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08章 1208 混蛋!我让你对我无礼!

第1208章 1208 混蛋!我让你对我无礼!

总台小姐将话筒交给他。

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超大蛤蟆镜,将他大半张脸都遮了去,所以看不清他的脸颊。

不过他身上那套玖红色的西装,却是如此的艳眼,给人一种火热妖艳的感觉。

“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初七正半趴在床沿上,手里拿着话筒,终于听到一句她能听懂的人话了。

鼻子塞住了,头沉沉的,似是顶着千斤锤一样。

“麻烦帮我送点退烧药和感冒药,1806号房间,谢谢。”说完,搁断了电话。

虽然头有些胀,不过神智还是有些清楚的。

本来是想给简亦扬打电话的,但是想想,他是去谈事的,这么点小事也就不去打扰他了。

吃点感冒药和退烧药,再睡上一觉,也就好了。

初七从小到大很少生病的,当然是简亦扬把她照顾的好了,所以吃药什么也就也很少了。

但是,她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那金贵的喉咙啊,是吞不下药丸的。只会喝冲剂。

简亦扬当然是知道她的这个小毛病了,所以很少让她生病的。就算真的到了需要吃药的地步,那也一定是冲剂。

门铃很快响起。

初七吸了吸鼻子,直接将床单往自己身上一裹,顶着千斤重的头去开门。

这个时候,应该是服务员给她送药来了。

但是,怎么就感整个人软绵绵的,浑身没力气呢?

拖着沉重的步子,头重脚轻的朝着门走去。

开门。

“怎么病的这么严重?”赵铎一看到初七那泛红又冒着细汗的脸,心急而又担心的问道。

然后赶紧扶着她进屋,他的手里还拿着她需要的感冒药和退烧药。

“不好意思,你好像不是酒店的服务员。我不认识你,麻烦你出去!”晕晕乎乎的初七,看到赵铎的脸上,第一反应是这个看起来有些面熟。第二反应就是他身上没穿酒店工作服,那就一定不是酒店的员工。

她自己也是酒店出身的,自然知道个中的道理的。

哪家酒店的员工,上班时间都是必须穿工作服的,特别是一线员工。

不过,貌似她忘记了一点,那就是这不是在a市,这是在m国。至于这里是不是这样的,她当然不清楚了。

“你在生病!能不能不要这么警剔?”赵铎很是无奈的看着就连生病还不把他当好人看的初七,真是不知道该是哭还是笑。

他就这么不让她放心?

在生病的时候,还要把他推出去?

“我就算对你有所企图,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你下手的!”直接一把揪着她让她躺**,“简亦扬是怎么照顾你的?到这里第二天你就生病!他还不在你身边?”

“喂,你谁啊?凭什么说我老公坏话!”病的晕晕乎乎的初七,一听到“简亦扬”三个字,瞬间就炸毛。

虽然听不清楚,他到底都说了什么,但是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初七是最护短的,任何事情都是向着简亦扬的。

那哪能让一个陌生男说了自己男人的坏话。

于是,想也不想的,抬脚就是朝着他踢了过去,“再敢说我老公一句话坏,就不只是踢一脚这么简单了。”

赵铎哭笑不得。

简亦扬,你得是有多么好运,能让她对你这般上心。就算在生病中迷糊中也不让人说你一句坏话。

那一脚当然没能踢中赵铎了。

很是无奈的摇头失笑,放下手里的药,倒了一杯温水,然后折回,“初七,吃药。”

“哦,”迷迷糊糊中的初七,只听到一声很温柔的声音。

可是虽然温柔,却不是她熟悉的感觉。

简亦扬从来都不会喊她“初七”,永远都是溺宠无限的“七”。

“吃药,”将水递于她唇边,又将一粒药丸塞进她嘴里。

“呕!”

还没吞下去,初七直接给吐了出来。

嘴里的水喷了他一身。

“吞不下去,不吃了。”初七一声咕哝,然后裹着被子往另外一侧一滚。

又因为翻动的时候,手掌碰到了他拿在手里的杯子,于是一整杯水全都倒在了他的裤子上。

而且还是该死不死的是在裤裆上。

赵铎瞬间石化了,僵硬了。

看着自己那湿了一大滩的裤裆,还有被她喷了一大片的衣襟。再一看她,倒是好,裹着被子继续蒙头大睡了。

嘴角不断的抽抽中。

但是,介于她还在生病,药又没吃下去。

无奈之下,只得打了个电话,叫了医生过来。

初七浑然不知道自己放了一个对她有企图的男人进来,而且还喷了这个男人一身水。更不知道,自己被扎了一针。

而且还被挪换了房间。

似乎觉的自己睡了很久,而且还睡的很舒服的样子。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睡了几个小时了。

很是困难的睁开眼睛,这才模模糊糊的看到前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睡袍,膝盖上放摆着一部手提,正垂着十指敲击着键盘,很专注的做着事情。

“回来了。”初七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下意识的便是以为是简亦扬回来了。

然后朝着他扬起一抹暧暧的会心的微笑。

闻声,男人抬头。

“醒了。”赵铎朝着**的初七看来,在看到她扬起的那一抹微笑时,回以她一抹浅笑。

“你——!”初七瞬间清醒,一脸不可置信又带着惊悚的看着他,然后整个身子往后靠了靠,“怎么在这?你对我做了什么?!”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本能的往被子里自己的身子望去。

“你说呢?初七!”他不答反问,脸上的笑容暧、昧不明,唇角甚至还噙着一抹玩味的浅笑,精锐的双眸弯弯的眯成了一条细缝,就这么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赵铎!”初七飚怒了,因为她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之前的那套衣服了。

“嗯,叫我什么事?初七。”赵铎却似乎一点也没有将她的怒意放在眼里,甚至还放下手里的笔记本,噙着一抹满足的微笑朝着她走来。

“混蛋!我让你对我无礼!”

“啪——!”巴掌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