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83章 1183 触到了底线1

第1183章 1183 触到了底线1

赵铎微微怔了一下,似乎有些讶异简亦扬会打电话给他。

他有每天早上松筋动骨的习惯,所以这会才刚从健身房里做了两个小时的动作。

当然不止是对着那些健身器材而止,健身器材只是令他的肌肤好看一点而已,但是对于他的身手却是半点也没有帮助。

他要的是身手而不光光只是身材而已。

所以,他刚才是与一群手下在较量的。

正打算去冲洗一下身上的汗味,却是不想简亦扬打电话找他。

而林豫,将手机递给赵铎时,是直接喊“简亦扬”而不是“简总”,在他心里,除了赵铎之外,他无须尊重其他人。

所以,他也无须称简亦扬一声“简总”。

赵铎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接起,“简总裁,这是什么风,竟然劳你大驾打电话给我?我可真是受宠若惊。怎么,这是找我有事?”

大刺刺的往沙发上一坐,身子往沙发背上一倾,右腿往左腿上一搁,脸上扬着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深邃笑容。

“我发了一封邮件给你,查收一下,我等你电话。”说完,直接果断的挂了电话。

赵铎拿着手机,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只是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简亦扬发邮件给他?

还让他查收以后回他电话?

他凭什么这么自信?

当他赵铎是什么人?他凭什么觉得自己会给他打电话回去?

简亦扬,你真以为和初七有关系,就能这么跟我说话了吗?

“铎哥?”见着赵铎拿着手机一脸阴戾之中,林豫轻声唤着他。

赵铎回神,“把手提给我。”

“好。”林豫没一会就拿着赵铎的专用手提朝着这边走来,然后很是恭敬的递给他。

赵铎打开邮箱,接收邮件。

当他看清楚简亦扬发过来的视频时,脸立马的阴郁了。

“啪!”重重一下将手提往面前的茶几上一摔,“石、栋!”

这一声“石栋”喊的咬牙切齿,就连林豫也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他跟在赵铎身边十几年了,和栋子是铎哥的左右手。

从来不曾见过铎哥这么动怒过。

显然,是栋子做了什么令铎哥很生气的事情。又或者,栋子触到了铎哥的底线。

“你打电话给他,让他现在立马给我滚回来!”赵铎一脸阴鸷的看着林豫说道。

“知道了,铎哥,我马上就打!”林豫不敢有所怠慢,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石栋的号码。

“喂,豫,找我?”电话很快接通,传来石栋的声音。

“栋子,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事情,立刻,马上,回来。铎哥有事找你。”林豫听到石栋的声音时,微微的蹙了眉头。

栋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怪的,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他的身边有女人,而且这会正做着那事。

这栋子,他是真的不要命了吗?

为了那么一个女人,他值得吗?

铎哥这边已经很生气了,就是为了让他和那个女人不再有接触,铎哥才让他去处理那边的事情的。

他倒好,竟然把那个女人给带了过去?

他不知道,那女人都已经把主意打到铎哥的身上了吗?

栋子,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知道了,我马上回来。”石栋毫不犹豫的说道,然后挂了电话。

林豫依稀能听到,石栋在挂电话之前,那边的女人说了句“这么急?”

林豫脸上那细微的表情自然没有逃过赵铎的眼睛。

“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赵铎冷沉着双眸盯着林豫。

林豫微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铎哥。

如果说了,那么什么栋子是真的不能继续在铎哥身边了。但是如果不说,那他就是对铎哥不忠了。

所以,林豫有些两难了。

“不说?”赵铎的语气有些阴,看着林豫的眼神带着一丝凌戾。

“他身边好像有女人。”林豫最终选择忠于赵铎。

“女人?”赵铎重复着这两个字,唇角勾起一抹深不可测的弧度,眸光一片寒森,如同那腊月里的深潭一般,一眼望不到底。

“很好!”五秒钟后,赵铎点了点头,说了这么两个字,“看来,我想给他机会也用不着了。”

“铎哥,栋子他……”林豫想要为石栋说情,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什么?嗯?”赵铎抬头,如隼鹰一般锐眸凌视着他,浑身上下透着一抹肃意。

林豫不出声了,垂头站于一边。

他知道,这一次栋子是真的触到了铎哥的底线了。

赵铎拿过手机给简亦扬回拨了过去。

简亦扬很快便是接起了电话,却是不说话,等着赵铎出声。

“简总想要我给你一个怎么样的答复?”赵铎当然知道简亦扬此时的想法了。

他不出声就是最好的出声了。

他这是在等着他给他回复,毕竟是自己的人偷进了简氏,而且还让人家给拍下了整个过程。

不过,他不会认为石栋会傻到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做事。

他一定是将监控破坏了才做事的,而且从那视频上的日期和时间来看,那应该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一个多月前的事情,简亦扬到现在才来跟他说,那也就是说在这之前,他根本就没有这段视频。

他也是现在才把这视频恢复的。

倒是没想到,他的身边竟然还有这等高手,竟然可以把毁坏的视频原来。

看来,他不真是小觑了简亦扬了。

只是,尽管这事不是他让石栋做的,但是石栋身为他的手下。不管是不是,不管于公于私,简亦扬都一定会把这事算在他的头上。

他与简亦扬从来就没有过节,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不是因为初七,他们之间就连照面也不会有。

所以,简亦扬不可能不知道,这事根本就不是他的意思。

但是,现在他就把这视频发给他看,那也就是说他的意思很明显,他就认定这事是他赵铎的意思了。

“赵总这话说的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简亦扬沉冷的声音传来,“怎么就是我想要一个什么答复呢?不如赵总告诉我,你想要什么,直说。我简亦扬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我会把赵总需要的东西放在你面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