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96章 1196 你怎么对她,就怎么对你!1

第1196章1196你怎么对她,就怎么对你1

初七瞪大了双眸,如火一般盯着站在她家墙院下的石栋。

这个男人,可不就是一个多月前,那个把她从三十二楼弄晕带走她,然后还找了四个男人欲对她轮上的那个男人吗?

哇靠!

很少爆粗的初七在这一刻也爆粗了。

他竟然还敢在他们家出现?

“亦扬,他……他……”

“乖,我知道。”简亦扬伸手抚了抚她的后颈,柔声说道。

哦,对。

他应该知道的。

要不然,怎么可能那天那么急时出现在那个地方呢?

车子在石栋身边停下,简亦扬摇下车窗,双眸如利刃一般的凌视着他。

然后在石栋还没来得及出声之际,车窗重新摇上。车子就这么驶进别墅大门。

栾寐的车子也在石栋身边停下,车窗摇下。

和简亦扬那如刀锋一般的锐利眼神不一样的是,栾公子的脸上还是挂着他那招牌式的微笑,然后就这么笑的一脸令人毛骨耸然的看着石栋,“有种啊,你!”

看着车外的石栋,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同样驱车进别墅大门。

“简总。”石栋倒也没有犹豫多久,就这么跟着栾寐的车,大步跟着进别墅大门。

他敢只身一人来前,那就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事情是他惹出来的,那就必须他自己承担。

绝不能因此而让铎哥惹上什么麻烦。

简亦扬的身份,他不是不知道。

当初答应夏初春的时候,他就有料到过后果的。

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赔上他的这条命。

只是,想想,觉得很对不起铎哥而已。

如果这条命是为了铎哥而赔出的,那他心甘情愿。

只是现在,他却为了保全一个女人而交出了这条命。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心甘情愿。

“果然不愧是人赵铎的手下,有种啊!”栾寐下车,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阴笑,走至石栋面前,将他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怎么,赵铎就这么没种?”

“栾寐!”石栋一听栾寐说赵铎的坏话,那肯定不干。

一脸愤怒的瞪着他,“你可以说我,但是不能对铎哥不敬!”

“哦?”栾寐子单臂环胸,一手托下巴,似笑非笑如千年老狐狸一般的瞥视着他,“我为什么要敬他?他是我的什么人啊?你又拿什么身份和资格跟我说话?你现在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竟然还敢在这里跟我逞强?”

“七,和孩子进屋。”简亦扬抚了抚初七的后背,很是温柔的说道。

初七侧头朝着石栋那边看了一眼。

“简太太。”石栋朝着她这边走来。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石栋刚朝着初七走来两步,只唤出一声“简太太”,都还没来得及说接下来的话,简亦扬抬脚就是朝着他踢去。

这一脚,用足了十二分的力气,连石栋这样训练有数,身手也算不凡的人。在接到这一脚时,竟然猛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简亦扬这一脚是踢中石栋的胸膛的,石栋只觉的胸口一阵沉闷,甚至口腔里传来一股腥味。

可想而知,简亦扬这一脚用足了多少力气。

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倒在地上起不来的。

不过,石栋楞是硬撑着,只是退了几步而已,没有让自己倒地。

初七瞪大了双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简亦扬。

哇,这一脚,那得多大的力啊?

她怎么不知道,他的力气有这么大啊?

不过,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此刻有多愤怒。

这要是换成平时吧,初七可能还会劝劝他,让他手下留点情。

但是,初七也从来都不是圣母玛利亚。

她也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

她干嘛要替一个欲伤害自己的人求情?而且他还是一个大男人,更过份的是,他还欲让那么多男人轮她?

这口气,她怎么咽得下去?

得,今天,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我干嘛还要同情你?

简亦扬是真的怒了,尽管他一早就知道是这石栋做的。

但是,他偏偏就忍着。因为易美人和易美女说,她们能有办法把那视频复原。

如此,他就等着。

“简太太,对不起。”石栋忍着胸口处的不是,一脸诚恳的朝着初七道谦。

初七连眼角也不瞟他一下,抱着两个小包子径自朝着屋子走去。

“对不起?呵!”栾公子那带着嘲讽的笑声传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脚朝着石栋的小腹处就是重重的踢了过去,“!对不起!我的宝贝妹妹,我自己都舍不得让她受一点苦,你敢动她?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老子告诉你,这事,没完!就算是赵铎亲自出面,老子还是这句话!更何况,老子现在没看到他的诚意!”

“简总,这事和铎哥没有关系!”石栋忍着巨痛,双眸很是坚定的看着简亦扬说道,“这是我自作主张,和铎哥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潜进简氏,也不知道我带走简太太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的主意,简总要算帐就全部都算在我头上。是我理亏在先,我全部接受。”

“哦?是吗?”简亦扬没有出声,倒是栾寐那阴森森如阎王一般的声音响起,“跟赵铎没关?那就是和别人有关了?”

“没有!”石栋毫不犹豫的说道,“和任何人都无关,是我自己的决定。简总和栾总想怎么处置我,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只是恳请你们,别因此误会铎哥。”

“这样?”栾寐唇角勾起一抹深不可测的冷笑,阴森森的看着他,修长而又漂亮的手指轻抚着自己的下巴,“来,跟爷说说,你那天都是怎么对我妹妹的?”

石栋张了张嘴,想说话。

“哦,爷想起来了,”栾寐勾了勾唇,眼角浮起一抹清晰可见的戾气,“你不止绑了她的双手双脚,你还找了四个五大六粗的彪形大汉,打算让他们逐个上了我妹妹是吧?”

简亦扬脸上又是一抹阴沉如霾的怒意一前闪而过。

石栋则是有些慌乱的瞪双了双眸看着这一阴一笑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