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91章 1191 栾公子——大总管2

第1191章 1191 栾公子大总管2

“妹妹,你能平衡一下你的爱心吗?”栾公子系着围裙,端着一盘蒸饺往白玉桌上一放,一脸苦哈哈的看着初七说道。

初七夹起一热腾腾的蒸饺,蘸了蘸醋往简亦扬嘴里送去,然后瞥一眼一脸苦哈哈的栾公子:“怎么平衡?”

边说边夹起一个往自己嘴里送去。

栾公子指了指坐在她身边的简亦扬,又指了指自己,一脸小怨妇的说道:“你能分一丢丢点的爱心给我吗?”

初七将嘴里的吞下,这才漫不经心的看着他说道:“哥,不是我不分给你,而是你应该是去找自己的爱心。懂?”

说完,继续埋头,自顾自的吃早餐,直接把一脸讫求爱心的栾公子给无视。

栾公子心里超不平衡啊不平衡,凭什么啊,这是他的宝贝亲妹妹,为什么就所有的爱心全都被简亦扬拿走了呢?

“简亦扬,你个大贼!”愤愤不平的栾公子,嘴巴里嘀咕了这么一句,然后愤愤然的瞪他一眼,一屁、股在初七身边的位置坐下,就连身上的围裙也懒的解的。

“嗯,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简亦扬递一杯温水给初七,抬头一脸平静的看着栾公子。

平静的眼神里却是透着一抹威胁。

那意思很明显:再说一句,信不信把你发配边疆?

呃……

栾公子瞬间闭嘴。

屁啊,死人才去边疆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他要是去了,还怎么抱那俩宝贝疙瘩啊!

“没有,我说今天是你送小七还是我送!”大总管很有骨气的立马改口。

简亦扬瞟他一个白眼,“我自己送。”

栾公子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啊!兄弟!”

得,这回是真的用讫求的语气了,是兄弟了,而不是妹夫了。

然后,简亦扬的手机响了。

简立行打来的,告诉他简明超醒了,昨天晚上就醒了,医生说没生命危险了,再在重症监护室里呆两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让他不用担心。

简亦扬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算是知道这个事情了。

也没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之类的话。

对此,简立行也没再说什么。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早饭过后,当然是送初七去简悦的幼儿了。

车开到一半的路程,手车再次响起。

看一眼,是陌生来电。

也就没有要去理会的意思。

“怎么不接电话?”初七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问。

如果换成是以前,初七手里没抱着孩子,他说不定就让她接了。

但是现在,初七手里挂着两个孩子,那肯定是不能让她接的。

“陌生电话,接不接都无所谓。”侧头柔柔的看她一眼,“七。”

“嗯?什么?”初七侧头回视着他。

“每天这样累不累?”

初七嫣然一笑,“累的好像是你吧?每天接送我。”

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你开心就好,我累点无所谓。”

这话听着怎么有种让人产生歧义的感觉呢?怎么就有让人浮想联篇的感觉呢?

初七抬眸看他一眼,如果不是此刻他那一脸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表情,还有那专注开车的样子。

她一定会以为,他又在说带颜色的话了。

但是,现在没有。

“嗯,其实好像也不是很累的样子哦。”初七傻不楞瞪的冒了一句这么白的二话。

简亦扬侧头,一脸暧、昧的看着她,那眼神,怎么看怎么都是带着别样色彩的,然后很是严肃的一点头,“行,听你的。我会加把劲的。”

嘎?!

什么意思?

为什么她有一种又往下跳坑的感觉?

手机铃声停了。

然后没过一会又响了。

还是同一个号码。

初七看一眼手机,“你接吧,说不定有急事呢。”

“嗯。”简亦扬应道,用蓝牙接起,“简亦扬,说。”

“简总,我是石栋。能和你见个面吗?”耳边传来石栋一丝不苟的声音。

“不能!”说完,不给石栋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了,刚才电话是立行哥哥打来的吗?”初七问着他。

“嗯?七,你说什么?”简亦扬微微的眯眸,略带着一丝危险的看着她。

呃……

初七抚额,要不要这么小气啊!

不就是一个称呼嘛,至于拿这样的眼神看她啊?

但是,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嘴里可不敢这么说。

她敢肯定,她要是这么说的话,吃亏的肯定是她。

那什么,她现在不是可以的嘛。

这个男人,现在有的是法子折腾她。

对此,初七是深有体会的。

于是,赶紧咧嘴讨好的一笑,“没有,没有。立行,简立行!他刚打电话是告诉你简叔叔的情况吗?是不是已经没事了?”

“嗯。”简亦扬又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死不了。”

“哦。”初七也学着他的样子,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很认真的看着他问,“那不然找一天去看看他吧。”

“再就吧。”简亦扬还是淡淡的,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见此,初七也不再说什么了。

总是要给他时间的,不能一下子跳跃的太快的。

其实就连她自己,也正在慢慢的适应当中。

简亦扬刚一出电梯,易美人很是职业的朝着他说道:“简总,有个叫石栋的男人,打电话来,问你是否有时间见他一面?”

“栾寐知道吗?”简亦扬止步,问道。

“我没跟他说,石栋只说要见你。”易美人回答。

“不见!”丢了两个字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易美人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也就自顾自的做起了事情。

石栋是什么人她不知道,不过简总刚问了,栾公子知不知道这事。

那么,她应该把这事跟栾公子说一声。

拿起话筒拨打着栾公子的内线。

“什么事?”栾寐的声音响起。

“栾公子……”

“呀,美人!”易美人的话还没说完,栾公子那很是惊讶的声音响起,“你怎么打本公子的电话了?哦哟,你可是很少主动找本公子啊,说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