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12章 1212 有你这样证明的吗?4

第1212章 1212 有你这样证明的吗?4

“噗——”初七吐出一口闷在嘴里水,双眸腥红的望着他,继续搓着自己的手臂,还有胸口处。

“洗澡,我想洗干净一点。”

她的眼眸里含着一抹湿润,也不知道是泪还是刚刚在水里沾的水。

总之这一刻,看起来很是惹人生怜。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把我怎么了,但是我身上的衣服是换了。一定是他换的,一定是他。”

初七有些茫然的轻声嘀咕着。

“七,看着我。”双手捧住她的脸颊,让她与自己对视。

柔脉的双眸一眨不眨的望进她的眼眸里,没有半点犹豫与退却。

初七就这么直直的望着他。

“没有,他什么都没做过。”一脸坚定的看着她说道。

“不可能!”初七不相信的看着他。

“那我证明给你看。”

“啊?”初七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是被他从水里捞了起来,然后就这么湿湿的抱着她,走出洗浴室,朝着那柔软的沙发走去。

初七瞪大了双眸,傻不楞瞪的看着他,看着他脱去西装外套,又脱去裤子,再脱去衬衫。

然后,就这么欺身而上,将她娇软的身躯压于他的身上。

“亦扬~~”初七轻声的呢唤着他的名字,当然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

可是,她……总觉的自己还是有点别扭。

“七,我说的不相信吗?”

修长而又漂亮的双手插、进她那湿湿的还滴着水的秀发里,薄唇轻轻的在她的唇上辗转吸吮着,贴着她的唇,说着极尽温柔的话语。

那一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瞳眸,就这么近距离的与她对视着。

初七很清晰的在他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

本能的点了点头,“那……唔”

一声如小猫般的嘤呜,某一处已经被填的满满的。

“七,感觉到没有?”

他没有马上有所动作,而是脉视着她,轻轻沉沉的问道,“不止我认地,你也一样的。所以,相信我。这扇门,这个窝只有我一个人呆过,没有别的。”

初七已经羞的没脸与他对视了。

只觉的脸颊是一片人火辣辣的烫了。

哪有人用这样的方式证明的啊!

自己想流、氓而已嘛,还非得找一个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初七娇嗔他一眼。

“有你这样的吗?”

男人邪人魅的勾唇一笑:“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七~~”

唤着她的名字,心满意足的做起令两人都心驰神往的动作来。

好在他顾及初七病还没好,又还饿着肚子,心疼之际没有折腾的太久。

餐厅

这是中餐厅,初七不是很喜欢吃西餐,所以简亦扬带着她来中餐厅吃餐饭。

初七确实是饿了,整整饿了一天了,刚才还又做了一翻人激烈的动运,能不饿吗?

桌上,点的全都是初七喜欢吃的。

盛了一碗群菇肥牛汤。

初七吃的很是有滋有味。

鲜嫩的菌菇,嫩滑的牛肉。

这美味,可比大黄鸭那个庸厨做出来的好吃多了。

大黄鸭,也就他自己敢自封是大厨。

屁啦,那根本就是他自己臭美的好咩?

此刻,某一只翘着个二郎腿,捏着手机与他家小韵儿电话传情的鸭子,冷不丁的一个手滑,手机滑落,掉地上了。

“操!”一声爆吼,“到底哪一只在想小爷?”

啊呸,想你?

你家七娘娘在鄙视你!

一个弯身,钻进办公桌底下,捡起手机,继续和自己的小女人电话传情。

初七一边美滋关味的吃着自己碗里汤,一边享受着坐在身边的男人剥虾,蘸醋再送进她嘴里。

那叫一个惬意又满足哦。

然后,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件事情。

“咳!”初七一声轻咳,放下手里的碗。

“吃慢一点,没人跟你抢。”拿过放在一旁的湿巾擦了擦手,然后轻拍着她的后背。

初七微微侧身,杏眸圆瞪,一脸惊恐讶异的看着他。张了张嘴,奈何嘴里的食物还没吞下去,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

于是,艰难的咽下嘴里的东西。

简亦扬拿过一杯温水递给她,示意她先喝口水。

初七接过,“咕噜咚”一饮而说。

“想说什么?慢慢说,不急。”接过杯子,一脸很耐心的看着她说道。

初七的脸微微的泛起一层红晕,然后有些为难看着他,似乎很难启齿的样子。

“那个……刚才,你是不是没……”结结巴巴的看着他,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嗯?什么?”简亦扬茫然的看着她,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一般。

“那个,你没戴套。”初七一咬牙,作一副壮士割腕般的壮举。

简亦扬抿唇浅笑,伸手很是宠溺的一揉她的发顶,“多大点事,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

“这还不是大事?”初七目瞪口呆看着他。

她是剖的哇,二婶说至少两年不能怀孕的。

那他……

呃……

不对,就他对自己那心疼的程度,不可能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的啊。

可是,有哪里不对了呢?

“谁告诉你没戴了?”简亦扬漫不经心的看她一眼,然后又盛了一碗汤往她面前一放,“再吃一碗。”

初七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意思很明显。

戴了?

她怎么不知道呢?

“傻七。”只是这么柔柔淡淡的说了这么两个字。

远处,另外一个角落里。

一双眼睛,充满浓浓嫉妒的眼睛,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眼睛,就这么直直的盯着简亦扬与初七的这个方向。

夏初春,就这么死死的盯着初七。

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正好挡去了她大半张脸,所以根本就看不清楚她的存在,更看不清楚她的脸颊。

男人,垂着头,声音还是压的很低,“别太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在脸上了。小心被人发现了。”

听此,夏初春这才愤愤不平的收回自己那杀人一般的眼光。

“老头子最近可有消息吗?”垂下头,吃着自己面前的菜,眼角朝着初七的方向再射去一抹厉色。

男人摇了摇头,“难道你还指望他吗?”

“呵!”夏初春一声冷笑,“指望他?在他不承认妈起,他就已经不再是我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