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02章 1202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2

第1202章 1202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2

楚韵抹一把自己脸上的水珠,嗷叫一声,就是朝着许英雄扑了过去。

然后……

也不知道是她特衰呢,还是许英雄故意便绊的。

总之就是,她朝前扑去的时候,“扑通”一声,又是将自己整个人给没进了水里。

这一次……

妈妈咪啊!

要不要这么对她啊!

这是厚待她呢还是厚待她还,还是厚待她呢?

总之就是,老爷特别的眷顾楚大小姐。

这一次没进水里的时候啊,竟然就那么准确无误的与没在水里的小英雄来了个亲密接触。

“嗷~~”这次轮到大黄鸭呼叫出声了哇。

然后就是整个人好似打了鸡血似的,亢奋了哇。

水里,楚韵傻眼了哇。就那么瞪大了双眸死死的死死的盯着那近在咫尺还朝着她行礼的小英雄。

竟然都忘记要钻出水面自由呼吸了。

呜呜……

这真的不是她的本意啊,不是她的本意啊!

终于,在憋的快透不过气来时,有人将她拯救了。

她的整个人再一次被人从水里捞了出来。

“小韵儿,爷知道你特喜欢跟小爷亲密。但是,咱也不能这么不顾自己的能力的是不是。嗯,你要想要……”

“啊呸!”

许英雄的话还没说完,楚韵再一次喷了他一脸水,然后伸手就是朝着他的鸭脖子掐去,“许英雄,姐今天要不把你给废了,姐就跟你姓!”

“哇,哇,哇!宝贝儿,你这是谋杀亲夫啊,你……你,你,轻点啊,轻点。爷要是被你掐死了,你的性福可就没人能给你了。韵韵宝贝儿,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大黄鸭很没有骨气的呼救声传来。

“手下留情?你丫丫个呸的,你刚才把我扔水里的时候,你怎么不手下留情?我……唔……”

话还没说完,当然被某一只以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方法给吞下去了。

……

背好酸啊,整个人就好似被车碾过了一般,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

这是楚韵还没睁眼时,大脑接收到的信息。

然后,此刻,她的身上还有什么重物压她。特别是她的两条腿,好像被什么给夹住了。

下意识的想要抽回自己的腿,可是怎么都抽不回。

什么东西啊!

楚韵不想睁眸,迷迷瞪瞪的伸手朝着一旁推了一把。

咦?

这是什么?

硬绑绑的,还暧暧的,怎么摸起来跟大腿似的?

不可能啊,她的大腿怎么能在这么上面呢?

硬逼着自己睁开眼皮,看向一旁……

“……!”

什么情况?

楚韵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她**的男人。

此刻,他们俩之间的距离仅半个拳头,面对面。

她整个人被他搂抱着,如一只小白兔一般窝在他的怀里。

她的右手正摸着他的手臂,她的左手则是搁在他的胸膛上,她的两条腿则是被他紧紧的夹着。

那什么,小英雄正若有似无的蹭着她的大腿处。

嗷呜!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一只大黄鸭为什么会在她的**?

想也不想,一个条件反射的,抡起拳头就是朝着熟睡中的男人揍去。

然后,“咻”下抽回自己的腿,手脚并用。

“扑通”一声,熟睡中的某一只被人踢下了床。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许英雄屁、股吃痛,坐在地上,一脸睡脸惺忪的叫道,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靠!许英雄!你丫有种啊!竟然敢半夜爬上姐姐的床!我不踢你下床踢谁下床!”

楚韵一把揪过床单,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然后“咻”下跳下床,脚起脚落,一脚踩在许英雄的大腿上,居高临下如女王一般的俯视着他,语气中尽是质问与怒意。

不过,为什么这房间看起来这么陌生?

这张床也这么陌生?

貌似不是她的房间和床啊!

终于,大小姐发生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然后将整个房间环视了一圈。

妈妈咪啊,这都是在哪啊?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房间啊!

然后……

“小韵儿,你真是太没有良心了!爷和小爷整整侍侯了你一个晚上,辛苦了整个晚上。爷二十五年的存粮被你榨的干干净净的,你倒是好,一睁眼醒来就直接把我踢下床!不带你这么狠心的哇,小韵儿。你看,你看,爷这还有你留下的罪证呢!”

边说边指着自己胸口处那几条不是很明显的抓痕,一脸很是委屈的说道。

呃……

楚韵舌头打结中,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猛的吞一口口水。

不是吧?

她昨天晚上有这么凶猛咩?

可是,那几条抓痕也没有那么明显嘛,只是有一丢丢而已啊。

让她目瞪口呆的是大黄鸭说的那句话“爷和小爷整整侍侯了你一个晚上,辛苦了一个晚上。爷二十五年的存粮被你榨的干干净净”。

靠!

到底是谁被谁榨的干干净净的啊!

你丫的睁着眼睛说瞎话不会脸红的啊!

楚韵很想再狠狠的踢她一脚。

但是,那一只坐在地上的大黄鸭则是一拍自己的屁、股,笑的一脸风花雪夜的站了起来,朝着她很是大方的说道,“算了,爷好男不跟女斗,原谅你了。韵韵宝贝儿,要不然,咱继续呗。”

瞧,这才是最重要的,前面的那个都只是铺垫而已。

继续?!

啊呸!

姐现在两条腿都还在发酸又发软呢!还继续?

那还让不让她活了啊!

“滚!”楚韵狠狠的丢他一个白眼,“许英雄,我告你,以后不许再碰我!不许爬上我的床!我不然,后果自负!”

扭了扭自己那酸的都像不是自己的腰,一脸警告的看着许英雄说道。

“好啊!”大黄鸭咧嘴一笑,答的十分干脆。

然后就在楚韵朝着他露出一抹完全不可思议的眼神时,他又慢悠悠加了一句:“那以后你碰我呗,你爬上我的床呗。你看,你看,昨晚就是你爬上的爷的床。爷可是从来都没有爬上过你的床呢!”

楚韵:“……!”

愤愤然的瞪他一眼,裹着床单进洗浴室。

“啊——!”尖叫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