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11章 1211 有你这样证明的吗?3

第1211章 1211 有你这样证明的吗?3

“不信,你可以试试!”初七朝着他又补了这么一句。

“铎哥!”

林豫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赵铎额头那一个肿起来的包,还有初七那杀人一般的眼神。

“七小姐,其实……”

“林豫!”

林豫正想说什么,直接被赵铎喝断。

“简总,你没事吧?”易美人也赶到了,看着这屋子里的一片狼籍,再看一眼那个脑门长包的男人,看看简亦扬和初七,急声问道。

“没事。不用担心。”回答她的是初七,然后拉了拉简亦扬手,“走了。”

简亦扬精锐的双眸如深潭一般的踱视一眼赵铎,然后一把搂过初七转身离开。

易美人则是跟着离开。

屋子里仅剩下赵铎与林豫。

赵铎的眼眸微有些出神,似乎还在想着初七刚才说的那话“姓赵的,我警告你!再有下一次,拿在我手里的就不是衣架,而是刀子了”。

“不信你可以试试!”

看来,他是真的把她惹怒了。

由此,也看得出来,她与简亦扬之间有多么坚不可摧的感情。

只是不知道,简亦扬心里会做如何想呢?

毕竟……

“铎哥,我去叫医生来给你处理下包。”林豫的声音拉回了他飘离的思绪。

这才想起,刚才她手里的衣架砸中了他的额头。

她可真是一点也不手下留情啊。

他敢肯定,如果真有下一次,她手里拿的真就不是人衣架而是刀子了。

狠心的女人,真是一点良心也没有。

枉他对她那么好,她生病,还照顾了她一天。

她没对他说一声谢谢不说,还送了他这么大一个包。

直接把他这张脸给毁了。

“不用!”赵铎伸手摸了下额头上的包,沉声说道。

嗬,还真是不小的一个啊!

“让人来整理收拾一下房间,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边说边的朝着更衣室走去。

对面房间

“我去洗澡。”初七一进屋,便是直接朝着洗浴室走去。

也不知道赵铎那厮是怎么给她换的衣服,总之她在很不舒服,只想把自己全身上下都洗个遍。

“七。”

初七还没迈进洗浴室,便是被人重新搂进了怀里。

长而有力的双臂紧紧的人圈箍着她的腰,深邃的墨眸灼视着她,“生病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啊?”初七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是很明白他这话中的意思。

嘴角朝着吧台处弩了弩角,那里还放着两颗感冒药和退烧药。

伸出一手复于她的额头上,探着她的体温。

已经不烫了,那也就是说已经退烧了。

但是,又一个疑惑困在了他的胸口。

他的七,是吞不下药丸的,还有这药的退烧效果有这么好吗?

然后,脑子子里浮起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可能性。

那就是,是赵铎帮了初七,应该是他请过医生给初七看过了。所以,才会退的这么快。

要不然,这会她一定不在烧着。

初七在看到吧台上的那两个药丸时,脑子里划过几个模糊的画面。

好像,她给总台打电话了,让他们送点感冒药和退烧药来。

然后,她睡的迷迷糊糊间,好像看到有个男人在很温柔的唤着她“初七”,不过她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她能感觉到不是简亦扬。

再然后,好像是他在喂她吃药。

可是,好像她没把药吞下去,还喷了他一身的水。

再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就不清楚了。

“那个,你在谈事情嘛。又不是什么大事,现在不是好了吗?不过,我真记不太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初七有些心虚的垂下头。

不敢与他对视,她怕自己真的和赵铎那什么了。

那她……

可是,她脑子里怎么就一点印像也没有呢?

“我想去洗个澡。”初七轻轻的推着他那环着她的手臂。

“嗯,”简亦扬点了点头,“快点洗,洗好了带你去吃晚饭。”

这不说还好,一说初七还真是感觉到非常饿了。

也是啊,她这一整天了,除了早餐之外,根本就没进过一点吃的。

能不饿吗?

可是,现在她却突然间一点胃口也没有,心情十分的压抑与沉重。

“嗯。”轻应一声,转身进了洗浴室。

大浴缸里,初七不断的搓着自己身上的每一处肌肤,恨不得搓下一块皮来。

这里,这里,这里!

该死的,全都被那姓赵的混蛋给看过了。

啊!

初七猛的把自己的头给钻进了水里。

本来白皙的肌肤已经被她搓的红红的。

“七,做什么?!”

初七正把自己闷在水里,整个人被简亦扬给捞了出来。

急切而又担心的看着她。

不止手臂被搓红了,就连胸口也被搓的红红的。

这样子看起来,那是想要生生的把自己搓掉一层皮啊。

看着她这个样子,简亦扬别提有多心疼了。

他自己的女人,从小一手拉扯大的女人,他能不了解吗?

刚才他明明都已经听到她肚子的“咕咕”叫了,可是她却说要洗澡。

再加之,刚刚是从赵铎的房间里走出来的,心里肯定被什么卡住了。

对于刚才那一幕,虽然简亦扬心里也是很愤怒的。

但是,他却不是一个一愤怒起来就没有头绪的人。

初七刚才跟他说的,现加之那会林豫想说什么却被赵铎喝止的话。还有,虽然他与赵铎的接触不是很多,但是也微有些了解。

赵铎这个人,虽然行事有些古怪,但也不是一个趁人之危的小人。特别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他与哪个女人有染的事情。

正何况,还是在初七生病的情况之下。

他更是不会钻这个空的。

所以,唯一的解释,那就是他是故意的。故意借着这事,让自己误会。

呵呵!

简亦扬冷笑。

赵铎,你也太小看我简亦扬了。

我和七之间是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外人而生嫌隙的。

于是,他打电话问了房务部。

客房服务员告诉他,初七身上的衣服是她换的,房间的床单和被子也全都换新了。

因为初七生病没有照顾,所以她的朋友把她抱去他的房间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