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99章 1199 正好,我也没洗2

第1199章 1199 正好,我也没洗2

这意思是一起了?

楚韵杏眸圆瞪的盯着他。

大黄鸭则是一脸风淡云轻的朝着她挑了挑眉,“一起!”

“一起你个头啊!”楚韵下意识的就是想一口咬向他那高高噘起的“鸭嘴”。

于是乎,大脑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做了。

微微一仰头,朝着大黄鸭那性、感的薄唇就是一口咬了过去。

“小韵儿,原来你这么主动的啊!”大黄鸭笑的更加肆意又嚣张了,直接反被动为主动,开始狂扫。

“啊呜……”

楚韵后的肠子都青了哇。

她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这都什么节骨眼啊,她竟然还送嘴上门。这不是明摆着让他吃吗?

大黄鸭吻的很疯狂,就好似狂风骤雨来袭一般,狂乱的袭卷着楚韵的每一寸土地,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这吻虽然狂傲不羁,不过却也力度把摆的恰到好处。

楚韵直接被他吻的七晕八素,大脑缺氧,但是却又如痴如醉,乐在其中。

很明显,这一只是个中高手。

楚小姐就这么“嘤嘤嘤”的弃械投降了。

好吧,其实她也没有那么抗拒啦,只是那什么,女人嘛,该矜持的时候还是要一丢丢的矜持一下的嘛。

那要不然,太容易得到的岂不是太不珍惜了?

还是啦,她就是气她家小老头和这一只背着他达成了那什么狗屁协议嘛。

哪有这样的啊,不声不响就把她给卖了?

那她不乐意了,他也甭想惬意呗。

怎么着,也得把他再晾一阵子了是不是?

嗯,楚大小姐是一个有仇必报的小女子。而且奉行的原则是:女子报仇,一辈子不晚。

反正,这一只大黄鸭就栽她手里了,那还不得好好的修理一番啊!

让他背着她做“坏事”,哼哼!

还有家里那小老头,等她收拾完了这一只鸭子,再去收拾他。

大小姐尽管已经被这一只撩的七晕八素,大脑缺氧。但素,那脑子还是转动的很快的。

于是乎,小脑袋里便是浮起了一个小小的坏心眼。

许英雄,姐今天不把你撩的求着姐,姐就不是楚小姐,姐就跟你姓。

于是乎,大小姐笑了,那脸上的笑容哟,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要多妩媚就有多妩媚,要多妖娆就有多妖娆,还带着一丝丝若有似无的勾、魂。

漂亮如星石般璀璨耀眼的双眸,如雾如水般转辗流连的望进他的眼眸里,双手很是自然而然的环上他的脖颈,被他压在身、下的娇、躯有意无意的扭动着。

随着她的扭动,某一处便是若有似无的摩擦着那肿胀处。

“嘶!”

大黄鸭倒听一口气,这种摩擦既折磨人又令他很是舒服。

见着她这明眸灿烂又流芳百转的妖精样,大黄鸭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又心神荡漾哦。

“小韵儿~~”

哦哟,声音沙哑了喂,还带着一丝丝欲、望的渴求。

那眼神,就更不用提了。

都已经一片浑浊了,而且还淬着浓浓的旺火,就差把楚韵给一烧了。

“嗯哼~~”楚小姐眨巴一下自己的明眸,那环着他脖颈上的手,指尖有意无意的在他的后背颈上划弄着。

大黄鸭冷不禁的打了个悸栗,那眼睛更是淬火了。

两只大手开始不安份了,在楚韵那曼妙的身姿上开始上下游移。

然后,游啊游啊游,游到那两处高山上。

“哎,去洗澡啊。”楚韵抬起自己的膝盖,在他的那一处轻轻的蹭了一下。

“唔~~!”某人一声轻呼,是被撩到舒服到极致的呼声。然后开始耍无赖,“一起,反正你也要洗的。都这样了,今天咱就把饭煮熟了吧。”

“好啊。”毫不犹豫的看着他点头说道。

嘎?!

这么好说话?

会不会有诈?

凭着大黄鸭对她的了解,这小妮子不可能这么好说话的啊。

有诈,一定有诈。

大黄鸭也是一只不好唬弄的精明的鸭子。

“那……衣服呢?”楚韵朦胧如雾般的双眸一眨不眨的望着他,“洗好了我穿什么?”

是哦,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他这里没有她的衣服啊。

但是……

“穿什么穿,穿了一会还得脱了。麻烦。”大黄鸭理直气壮的说道。

“哦,”楚韵轻声,“那我明天呢?也不用穿了吗?你是打算让我就这么窝**呢还是……嗯哼?”

一脸暧、昧到挑、逗的望着他,唇角弯弯的翘起一抹很好看的弧度,笑的风情无限又妖娆妩媚。

勾的大黄鸭的眼睛怎么都移不开。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大不了明天不出门了。”大黄鸭很果断的说道。

我靠!

楚韵咬碎了一口银牙。

你个死鸭子,要不要这么无节操没下限啊!

还不出门?

你丫丫个呸的,你不用上班的吗?

心里很想啐他一口,但是脸上继续笑的勾、魂又夺魄,指尖继续轻轻的撩、拨着他的后颈,对着他吐气如兰,“那还不起来,你打算就这么压着了啊?快被你压的喘不过气来了。去,放水去,我要泡温水澡。”

“好的。”大黄鸭心花怒放的“咻”下翻身而下。

楚韵见他翻身下去,正想借机开溜……

但是……

“呀!”

大黄鸭是绝对不会给她开溜的机会的,直接就那么一伸又一捞,就把她抱了起来。

“一起。”

笑的一脸风、骚又荡漾的的看着她。

那小样的表情,赤、裸、裸的在告诉她:今天,你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乖乖就范吧。

啊丫丫个呸的!

要不要这么精明啊!

大小姐泪奔中。

“一起就一起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不就是鸳鸯浴嘛,有什么啊!没亲身试过,那还没见过啊!”楚韵轻声嘀咕。

“哇靠!你见谁浴过!”

楚韵的声音已经很小很小了,几乎都是在自己的喉咙里嘀咕的啦,大黄鸭竟然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然后眼珠子一立,气哼哼的看着她。

楚韵翻他一个白眼,“拜托,不用看狗血剧,光看小言也能脑补的好吧!再不行,那什么aaaa片子,还不行吗?”

“小韵儿~~~~”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