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15章 1215 初、次、叫、春?2

第1215章 1215 初、次、叫、春?2

“嗯?”简亦扬眯眸弯弯的看着她,似乎对于她的这句话有些不太理解。

初七从他的手里抽出自己的双手,捧起他那迷人帅气的脸颊就是狠狠的一翻译蹂/躏,然后气鼓鼓的说道,“你看,你看,都是你招惹来的烂桃花,为了要得到你,竟然还去整了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来。”

“七,你确定是我招惹来的?”由着她的小手在自己的脸颊不规矩着,脸上的笑容却是满足又喜欢,甚至还带着一丝丝享受的样子。

深邃的双眸就这么凝视着她,就好似两个旋涡一般,随时会把她给吸进去。

其实,初七早早的就已经被他给吸进去,不能自拔了。

初七嗔他一眼,在他的肩颈处不轻不重的拧了一把,“那难不成还是我招来的啊?”

“嗯哼!”简亦扬不紧不慢的哼了一声,“自己扑上来的。”

初七突然间朝着他扬起一抹坏坏的浅笑,漂亮的瞳眸弯成了一条细细的缝,咧嘴露出两排整齐而又洁白的贝齿,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吊。

因为坐在他大腿上而晃荡着的两条腿,有意无意的隔着裤子轻蹭着他的小腿,对着他吐气如兰:“那……要是有一天,她换成我站在你面前,你能认出来吗?”

简亦扬挑了挑眉梢,不答反问:“你说呢?七。”

初七小小顿了一下,“不知道啊,所以问你啊。会不会认不出来啊?你看你看,那张脸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嘛。”

边说边转眸进着手提的方向望去,但是屏幕上只有桌面而已。

“脸一样有什么用?我要的是整个你,七。”简亦扬墨眸灼视着她,一只大掌柜搂着她的腰,另一只已经有些不规矩的穿过线衣,开始一路往上。

隔着bra轻轻的抚揉着那一处他永远也不会厌弃的柔软。

那一朵玫瑰已经悄然盛开,盎然挺立。

初七忍俊不禁的嘤咛了一声。

“那,你……”

初七还想说什么,不过却是被他给吞没了。

七,你是我的唯一。

我又岂会连自己的女人都认不出来呢?

只是一张脸而已,如果这样就被人蒙混过关了,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守候你的一生?

初七当然也知道,她的男人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一张脸给蒙混过去的。

“呜,等……等等,我还有事要问人。”好难得抓住一点自由的空气,初七赶紧一手捂住他那又欲攻过来的双唇,有些小喘的说道。

“嗯,说。”拿过她那捂在他唇上的小手,继续埋于她的胸口,衣服早就已经被他撩的高高的。

“别,停,停。”初七欲将他那使坏的头从自己的胸前给拽出来,可是为什么这动作看起来更像是欲拒还迎呢?

不是去拽,而是把自己整个身子都往他身上靠呢?

呃……

初七囧囧的泪了。

“我的衣服到底谁换的?”

初七依然还是纠结在问题上。

虽然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是到底她的衣服是不是姓赵的那混蛋换的,到底那混蛋有没有看过她嘛。

“服务员。”埋首于她那两朵盛开的玫瑰花之上的男人,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随着他的声音,轻轻的噬咬了一下花蕾。

“呜……”初七浑身颤栗之际,又是一声嘤咛。

那一抹悸栗,弥漫着她的全身,就连脚趾头都弯了一下。

她的脑子里只回响着他说的那句话“服务员”。

服务员。

原来还算那厮没有乱来,还算他有一点风度。

没有对她怎么样。

如此想着,心中那一块搁在半空中的大石头也就落下了。

“呀!”

初七又是一声惊呼。

为什么?

不专心被人咬了呗。

“专心点。”头顶响起了某人有些不悦的声音。

初七勾唇浅笑了。

……

初七睁眸醒来的时候,简亦扬正侧头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大老板,早!”初七弯笑,习惯性的往他的怀里钻去。

长臂一伸,直接的将她捞入自己的怀里。

屈指在她的鼻尖上一刮,很是宠溺的说道:“纠正你两个错误。”

“嘎?”

初七抬眸,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两个错误?

她就说了四个字而已啊,还两个错误?

然后嫣然一笑,借着他搂着她的臂力,微微的撑起自己的身子,笑盈盈的问:“哪两个错误?”

勾唇扬起一抹意犹未尽的笑容:“第一,你不是我的员工。第二,现在已经十点了。”

“哦。”初七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似乎没觉着他说的话有什么不妥的。

然后……

三秒之后。

“什么?!”猛的一声惊人叫,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的坐了起来,一脸惊讶到不行的看着他,“几点了?十点?你怎么还在?不是说要去谈项目吗?怎么还不起?快,赶紧,起床了……呀!你拉我做什么?”

手忙脚乱中的初七再一次被他给捞进了自己的怀里,初七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这又是闹哪样啊。

“别闹了,你该起了。公事重要。”初七推了推他的胸膛,很是认真的说道。

“今天不谈公事。”搂着她,同样一脸很是认真的回答着她。

“嗯?”初七更加的茫然了,“你不说是来谈大项目的合作吗?昨天不是才谈了一天而已,你说要两个礼拜的。”

“嗯。”简亦扬点对,“今天没有行程,明天再去。”

“所以?”初七脸上扬起来抹窃喜的笑容。

“所以,今天可以陪你一天。”溺宠无限的看着她,正在初七兴奋的想要接话时,他又冷不丁补了这么一句,“虽然我很想这一天都在床/上过了……”

“呀,你个荒/**/无度的暴君,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简亦扬的话还没说完,初七直接就给否认了。

“所以,今天听你的,你想怎么过就怎么样。”俩手指一捏她的鼻子,笑盈盈的说道。

初七一个翻转,直接就趴到了他的身上,晶亮的双眸水灵灵的望着他:“真的?我说了算?”

“嗯,你说了算!”简亦扬很肯定的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