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98章 1198 正好,我也没洗1

第1198章 1198 正好,我也没洗1

时、间、还、早?!

楚韵杏眸圆瞪的看着他。

然后转眸看向那一尊摆放在红木桌上复古大钟,时间显示已经是:20:33。

这个时间叫还早?!

大黄鸭,你确定你是时间观念没有问题?

楚韵丢他一个白眼,“滚!”

然后气乎乎的朝着‘门’外走去。

“哇,小韵儿,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啊?”

大黄鸭疾步跟上。

大、晚、上?!

噢嗤!

楚大小姐彻底凌‘乱’中。

刚才还说时间还早的人,这转眼的功夫就成大晚上了?

大黄鸭,你还能再正常一点吗?还能吗?

“回家!”楚韵直接丢了他这么两个字。

“啊?”大黄鸭怔。

那可不行,他好不容易才把人给带回自己的鸭窝,这到嘴边的‘肉’还没吃呢,就飞了?

怎么可能?

这是万万不行的。

“那什么,咱爸今天不在家。”大黄鸭在楚韵准备开‘门’之际,一个风一个袭卷,就那么如一尊‘门’神一样的贴在了‘门’板上,拦住了‘门’,不让她开‘门’离开。

楚韵一看,也不急。

然后就这么双臂一环‘胸’,勾‘唇’浅笑,笑的一倾国倾城的看着他。

这笑容……

让大黄鸭瞬间的飘‘荡’了喂。

很勾人的笑容有木有?

很**的笑容有木有?

然后,在大黄鸭还处于她的微笑之中还没回过神来之际,只见楚韵又摇曳生姿,仪态万千的扭着小蛮腰,迈着小猫步,噙着妖娆笑,朝着他一步一婀娜的走过去。

双臂往他的脖颈上一环又一吊,继续顾盼生姿又流芳百转的望着他,对着他吐气如兰:“英雄哥哥,怎么个意思啊?这是不让人家走啊?”

哦哟,英雄哥哥‘荡’漾了哎。

小样的小心脏啊,“扑扑扑”的如小鹿般跳了喂。

那什么,温香软‘玉’,佳人在抱,而且那软绵绵的两团还若有似无的蹭着他哈。

能不让他想入非非又心神‘荡’漾咩?

这要是不‘荡’漾,那可就是他的问题了哈。

特别还是这一声娇滴滴的“英雄哥哥”,那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哦。

点头,重重的直点头。那眼睛就这么一直直勾勾的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移不开啊移不开。

“小韵儿,你走了,我怎么办啊?”边说边有意无意的蹭着她。

那什么,小英雄早就已经勃然起立了哇。

此刻,正隔着‘裤’子在向她打招呼。

“啊呀,是哦,你怎么办呢?”一手环吊着他的脖子,另一手手指抚着自己的双‘唇’,声音轻飘飘如琴声一般钻进他的耳朵里。而她则是‘露’出一脸为难又无辜的小白样,双眸骨碌碌的凝望着他。

故意的,绝对故意的!

“那我们做呗!”大黄鸭继续一下一下有意无意的隔‘裤’蹭着,如妖孽一般‘精’致的脸上扬起一抹煞是可爱的羞涩表情,就好似小媳‘妇’见着了强婆婆一般,即难为情又无处可躲。

但是,这话却是说的相当的直接啊。

做啊!

做什么?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这般搂搂又抱抱,还紧密贴合着,表情暧、昧,眼神暧、昧,动作暧、昧,那还能做什么?

zuo爱做的事情呗。

“做啊?做什么?做饭吗?”楚大小姐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脸小白样的看着他。

眼神纯静的就好似刚出生的婴儿一般,一片坦然,没有半点杂渍。

大黄鸭啜她一口。

丫丫个呸的,还装是吧?

都这个时候还给他装白白,你就不能直接白一点啊!

这都是板上钉钉,即成的事实了。

你以为,你还有后路可退吗?

你这辈子就只能是小爷的‘女’人了,你还跟我在这里装白白是吧?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了嘛,冰箱里什么食材也没有啊,那怎么做饭呢?”继续装的一脸二白样的朝着她吐气。

但是……

“啊,”随着楚小姐的一声惊呼,整个人被人拦腰抱起,然后某人就那么抱着她,一路狂奔似的朝着房间而去。

“许英雄,你……你……你,做什么?”楚韵脸上的二白样终于退去了,一脸很是紧张的看着他,就连讲话都结巴了。

“做什么?”大黄鸭已经抱着她回到房间了,然后就那么一抛又一扔再自己整个人一压。

好吧,楚小姐很杯具的被他准确无误的压在了身下,两只手也被他扣于头顶,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大黄鸭悠悠然的勾‘唇’一笑,“韵韵宝贝儿,你觉的咱俩现在这个样子,能做什么呢?肯定不会是做饭了。不过,咱俩可以煮饭,因为我要把生米煮成熟饭!”

嗷呜!

楚韵奔泪中。

要不要这样啊!

都是自己给作的,就她刚才那样,摆明了不是在引‘诱’他嘛。

我靠!

楚韵,你真是脑子透锈逗了嘛!

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自己一回。

这姿势,特么就这么令人脸红心跳呢?

他倒是没有把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一只手将她两手反扣在头顶,另一只手则是支撑着自己的力量。

没有全部压着她,可是却也恰到好处的将部分的重量‘交’在她身上。

还有,那什么,火辣辣的就好似在烧着旺火一样。

呃……

楚韵的脸红了,人也羞了。

其实,也不是不愿意啦。

反正她家小老头都已经把她给卖了,就等着她赶紧的蹦个小包子出来,然后好接了他的班。

哎,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小老头呢?

为了有人接他的班,竟然把自己的‘女’儿给卖了。

嗷呜!

小老头,你这得是在多么的渴望有个接班人啊!

“那个,啥……,我没洗澡。”脑子处于凌‘乱’中的‘女’人啊,说话就是不经大脑的。

然后,一说完啊,楚韵就特么恨不得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这不是摆明了告诉他,洗完了再继续嘛。

嗷,其实她不是这么想的啊。

她只是想找个借口,缓冲一下两人此时暧、昧的姿势而已啊。

但是,脱口而出的话,却表达了另外一层意思。

我靠!

楚韵啜了自己一口。

然后,只见大黄鸭‘唇’角勾勾的一笑,眼梢高高的挑起,“正好,我也没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