗”水声隐隐的传来。

勾唇一笑,迈步朝着洗浴室走去。

初七正站在淋浴房里冲着温水澡,玻璃上朦着一层水雾,又因为水声“哗哗”响着,所以简亦扬推门进来,她根本就没发觉。

简亦扬站于门侧处,双眸微眯的看着淋浴房。

透过那朦胧的玻璃,能看到里面的小女人的身影。

看起来似乎心情挺好,还轻声人哼着小调。

似乎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正浓浓的凝视着她,初七转头。

然后,透过朦胧的玻璃房,看到某个男人正站在玻璃房外,双眸虎虎的盯着她。

那眼神,就好似她是他看中的猎物一般。而他则是那一头虎视着猎物的雄狮,正兽、欲勃发当中。

呃……

初七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她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一会的下场了。

那一定会很惨很惨的。

这是一头饿了N久的狼,现在终于可以开食的,能不一次吃个饱吗?

初七这么想着,两腿竟然不自禁的软了一下。

水依旧顺着那莲蓬头“哗哗”的淋在她的身上,然后顺着她的脸颊一路往下。

初七就那么傻傻的站着,一动不动。

双眸就这么隔着朦胧的玻璃望着站在外面的男人。

男人已然也是发现了里面小女人的傻样了。

于是,抿唇一笑,“哗”一下打开淋浴房门,直接关掉了莲蓬头。

初七一下傻了,就这么傻不楞瞪的看着他。

直到他手里的大浴巾披上了她的肩膀,帮她擦拭着她那湿答答的头发,这才反应过来。

他身上的睡衣也已经湿了,睡衣只在腰间系了一条带子而已,衣襟半敞,露出他一大半的胸膛。

初七肯定,他一定是故意的。

因为刚才在楼下的时候,都没有敞这么开的。

“我……唔……”

初七刚想说,我自己来,不过才只说了一个字,她的唇便是被人攫住了。

大浴巾直接被他甩了出去,他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扣着她的后脑,重重的吸吮着她的娇唇。

他的唇间还有一抹淡淡的薄荷清香,想来是吃完的时候,在别的洗浴室里刷了牙了。

身上的烟味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好闻的薄荷清香,还有她熟悉的属于他的刚阳之气。

初七情不自禁的双手环上他的脖颈,身子也是朝着他贴近些许。

他拉过她的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