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94章 1194 乖乖从了小爷3

第1194章 1194 乖乖从了小爷3

“哇,死鸭子,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啊?!”楚韵一见着大黄鸭,气不打一处来。

杏眸圆瞪,双手叉腰,一脸孙二娘似的瞪着那一只坐在自己的跑车上,要多得瑟就有多得瑟,要多欠扁有多欠扁的大黄鸭。

但是,不可否认,确实很抢眼,而且还很亮丽。

这男人,就有这个本钱啊!

大黄鸭从驾驶座上站起,然后“咻”一下越过副驾驶座就跳了出来。咧嘴露着一口白牙,笑的倾国倾城的看着楚韵,“小韵儿,你可以叫我大黄鸭,但是不可叫我死鸭子啊!这在本质上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你不可以这么污辱你的男人的。”

“有什么区别啊?”大小姐被他给绕进去了,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然后忽略了某人说的最后一句话。

大黄鸭很是满意的勾唇一笑,已经走到了楚韵身边,很自然又随意的将手往她的肩膀上一勾又一搭,继续展露着他那一口漂亮的白牙,“大黄鸭是七娘娘送给我的荣称,是老大和七娘娘对我的看重,是我那无限尊贵的身份的象征,这是褒义。但是,鸭子,那是一群存在于金碧辉煌里一群,那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但是那是贬义。你不可以把我这么高高在上的尊贵身份与那一群鸡鸣狗盗的人放在一起的。这是对我的污辱也是对你自己的污辱。懂?”

大小姐再一次被他绕进去了,觉的他说的也是挺在道理的,而且还无意识的点了点头。

“所以……”

等等!

就在大黄鸭准备继续滔滔不绝的想要绕她时,楚韵想到了什么。

直接“啪”一下,挥掉那一只搭在她肩膀上的猪手,“我呸!”

直接啜了他一口,“给我滚蛋!姐还跟你算我和家里那小老头狼狈为奸的这一笔帐呢!还有,为什么你可以不通报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为什么我就被大叔挡在了门外!”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还有,刚才她进来的时候,明明就已经告诉过那大叔的啊,不可以放这一只风’骚的货进来的。为什么,他还是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了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哈……”大黄鸭很是得瑟的一笑,再一次将他那口漂亮的白牙一览无遗的展露在她面前,“爷是谁啊?爷从小跟我家悦悦是一起长大的,就差没有穿同一条裤子了。她的幼儿园,爷会进不来?别说这幼儿园了,就连她的房间,爷从小也是这么进的。”

得瑟吧,得瑟吧!

“哎,他说的没错。他小时候还偷偷的拿了我的裙子穿过。”简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然后对着楚韵说道,“那什么,那张穿着花裙子的照片,还在我家呢。还别说,这货扮起女人来,那叫一个妖娆的妩媚哦。”

“……!!”

大黄鸭掉下无数的黑线。

呀,不好!

他自己把自己的短给爆了。

还有,他不止把自己的短爆了,而且就他对简悦为丫头的了解,她一定不会这么就完事的。指不定她还有下文,而且她的下文一定是让他后悔的事情。

果不其然,简悦出招了。

对着楚韵笑的花枝招展的说道,“韵韵,我觉着吧,你要从了他也不是问题。但是……”

语气微微的一个停顿,那看向大黄鸭的眼神哦,怎么一个挑衅与暧、昧还有不怀好意可以形容哟。

完蛋了,大黄鸭的心“咔咔咔”的往下掉,还碎了。

他敢肯定,她这个“但是”后面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初七朝着他投去一个自作自受的眼神,然后扬起一抹看好戏的微笑,就这么勾勾的看着他。

“啊,悦悦,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你……你,不可以唆使我们小韵儿的,她这么纯白如棉花,你不可以把她带坏的。”大黄鸭一蹦三尺高,跳到简悦面前,欲阻止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嗬,他不说还好啦。

这一说,不止简悦炸毛了,就连楚韵也炸毛了。

简悦炸毛,那是因为他说小韵儿纯白如棉花,那意思就是说她漆黑如墨水罗!

那既然她都这么黑了,她要是不如了他的愿,岂不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楚韵炸毛,那是因为她最讨厌人说她二白了。

他不止说了,还说他如棉花。

这是赤、裸、裸的看不起她。

于是乎,两个女人在这个时候,很一致的达成了统一阵线。

简悦继续朝着他丢过去一抹坏坏的笑容,对着楚韵说道,“小韵儿,他要让你从了他,那必须得先让他从了你。你看,我哥对七七,那是不是有求必应?只要是七七说的话,我哥绝对没有二话是不是?”

楚韵点头,重重的点头。

“还有,十一,那她男人是不是也对她有求必应的?”

楚韵再次点头。

“所以,”简悦拇指一反指一脸已经呈苦瓜样的大黄鸭,然后继续说道,“那他是不是也应该对你有求必应?只要是你说的,他必须没有任何怨言的人做到。这样,他才是对你有诚心也有诚意。哦,要为然,你不是很亏?那什么,吃亏的可是我们女人对不对?”

楚韵第三次点头,“对,悦姐,你说的没错。”

“哇,不带你们这样的!七娘娘也没有叫老大穿女装啊!小表嫂也没有叫大表哥穿女装啊!凭什么……呀!”

大黄鸭再一次被自己的快嘴惊到了,这一刻,他真是恨不得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让你这么快啊,让你这么贱啊!

你说什么不好啊,要说这个?

人家都没说呢,你倒是好,自己巴巴就这么下贱的说了?

嗷!

大黄鸭泪奔中。

初七很是无奈又恨铁不成钢的瞥了他一眼。

简悦与楚韵对视一眼,然后……

“嘿嘿……”两人很一致的奸笑两声,“这可是你自己提出来,不是我要求的。那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也不好拒绝是不是?”

楚韵笑的一脸贼奸贼奸的看着他说道,那小样的眼神哦,怎一个“贱”字能形容。

然后响指一指,“so,就这么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