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95章 1195 他……?!

第1195章 1195 他……?!

就这么决定了?

他同意了吗?

大黄鸭瞪大了一双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眼前的女人却是笑的一脸如桃花般灿烂又妩媚了,哪里还有刚才的不情不愿与不开心,怎么看都是一脸奸计得逞的小样。

“七娘娘……”大黄鸭转眸,一脸小委屈的看着初七,求救。

初七朝着他很是无奈的一耸肩:“你叫七女王也没用啊,这是你自己说的啊!再说了,你不是想让韵韵从了你吗?那你不付出点诚意,你让人家怎么从你啊?乖了,就这样吧。这是你们小俩口的事情,你们自己私底下解决吧。我们外人就不参与了。”

嗷!

大黄鸭泪奔中。

然后,楚小姐再一次开口了。

而且是不是止开口了,还动手了。

当然,此动手非彼动手,而是十分亲腻的往他的手臂上一挽,一脸很是期待的看着他,娇滴滴的说道,“英雄哥哥,奴家听你的话,从了你哈。那……,我们现在走呗。”

边说边朝着他羞答答的眨巴两下眼睛。

顾盼生辉,妖娆妩媚,柔情似水。

但是……

大黄鸭怎么就觉的这么的冷呢?

冷不禁的浑身打了个寒颤,而且还是浑身的汗毛都“咻”下竖了起来。

这女人,她这是要作死他啊。

“啊,小韵儿,别啊,别介啊……”

“走吧,走吧。英雄哥哥。”大小姐就这么拽着某只鸭子直接朝着他那骚’包的跑车走去。

哦哟,这回不是英雄哥哥急了,而是大小姐急了。

这回不是楚韵不乐意了,而是许英雄不想走了。

瞧,那样子,还是被楚大小姐给生拉硬拽的强行带走的。

然后也是被她给强行塞进……副驾驶座的。

当然,自己就是坐到了驾驶座了。

然后一把夺过大黄鸭那挂在衣领口上的蛤蟆镜,很是帅气的往自己的脸上戴去,对着简悦心情大好的说道:“悦姐,我的车就麻烦你搞定了。我呢,现在就去实现我的人生目标。哈哈哈哈……英雄哥哥,我们准备开动吧!”

话落,大红色跑车“咻”下蹿了出去。

大黄鸭一脸泪奔中。

初七和简悦对视一眼,很是无奈的摇头失笑中。

大黄鸭,你这可是自作自受啊,我们可是什么也没说,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往下跳的哇。

简亦扬来接初七的时候,初七和简悦正煞有其事的在猜测着,脑补着楚大小姐强迫着大黄鸭穿女装的一幕。

呃……

只要一想到大黄鸭那美人、受一般的小样,两个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简亦扬朝着两来走来,笔挺的西装,刚毅的面部线条,柔和的目光。刚从门口中走近来,身上还镀铺着一层浅色的光芒。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是那般的如神祇般,出现在初七面前。

“哥,来了。”简悦朝着他悠扬一笑。

“嗯。”简亦扬点了点头,朝着初七走去,“好了没?”

“好了,回家吧。”初七朝着简悦笑了笑,打算去抱孩子,不过被简亦扬先行了一步,“上车去。”

“哦。”初七应声,朝着车走去。

门口,停了两辆车,已经显的有些挤了。

初七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坐好,系好安全带,简亦扬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两个孩子递给她。

三个多月,小包子又长了不少。

初七在想,再过几个月的话,她一个人估计是抱不动两个小包子了。

那,到时候,可怎么来幼儿园呢?

“七,请个保姆如何?”简亦扬启动车子,看着初七说道,“再过几个月,你还一手一个抱得动吗?”

初七想了想,点头,“也是哦,这俩小东西长的可快的。就现在,我抱着都有些吃力了呢。不过,保姆,还是有些不放心。”

初七还是想自己带孩子,交给保姆总是不太乐意。

“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嗯?”一脸柔和的看着她,“又没让你全部交给保姆,只是帮忙照顾着而已。”

“也是哦,那你看着请一个呗。”初七笑看着他,然后又好似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脸微有些错愕的看着他说道,“那岂不是你还得给保姆当司机了啊?哈,那她得有多大的面子啊?能让简大总裁当她的司机?”

简亦扬的额头掉下几条黑线。

“对了,跟你说件事。保证你听了一定会很开心的。”一脸神秘的看着他,然后将大黄鸭与楚韵的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翻。

“你说,这大黄鸭要是穿上花裙子,会是个什么样呢?”初七一脸向往与期待当中。

本以为会从他的脸上也看到一丝笑容的,却不想他一点表情也没有,然后竟然一本正经的吐了这么一句话:“想看?简单。让他直接穿着花裙子出现在你面前就行了。”

初七:“……!”

拜托,这是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吗?

不是的好不好!

哎,行吧,没有幽默感的男人,你想从他的脸上得到一点幽默的表情,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于是,初七很自动自发选择沉默。

好吧,沉默是金。

这是一句至理名言。上哪都是不可能有错的。

车子驶入小区,在小区门口与栾公子的车遇了个正着。

“矣,他不是应该比你更早到的吗?跟我们同一时间了?”初七看着她家亲哥的车,一脸不解的看着简亦扬问。

都是五点半下班的,栾寐是下了班直接回的,简亦扬还得去幼儿园接她呢。

那怎么就在小区门口遇着了?

“一会你问问他。”简亦扬慢吞吞的说道,然后驶着车子朝着自己家别墅的方向驱去。

栾公子的车跟在他的后面。

车子还没开到别墅门口,远远的,初七便是看到一个人站在她家别墅墙院下,一身挺直,似乎在等着他们的样子。

因为是侧站,所以初七没看清楚他的脸颊。

“那人是在等我们?”初七指着墙院下的男人说道。

简亦扬的眉头拧了一下。

看到他们的车子,石栋转身。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