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85章 1185 从现在起,不再是兄弟!1

第1185章 1185 从现在起,不再是兄弟!1

林豫丢给他一抹好自为之的眼神后,没再说什么话,而是转身离开。

石栋看着他那眼神,微微的怔了一下。

为什么他觉着这个眼神包含着一抹特别的意思呢?就好似在跟他道别一般。

道别?

石栋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到了。

本来想唤住林豫,问问他什么情况的。

但是,林豫已经走远了。

再有一想到赵铎还在书房等他,于是便是急匆匆的朝着书房走去。

敲了敲门后,推门而进。

“铎哥。”

赵铎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着,望着窗外。手里夹着一支香烟,烟雾袅袅上升。

听到石栋的唤声,并没有转身,而是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

见着他不出声,石栋也没出声,而是一声不响的站在赵铎身后五步之距。

双手垂于两侧,脸上尽是恭敬的表情。

“栋子,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

终于在沉默了足足五分钟之际,赵铎出声了。

不过依然还是没有转身,而且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严肃。

“铎哥,我不知道。还请铎哥明示。”石栋如实回答。

“你告诉我,豫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里?”赵铎没有直接告诉他,找他为了什么事情,而是沉声问道。

然后转身,走至一旁的真皮大椅上,一坐,翘腿,如帝王一般的凌视着石栋,而他则慢吞吞的抽着烟。

石栋的脸上浮起一抹尴尬之色,随着这一抹尴尬,还微微的泛起一抹红色。

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铎哥,我……”

“你再告诉我,我让你去做什么?”赵铎吐出一层烟圈,凌厉的双眸如猎豹一般的审视着石栋。

“铎哥让我去把城西那般的人和事都搞定。”石栋再次如实回答。

“哦?”赵铎勾唇,似非非笑的看着他,“那你搞定了吗?”

“我……”石栋的额头冒出一层细汗。

“你不明白我让你去那边的目的?”赵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声音虽然还是平淡无波,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声音越是平淡无波,越说明他很是生气中。

石栋点头,“知道!”

“知道?”再一次弯眯噙着一抹深不可测的眼神盯视着他,“那你告诉我,我让你去那边的目的。”

“铎哥想让我暂时不与她联系,好好的想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石栋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你做到了吗?”

“我……”石栋张嘴,噎住了。

“你告诉我,做到了没有!”赵铎的声音提高了几分,看着石栋眼也是加厉了几许。

“没有!”石栋一脸自责的说道,“对不起,铎哥。我没有做到,我有负于你的信任。”

“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赵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

石栋点头,“知道。我现在自己去领罚。”说罢,转身欲离开。

“不用了。”石栋还没走到门口处,身后赵铎冷冷的声音传来,“不用领罚了,你可以走了。”

石栋“倏”的一下转身,一脸不可置信又苦不堪言看着赵铎,“铎哥……”

“栋子,我说过,你们找什么样的女人,我不管,这是你们的权力也是自由。但是,如果你找的女人,有不良的居心,或者触及到我的底线。那就绝不可以!这样的话,我是不是说的!”

赵铎面无表情的看着石栋沉声说道。

石栋点头,“铎哥,我保证,绝对没有跟她提起过任何关于你的事情。我就算再怎么样,这一点原则还是有的。铎哥,能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留下吗?”

赵铎抿唇一笑,“当然,你跟在我身边十几年,你的这一点原则我绝对相信。但是……”

就在石栋以为这事有商量的余地时,赵铎的话峰一转,“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为我死!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懂。”

“铎哥,初七小姐的事情,之前我不知情。不过从那以后,我保证绝对没有再做过一点对她有伤害的事情,还有她也没再提起过。”

“嗯,”赵铎凉凉的一点头,“你应该很感谢你后面没有再做出过对她不利的事情。要不然,你的命也不可能留到现在了。”

“铎哥,我……”

“自己看!”赵铎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手提,示意他自己看。

石栋转过手提,当他看到屏幕上的视频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

怎么会这样的?

他明明已经破坏掉那段时间的监控了,为什么还会有?

“视频是简亦扬发过来的。”赵铎阴郁的双眸沉沉的盯着他,“栋子,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处置你?”

“咚!”

石栋在赵铎面前跪下,“铎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就去找简亦扬,跟他说清楚,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是我自己做的。就算他要杀要剐,都随他的意。但是,他绝不可以误会你。”

“你觉的简亦扬会相信你说的话?”赵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石栋不说话了。

是啊,简亦扬又怎么可能会相信呢?

他是铎哥的人,如今有这视频的在,简亦扬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不是铎哥的意思呢?

就算他相信,这不是铎哥让他做的,但是这也一定与铎哥脱不了干系的。

简亦扬与铎哥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如今他出现在他的简氏,而且还是核心的三十二楼,他还试图打开他的办公室门。

如何说得通呢?

除非他告诉他,他是因为一个女人才会这么做的。

那么是什么女人呢?

这样势必要把初春带到他面前。

可是,这样的话,那就完全暴露了初春的身份和目的。

这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一时之间,石栋陷入了两难之中。

左右不是了。

他既不想对铎哥不忠,可是却也不想把初春推出去。

如果这样的话,她只有死路一条。

尽管他一直都知道,她只是在利用他而已,但是他却犯贱到心甘情愿被她利用。

人,犯贱的时候,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所以,你走吧。”赵铎很是失望的看着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