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93章 1193 乖乖从了小爷2

第1193章 1193 乖乖从了小爷2

“呀,你这是刚和大黄鸭从河里游回来吗?”

初七脑子里才有过那个想法,简悦那揶揄的声音传来。

噗!

初七轻笑出声。

悦悦这形容的真是太贴切了。

果然了,多么的逼真啊。

“悦姐!我哪里像了!”楚韵一跺脚,气鼓鼓的朝着简悦娇嗔。

“哪哪都像啊!”简悦含笑,将她从头到脚都比划了个遍,“大黄鸭最喜欢的是黄色,你看你看,你现在也是从头到脚的一身黄。哎,楚小姐,我以前怎么没见着你这一身穿着过啊?所以,这就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大黄鸭者黄!”

“啊,悦姐,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楚韵作一副小心灵无限受伤的样子。

“哟,这样子是和大黄鸭吵架了?”简悦看着她继续笑盈盈的说道。

“姐,那一只大黄鸭是不是特别怕你?”楚韵一脸期待的看着初七问。

“小韵儿,你家大黄鸭最怕的是我哥。”简悦很好心的提醒她。

楚韵眼眸一亮,笑的更加灿烂如花了,“那我姐夫最疼的是我姐,所以那一只也一定不会在姐面前放肆的。哈哈……我终于找到牢固又结实的靠山了。”

这小样的表情,别提那叫一个得瑟了。

初七和简悦对视一眼,有些摸不清楚她这是什么意思。

“姐,我决定了,从今天起,我每天就跟你形影不离了。你来幼儿园,我跟你来幼儿园。你回家,我跟你一起回家。你睡觉……呃,”赶紧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一脸讪讪的说道,“你睡觉,我当然不能跟着你一起睡觉。我睡客房就行,客房就行。就这么定了。”

什么叫就这么定了?

她有问过她的意见吗?

她这意思是,她每天都跟她回家,然后还睡他们家了?

什么情况啊?

“哎,哎,不是,不是!”初七赶紧看着她急急的问道,“韵韵,你先把话说清楚。什么叫跟我形影不离了?我怎么没开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呢?”

楚韵咧嘴一笑,“意思就是,姐啊,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保护神了啊!只有跟在你身边寸不不离,那才是最安全的。只有跟在你身边,那一只鸭子才不敢对我怎么样。所以,姐啊,你得求我啊!看在咱儿子和女儿的份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怎一脸的良家妇女遭遇无良恶霸的抢亲,见着一大侠就抱住不放的可怜样啊。

初七还是一脸茫然中,完全没弄明白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你……”看着一脸可怜的楚小姐,初七问,“那一只大黄鸭打算对你霸王硬上弓啊?”

噗!

这一次,是简悦喷笑了。

“嗯,嗯!”楚韵连连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然后双手往自己胸前一护,大有一副誓死护住自己的清白的意思,“所以,姐,你不能不救我。”

“可是,剧我所知,那一只不是你的对手啊!你有那么硬的后台啊!”初七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我告诉你,那一只最怕的就是被人丢进军营里,所以你只要抬出你爸,他一定不敢的,而且还会乖顺的跟只波斯猫一样!”

“姐啊!”楚小姐怎一脸的无语问苍天,两眼泪汪汪啊,就差把那两行马尿给挤出来了。

“我家那小老头竟然被他给收卖了啊!我怎么都想不通,那小老头,怎么就这么容易被他搞定啊!他现在完全站在那一只鸭子那边了,他现在是恨不得把我给嫁出去啊!然后明年就生个孙子让他抱啊,再过两年,他就揪着孙子进军营啊!啊,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那小老头到底是不是我亲爹啊,怎么就帮理不帮亲啊!呃,不对,应该是帮亲不帮理。也不对,他这是大义灭亲!”

看,情急之下,连“大义灭亲”都出来了哇!

还有,还有。

现在也不是老爸了,而是小老头了。

哦哟,这楚大小姐那得是有多么的恨她家老爹了啊!

初七和简悦对视一眼,很一致的吞一口口水。

果然,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还有,这楚家老爸那也是一奇葩啊!

这样也行啊?

他这得是有多么的希望有人接他的棒啊!

女儿不行,就把注意力放在未来女婿身上。

这下好了,准女婿也靠不上,他就直接把目光定在了孙子身上?

看来,这小韵儿是逃不过她家老爹和大黄鸭的双重设计了啊。

“那什么,小韵儿,反正这也是逃不掉的事实了,那要不然你就从了呗?”初七很是小心翼翼的说道。

“哎呀呀,七娘娘,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好的我都快感动的痛哭流涕了。你竟然这么这小的着想!为了七娘娘你对小的这一份情,小的决定了,今生今世无条件孝忠于你和老大,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初七的话才刚说完,大黄鸭那无比亢奋的声音传来。

然后……

“吱——”的一声响,一辆特骚、包的大红色敞篷二座跑车在三人面前停下。

大黄鸭就那么大刺刺的坐在自己的驾驶座上,鼻梁上架着一超大的蛤蟆镜,还是一身招牌式的大黄色衣服。

又是大红又是大黄,那就有多亮眼就有多亮眼了。

特别还是这会西斜的阳光镀铺在他的身上,楞是又将他拉升了一个档次。

这男人,那就是镀着一层黄金的风、****啊!

这是初七和简悦在看到跑车里的大黄鸭时,脑子里的第一反应。

“小韵儿,你就别做那无谓的挣扎了哈。乖乖的从了小爷,小爷保你逍遥自在。”大黄鸭很是洒脱的摘下蛤蟆镜,笑的一脸勾、魂夺魄又**、贱、**、溅的看着楚韵,一张性、感的鸭嘴继续丢着感、性的话,“反正哈,你再的挣扎也是没有用滴。咱美人老爸说了,你这辈子那就是小爷的人了。所以,还不如早从早完事,咱赶紧滴造个小人出来,丢给美人老爸,咱就任务完成了,以后就没咱俩的事情了。”

“……!”

初七和简悦双双无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