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84章 1184 触到了底线2

第1184章 1184 触到了底线2

赵铎的眉头又是拧了一下,简亦扬这话说的就好似他觊觎着他的什么似的。

操!

他赵铎是那种觊觎别人东西的人吗?

他就算是真的想要从简亦扬的手里拿到什么,那也不至于做这等下三滥的事情。

他想要得到什么,他会用正大光明的手段与他一较高下,明正言顺的从他的手里拿过来。

操!

石栋,你个没长眼的东西,害的他在这里被简亦扬冷嘲热讽。

“是吗?原来简总这么大方?”赵铎半点没有生气的接道,还好似等的就是他的这句话一般,带着些许挑衅般的语气说道,“那么简总的意思可是也包括你太太呢?”

这话说的可就太直接了。

有他这么说话的吗?

这不是摆明了,他对初七感兴趣。而且还顺着简亦扬的这话,让他有一种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感觉呢?

站在一旁的林豫听到他如此不客气的话,而且不止不客气,甚至还可以说是霸气的语气,忍不住的嘴角抽了抽。

铎哥,你这是在打简亦扬的脸好吗?

果不其实,简亦扬一听赵铎这话,本就阴沉的声音更加的森冷了,“赵铎,千万别挑衅我的底线。”

“哟?”赵铎却是唇角一勾扬起一抹风淡云轻的笑容,这一抹笑容在林豫眼里看来,怎么就是那么的妖娆呢?

“这不是简总刚才自己说的嘛,说我要是看上了你的什么,直说。你会亲自送到我面前的。我这不是按着你的意思,很直接又明白的告诉你,我确实是看上你的女人了。怎么样,简总,打算什么时候把初七送到我面前呢?”

看,这人就是这么的霸气,而且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与含蓄呢。

林豫的嘴巴抽搐的更加厉害了。

“赵铎!”简亦扬冷冷的咬着他的名字,“我是什么样的人,相信你不会不清楚。我的人,不是谁都可以动的。如果你非要挑衅我的底线,我不介意陪你玩。”

“呵,”赵铎不以为意的一声轻笑,“那正好,我也很久没陪人玩过了。那我就等着简总的好消息了。”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往茶几上一丢。

电话那头,简亦扬亦是阴着一张脸,浑身上下透着不易接近的寒意。

赵铎,你要是敢动一下初七,我一定让你后悔!

“铎哥……”林豫小心翼翼的唤着他。

赵铎指了指前面的手提,示意他自己看。

在赵铎的示意之下,林豫这才挪了挪自己的身子,视线朝着手提屏幕看去。

然后瞬间,他的脸色变的很是不好。

栋子,你这是在陷铎哥于不义之中啊!

竟然到简亦扬的公司去,而且还让他们拍下了视频发给铎哥。

怪不得铎哥如此的动怒了。

栋子,这一次兄弟也帮不了你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早就跟你说过,那女人会害死你,你还非得一头栽进去,这下好了,真的没救了。

“铎哥,一定是那个女人让栋子这么做的。”

尽管心里也是恨死了石栋的不争气,但是这么多年的生死兄弟,怎么也不可能不帮他说话的。

而且,他也不觉的栋子会做这么蠢的事情。

去人家的地盘,还会让人家把他给拍下来?

“那也要他自己愿意才行!他要不愿意,一个女人她能把他怎么样了吗?”赵铎阴鸷如霾般的脸冷冷盯视着林豫。

“铎哥,我去解决了那女人!”林豫一脸替自己的兄弟报不平的说道。

“你让他自己解决!”赵铎冷声说道,然后一个起身,迈步朝着洗浴室的方向走去。

林豫立在原地不动了。

栋子,你这次是真的闯大祸了。

你说你看上什么样的女人不好?非得要看上一个是在利用你的女人呢?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为她这么做吗?

另一方面

石栋在接到林豫的电话之后,心里也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此刻,他正在酒店与夏初春作着“运动”。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就说过这段时间不会再去找她的,而且他也很清楚的知道,铎哥让他来处理解决这事,就是在给他机会,让他与她之间划清界线。

可是,当她的电话打过来时,当她说想他,想要见见他时,他竟然又一时心软了。

于是,告诉了她自己所在的大概位置。当然再怎么也不可能告诉她具体位置的。

只是说让她在哪个地方等他,他会去接她。

然后,就这么样,顺理成章的他又和她一起爬上了床。

“栋,有急事吗?现在就要回去吗?”夏初七一脸垂垂欲泣又满满委屈的看着他。

“嗯,”石栋点头,以最快的速度穿衣,“你自己回去吧,我不能陪你了。等事情处理完了,我再找你。”

说话间,已经穿整齐。

夏初七下床,就这么一丝不挂的走到他面前,双和往他的脖颈上一攀,在他的唇上亲了亲,抿唇一笑,“没关系,你做事要紧。我自己没问题的,不用担心我。还有,我等你。在家等你。”

她特地加重了一个“家”字,就是要将他的那颗牵挂在她身上的心紧紧的拽在手里。

一个男人,最无法抗拒的就是女人说在家里等他。特别还这个女人是他心中喜欢的女人。

所以,她相信,石栋听到她说这话,一定会有所反应的。

果不其然,石栋在听到“家”这个字时,眸光闪烁了一下,然后朝着她点了点头,“好,我办完事情,会尽快回家的。”

“嗯。”夏初春笑的一脸如幸福的小女人一般。

石栋深看她一眼后,转身大步离开。

见着石栋离开后,夏初春这才拿过自己的睡袍披上,脸上露出一抹厌恶之色。

狠狠的擦拭着自己的嘴巴,走到落地窗前,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事后药,和水吞下。

她是绝不会怀上他的孩子的。

别墅

石栋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别墅。

“豫,铎哥呢?”一下车,急声问林豫。

“在书房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