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13章 1213 有你这样证明的吗?5

第1213章 1213 有你这样证明的吗?5

“那么还提他做什么?是死是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男人阴阴冷冷的声音响起。

夏初春勾唇一笑,带着一丝诡异:“那可不一定。你不觉的他的行为有些不正常吗?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毕竟,那两个才是他心里承认的儿女。”

“那你的意思呢?”男人微微的抬起头,看着她问。

“他可以不认我,但是我不允许他来破坏我的事情。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笑的一脸奸佞。

她自以为自己这个位置隐藏的很好,根本就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存在,只当是很平常普通的顾客而已。

疏不知,两人之间的谈话和一举一动,全都被人掌控着。

赵铎的房间

“铎哥。”林豫把一部手提放到他面前,屏幕里,正是夏初春与那个戴着帽子,将帽檐压的很低的男人。

房间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半点没看出来,就在个把小时之前,这里刚刚两个男人大打出手,把房间弄的一片狼籍的样子。

妖孽一般的男人,一身慵懒的斜坐在沙发上,很是肆意的翘着腿,身上穿着一件火红色的衬衫。

最上面的两粒纽扣松着,露出一大半胸膛,古铜色。

袖子被他挽至手肘处,单臂环胸,另一手轻轻的抚着额头上的那一个包。

呃……

那个包,长在一张如此妖孽的脸上,真是很是相衬啊!

听着屏幕里,两人之间的淡话,赵铎的唇角勾起一抹令人汗毛直竖的森笑。

“豫,你说你还应该再给栋子机会吗?”

没有抬头,声音平静的没有半点起伏,就好似那湖面上的水一般,没有风吹过,如同一面镜子一样。

只是林豫知道,他的声音越是平静如水,越说明他心中的怒意正在加重。

栋子,你真是不知死活啊!

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几次三翻的逆了铎哥的鳞,兄弟真是无能为力了。

亏得铎哥还关心着你,那天摆明了就是找借口让他去关心一下栋子。

可是,栋子,你就是这么回报的铎哥的吗?

“铎哥,也不一定是栋子告诉她的。”

林豫说着连他自己也不能说服自己的话。

赵铎抬头,唇角勾起一抹轻笑,如狮子一般的眼睛就那么淡淡的看着他,“你自己信了吗?”

林豫很坦诚的摇了摇头,以示他自己都不相信。

“那么……”赵铎的声音听起来很悠扬,但是却带着一抹令人害怕的低沉,视线从林豫的身重新回到了手提屏幕上,再一次扬起一抹晦暗不明的弧度,“看来,是应该给她一点甜头了。要不然,岂不是太令她失望了呢?”

林豫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夏初春,然后沉声说道:“简亦扬应该也知道她的存在,我估计着,这会应该也是在看着这段视频。”

赵铎勾唇一笑,“你都能知道的事情,他简亦扬还能不知道吗?只怕他看到的比你看到的更多。”

“……?”

林豫的脑门上冒出一个大问号。

赵铎手指一指那个与夏初春面对面坐着,虽然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也拍到了他的正面。但是始终都因为他把头压的太低,又故意把声音压沉。

所以,根本就没有能看清楚他的正面。

尽管,凭着两人之间的对话,他也差不多能猜到这个男人的身份。

但是,却始终不能以正以的形势看清楚他。

见着林豫那一脸大问号的样子,赵铎抿笑不语。

简亦扬的身边,还真是不缺人才啊。

跟着他一起来的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个善类。

正如赵铎所说,此刻简亦扬绝对没有闲着。

他与初七吃完饭,回到房间,吃的肚子鼓鼓的初七刚跟一个翻了肚子的青蛙似的往沙发上一丢,门铃响了。

初七本想起来去开门的,却是被简亦扬制止了。

“坐着吧,跟只翻了肚子的青蛙一样!”很是溺宠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去开门。

“哇,你还说,也不知道是谁把我害成这样的!”初七一脸怨念的朝着他的背影娇嗔。

“简总。”门外,易美人抱着一部手提,很是恭敬的唤道。

“进来说。”简亦扬看一眼她手里的手提,侧身让出一些空间人让她进来,然后转身进屋之际,朝着斜对面的房间瞟了一眼。

房间门关着,也看不出什么来。

“美人来了,吃过没?”初七很热情的与易美人打着招呼,“刚才应该和我们一起去吃的哇。”

易美人抿唇一笑:“吃过了,不想做你和简总之间的电灯泡。”

呃……

初七蔫了。

要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啊?

“你们要谈公事吗?”见着易美人手里抱着手提,而且今天他们又是出去谈了一整天有关项目的事情。

初七觉的,这会肯定应该是主谈明天的行程或者有关事宜了。

于是,为了不打扰他们谈事,她很识趣的从沙发上站起,“那你们谈吧,我去里面的房间看电视。”

边说边朝着里间的方向走去。

“七。”简亦扬拉住她,没让她离开,“坐下。”

“啊?”初七一脸愕然又诧异的看着他,“你们谈公事啊,我又不懂。”

“这事和你有关。”易美人看她一眼,很是认真的说道,然后将手提往茶几上一放,翻开。

“和我有关?”初七一脸茫然不解,看一眼一脸正色的简亦扬,又看一眼一脸严肃的易美人,拇指反指着自己的鼻尖,最后视线朝着手提手屏幕看去。

然后……

在她看到屏幕里的那一张脸时,初七瞪大了双眸,张大了嘴巴,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提屏幕。

满满的,除了诧异之外,那就是惊悚与不可置信相互交替着。

那一张脸……

“她……她……,这……,她是谁?”初七紧紧的盯着屏幕上那张与自己张的一模一样的脸,结结巴巴的问着简亦扬,“我……,怎么跟我长的这么像?难道,我还有一个亲人?”

难道当初,老妈生下的不是她一个,而是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