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03章 1203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4

第1203章 1203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4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了!”

一听到楚韵的叫声,大黄鸭想也不想,大步一迈,顾不得此刻自己可是什么也没穿,就三步并作两步朝着洗浴室在而去。

洗浴室里,楚韵对着大镜子看着自己那一身的草莓,瞬间有一股杀人的冲动啊!

这还是她吗?

脖子,胸口,腰,哪哪都是草莓啊草莓。

死鸭子,要不要这么狠啊!

那现在,她怎么见人啊!

就连手臂上,那也有啊。

难不成这大热天的,让她穿高领长袖啊!

“小韵儿~~”

“许英雄,你给姐种了这么多草莓,她现在也要种回来!”

大小姐大脑一个抽风,朝着迈坎进来的许英雄就是喊了这么一句。

然后,整个人就这么扑了上去。

“啊!”

大黄鸭先是怔了一下,怔过之后那当然是喜上眉梢了。

“没问题,没问题。你想要种多少就种多少,爷绝对不反抗,你想怎么种就怎么种,爷就躺着让你种个够。”大黄鸭笑的一脸风、骚又荡漾,直接将她拦腰抱起,转身走出洗浴室朝着大床走去。

然后还真就那么四仰八叉的往大**一躺,“宝贝儿,来吧!千万别客气。”

怎么一脸期待又渴望之色啊!

楚韵彻底被他的举动给雷的里焦外嫩了。

然后就那么傻不楞瞪的跪坐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

最后依然还是被大黄鸭给扑倒了。

哦哟,大小姐,你也终于有这么一天了啊。

大黄鸭心里那叫一个美哟,喜滋滋的乐了喂。

开荤吃肉的感觉真的好美妙啊!

怪不得他家老大还有大表哥,那是抱着七娘娘和小表嫂不离手啊。

怪不得,那两只都是十足十的妻奴啊。

因为妻奴有肉吃啊。

他决定了,为了每天都有肉吃,有女人抱,他也要向那两只靠近,做一个人标准的妻奴。

英雄哥哥,你能争点气,出点息咩?

屁!

争气能有肉吃啊?出息能有老婆抱啊!

爷什么都不缺,就缺他家小韵儿给他抱在怀里暧暧。

哎,又一个折服在女人裙角的男人啊。

这一天,大黄鸭翘班了,楚大小姐同样也翘班了。

当然了,翘班对于这两只来说,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反正只要他们高兴,随时都可以不去上班的。

……

石栋接到夏初春的电话时,他正在酒吧喝酒。

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但是却一点醉意也没有。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脸见人了。

怎么都没想到简亦扬和栾寐竟然动真格的。

他,竟然被几个男人给上了。

这是对一种耻辱,对他来说比死还难过的耻辱。

不是他没有反抗,而是栾寐根本就不给他反抗的机会。

在他说完那话时,就这么当着他的面,给他下药了。

浑身无力的他,只能任由那几个人轮翻的上了自己。

那一刻,他是真的想到了死。

也想到了,如果那一天,那四个男人真的把初七轮了,她会怎么样?

一个女人,被四个陌生的男人给轮了,她除了死路一条,还有其他的出路吗?

简亦扬,这个男人宠妻是出了名的。

你可以对他不敬,可以和他交手,但是却绝不能动他的女人一下。

简家的那个女儿,简婷婷还是他同父经异的妹妹,欲加害初七,想让别的男人上了她。结果,简亦扬直接就让那个男人上了简婷婷。

他连自己的妹妹都绝不手软,又怎么可能会对他手下留情呢?

石栋在这一刻,脑子一片混沌,唯一的想法就是,他已经再没有面目见人了。

酒,一杯又一杯的灌下去。想要忘记那不堪的幕,可是却越喝越清醒,那一幕又一幕,怎么都挥不去,在他的脑海里就像幻灯片似的播放着。

“先生,请我喝杯酒吧。”

一女人,穿的性、感又妖艳,就差没有把那两团给挤出来了。在他身边站立,一手很是亲密的往他肩膀上一搭,对着他呵气如兰。

“不想死,就滚远一点!”凌厉的双眸如刀锋一般射视着女人,冷厉而又极具杀气。

女人被吓到了,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悻悻然的收回自己的手臂,“不请就不请,凶什么凶!”

当然,不敢大声说,只是很不甘心的瞪他一眼,然后扭着自己的水蛇腰去找下一个猎物。

“再来一杯。”将手里的空杯子往边上一推,对着酒保说道。

石栋很少喝酒,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赵铎身边的特殊性和重要性。所以他时刻都是保持着很清醒的头脑的。

像现在这样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下肚,那还真是第一次。

他以为,喝个几杯就会醉倒的。醉倒了,那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但是,十几杯都下去了,却是一点醉意也没有。反而是越来直清醒了。

酒保又递了一杯酒给他。

接过酒杯,脖子一仰,又是一口闷。

这酒是酒吧最烈的酒,他却像是喝白开水一样,一杯接着一杯。

手机响起。

掏出一看来电显示,是夏初春打来的。

本是想接起的,但是一想到自己那不堪的一幕,直接挂断。

如果说在这之前,他还觉的自己与夏初春之间还能有点可能。那么现,他只会觉的自己在她面前更加的抬不起头来。

他是个什么东西,大男人一个,竟然被几个男人给上了。

呵!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从口袋里掏出钱,数也不数,不管是多了还是少了,反正就连钱带钱夹全都一起丢给了酒保。然后用着微有些歪扭,不稳的步子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他走路的姿势有些点,看起来又不像是喝醉的样子。两条腿略呈内八字形,酒保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给他一种怪怪的感觉。

这要是个女人,用这样的姿势走路,那是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可是,这大男人一个,怎么也用这种怪异的姿势走路?

目测,这男人至少也得有个一八五以上的个吧?

酒保摇了摇头,没去理会。

“呕~~呕~~”一出酒吧,石栋就吐了。

“铎哥,那好像是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