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92章 1192 乖乖从了小爷1

第1192章 1192 乖乖从了小爷1

“有个叫石栋的人打电话,问简总有没有时间见他。”栾公子的话还没说完,易美人很有节奏的打断,依然还是那么职业的声音。

“谁?!”栾公子的音量微微的提高了些话。

“石栋!”

“操!”栾公子暴粗,“他令堂的,他还敢来?在哪?”

“我也不清楚,他打电话来的时候,你和简总都还没来。他说晚点再打过来。”易美人一脸沉寂的说道。

“一会他打来,你直接转过来。”栾寐的沉声交待道。

“好的。”

“等一下,”易美人正要挂电话之际,栾寐叫住她。

“栾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老简知道不?”栾寐问。

“知道,我已经跟简总说了。”

“他什么意思?”

“简总说,不见!然后问你知不知道。”

“行了,知道了。做你的事吧。”栾寐挂了电话,唇角一勾,将自己整个人扔进真皮大椅里,然后若有似无的转动着椅子。

手里把玩着一支签字笔,“呼啦呼啦”转动着。

石栋,很好!

有胆量,竟然还敢自己一个人找来。

行,今天不把打的趴下了,本公子就不叫栾寐,就不是我妹妹的亲哥。

操!

我栾寐的宝贝妹妹,你也敢动?

你不找死谁找死?

然后,只听“咻”的一声,刚才还整个人懒洋洋的丢大椅里的,这一会,只见着那椅子“呼啦”一下转着圈,哪里还有人影啊。

“美人,一会那死人的电话要是打来,你直接转你boss办公室来。”

栾公子朝着外面的易美人说道,然后一阵风似的卷进了简亦扬的办公室。

“嘿,妹夫,跟我说说,一会该怎么收拾那狗东西?”

简亦扬正忙着,“咻”一下,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一个人。某人一脸期待的看着他说道。

放下手里的金笔,一脸沉肃的看着栾寐,“你说呢?”

他人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但凡伤害到他的七,他就一定不会放过他。

石栋,他敢动他的人,那就该承受后果。

“弄不死他,我也得弄个半死!”栾公子笑的一脸阴森森的说道,“操!老子的宝贝妹妹他也敢动手?老子都疼在心尖上的,他竟然敢动一下!你说,他会如我们想的那般,把那女人带来?”

“不会!”简亦扬很果断的说道。

栾寐直视着他。“这么肯定?”

“他要是会这么做,那当初也不敢对七下手了。”简亦扬唇角冷冷的勾着一抹深不可测的弧度,“还有,你觉的赵铎的手下,能是这么没种的人?”

栾寐挑了挑眉,“依你所言,那他岂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背叛了自己的主子?哈……哈俣……”栾公子突然间放声大声,笑的很是嚣张的样子,“看来,这赵铎在他的心里,原来还抵不过一个女人啊!你说,这会,赵铎得是多么的气愤啊!”

“你怎么就知道不是赵铎把他驱出呢?”简亦扬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栾寐微微的怔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是僵了一下,随即右手抚上自己的下巴,“那……,如果说来,他这是放弃他了?也就是说,我就是把他弄死弄残,赵铎也没意见了。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打了一个很是漂亮的响指,栾公子的脸上扬起一抹期待的眼神。

然后满心欢喜的等着石栋的电话。

可是,这一整天等下来,石栋的电话却是没再打过来。

“操!”

栾公子再一次爆粗。

他令堂的,这是玩他吗?

简亦扬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好似这是在他的预料之内一般,半点也不觉的有什么好奇怪的。

幼儿园

初七正等着简亦扬来接她回家,然后接到了楚韵的电话。

“喂,韵韵。”

“姐,救命啊!”电话里,楚韵一脸悲哭哀嚎的说叫着。

“什么?”初七一脸茫然的问。

“我就在幼儿园门口,大叔不让我进来啊。不然你跟大叔说一声呗。”楚韵苦哈哈的说道。

“你在幼儿园门口?”初七诧异。

楚韵连连点头,“嗯啊,嗯啊!我把手机给大叔,你跟他说哈,赶紧放我进园啊。要不然,我又要遭殃了哇!大叔,我姐跟你说话。”

“喂,悦悦?”大叔的声音传来。

“大叔,我是初七。韵韵是我和悦悦的朋友,您让她进来吧。”初七对着门卫大说道。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大叔应声,然后把手机还给楚韵,“快进去吧。”边说边打开了铁门。

“大叔,谢谢你哈。我最喜欢你了。”楚韵对着大叔一脸谄媚的说道,然后又似想到了什么,一脸很是认真的说道,“那个,大叔。跟你说个事哈,一会要是有一辆特骚包的红色跑车来,你一定不能让他进来的。那男人他就是一变态,绝对不能让他进咱幼儿园祸害了咱这么多的花朵。大叔,谢谢你啊,我进去了。有空我请你喝茶。”

对着门卫大叔又是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后,油门一踩,直接把车开进了。

大叔傻眼。

丫头,我是让你这个人进来啊,没让你开着车进来啊!

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大叔看着楚韵那辆特有个性的吉普车,摇头中。

“姐,我来了!”楚韵下车,便是看到初七站在门口处等她。

于是,很果断的张开双臂,跟只大蝴蝶似的朝着她扑过去。

“喂,大小姐,现在已经五点多了。你这又是什么情况啊?别跟我说,你这是来接我的啊!我是不会相信的啊!”初七似笑非笑的看着笑的跟一只大蝴蝶没什么两样的楚大小姐。

呃,怎么说呢?

这跟着大黄鸭的时间久了,怎么感觉越来越向大黄鸭靠近了呢?

看,这衣服穿的,怎么就那么有大黄鸭的个性呢?

一件鹅黄色的t恤,还是那种很宽松的休闲t恤。一条复古略有些泛黄的牛仔裤,而且裤子上还有好几个洞洞的。就连脚上也穿了一又桔黄色的帆布鞋。

得,这又是一只活脱脱的大黄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