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07章 1207 I-Know!2

第1207章 1207 I Know!2

一路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易美人都在和简亦扬说着公事。

初七因为昨晚被某人折腾了一晚,早上又起的早了,再者对于这公事,她是完全听不懂又不感兴趣,然后就浑浑噩噩的开始打瞌睡了。

那头一下一下就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一只大掌扶住她那看起来不怎么稳当的头,将她搁在自己的肩膀上。

然后,初七终于安稳了,就这么靠着他的肩膀沉沉的睡了过去。

易美人见此,也没再说了。而是直接将平板递给了后车座的简亦扬。

所有的安排事情,全都在平板里。

“七,醒醒,到机场了。”车子停下,简亦扬轻轻的拍着她的脸颊叫着她。

“唔。”初七懒洋洋的嘤呜了一声,睁眸,便是看到他正与自己对视,“这是在哪?”

完全不处在同一个频道啊!

“机场,下车。”又是拍了拍她那一脸惺忪的脸颊。

初七这才反应过来。

哦,对。他要出差谈公事,然后说带她一起去。

刚才,她坐车上,就睡着了。

“不好意思啊,我睡着了。”初七一脸小尴尬的看着已经下车的易美人说道。

易美人回以她一抹“我懂的”眼神,然后与司机两拉着四个人的行礼箱,一起进机场过安检。

……

赵铎朝着机场走来,视线在安检处看到那一抹身影时,脚下的步子微微的顿了一下。

“铎哥?”林豫略有些不解看着他,然后顺着他的视线朝着那个方向望去。

自然也就看到了一起过安检的初七。

不过她不是自己一个人,而是与简亦扬一起的。

“去查一下,他们的航班和目的的。”赵铎收回自己的视线,对着林豫说道。

“好的,铎哥。”林豫应声,然后离开去做事。

林豫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没一会便是得到了赵铎要的答案。

赵铎没有出声,只是朝着初七消失的通道望去一眼,意味深长。然后迈步朝着自己该去的方向走去。

头等舱

初七与简亦扬的位置自然是并排的,易美人与司机的位置位于他们后面。

离飞机起飞还有二十分钟,初七闲来没事,拿着简亦扬的手机玩着切木游戏。

“king-kang”的声音响着,初七玩的不亦乐乎。

可是怎么切,她都只能过十关,到了第十一关,她死都过不去。

“乘客们,飞往xx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系好您的安全带,关闭您随身携带的电子产品,谢谢合作。”

喇叭里,响起很专业的播音声。

初七无奈只能悻悻然的关了手机。

“诺,还你了。”将关了机和手机往他面前一递。

“这么简单的游戏都过不了关?”接过手机,略有些嫌弃的看她一眼。

“简单?”初七瞪大双眸,“你过一个通关给我看看啊!”

“嗯,到了就通一关给你看!”简亦扬一脸“小事一桩”的说道。

飞机降落时,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七点。

接他们的车子一早就等着机场外。

初七还是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难免会有些期待与兴奋。

不知道这里的夜景如何?

天已经黑了,不过这里的天气与a市还是有所不同的。

这个时候,a市已经很热了。但是,这里却感不到热,甚至还微微有些偏凉的感觉。

走出机场,初七不禁的瑟缩了一下。

这温度,至少也相差了有十几度吧。

此刻,初七只穿着一条短袖及膝雪纺裙。

简亦扬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往她身上披去。

“不用……”初七想让他自己穿着,他也就只有一件衬衫而已。

“听话,穿好。”简亦扬不容她抗拒的说道。

“哦。”初七应声,双手往他的衣袖里伸去。

好吧,衣服大的直接都快跟她的裙子一样长了。

来接的车子有两辆,易美人自然与司机一辆了。

简亦扬与初七一辆了。

“会不会影响你做事啊?”初七坐在车上,侧头问着简亦扬。

简亦扬抿唇一笑:“七,你现在问这个问题,会不会太晚了?嗯?”

是啊,这个时候才问这个问题,确实晚了啊。

白痴了一回。

初七闭嘴不说话,转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好吧,其实毛风景也没有,除了向后挪移的建筑与木树之外,也就来往的行人了。

酒店是订在市区正中心的商业区的五星酒店。

“啊嚏!”初七一下车,便是打了个喷嚏。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一脸小尴尬的看着他。

她这是怎么了?不会这么容易就感冒了吧?

不是吧?这一路上,都坐在车里啊,还穿着他的西装外套呢!

不会,不会。只是打一个喷嚏而已。没这么严重的事情。

但是,事情它就这么严重了。

第二天,简亦扬和易美人吃过早餐,在嘱咐了初七一些事宜后便是出去了。

与对方约好了,今天初步商谈的。

早起的时候,初七还没觉着自己有什么问题。只是感觉到头点有晕晕的,估计是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而已。

然后吃过早餐后,迷迷糊糊的,她重新爬回**,继续睡觉。

初七是浑身难受的醒过来的。一摸,竟然被子都有点湿湿的了,更别提自己身上的衣服了,那是全湿透了。

背上,全是一片汗。衣服都已经贴背了。

头更是重的好像顶着什么似的,抬都抬不起来了。

全身都是汗,当然很不舒服了。

初七迷迷晕晕的下床,裹了一件浴袍,给总台打电话,想问他们要点退烧药之类的。

可惜,生病中的人本的只会说自己的母语了,哪里还会想到第二种语言呢?

于是,就这么鸡同鸭讲,总台小姐完全就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而病的晕晕乎乎的初七,更不知道总台没听懂她的话。

总台小姐只知道这间客房住的是中国人。

于是只能一脸悻悻然的跟同事求救,她完全听不清中国话,问另外一位同事是否能听懂?

另外一位无奈的摇了摇头。

“i-know!”有人接过她的话,朝着她点微笑一点头,伸出他的右手,示意把话筒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