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16章 1216 初、次、叫、春?3

第1216章 1216 初、次、叫、春?3

然后话峰一转,凑唇在她的耳边暧暧的说道,“但是,晚上我说了算。”

“倏”的,初七的脸便是红了。

抬手便是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捶了一下,“最讨厌了!哪天不是你说了算?!哼!”

朝着他鼻吼一个哼气,然后很是果断的一个翻身而下,顾不得此刻自己还是清洁溜溜的,昂首挺胸的朝着洗浴室走去。

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简亦扬抿唇浅笑中。

双手往脑后一枕,好整以暇的靠坐着床背,侧头看着洗浴室主方向。

等着某个女人一脸窘迫的出来。

果不其然,半分钟后,洗浴室的门打开,初七一脸窘迫的探出半个头,对着**的简亦扬干干的说道:“那个,帮我拿一下衣服呗。”

呃……

刚才兴奋与愤怒并存,竟然忘记拿衣服了。

此刻,她都还是清洁溜溜的。

而且,里面的浴巾昨天都用过了,她就是想拿一条浴巾围一下也不行。

于是,只能求外面的男人帮忙呗。

那总不能自己再一次清洁溜溜的走出去的啊。

大**,某个男人依然双手枕于脑后,大刺刺的坐着,然后用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初七,很是慵懒的说道:“嗯?七,你跟谁说话呢?”

嗬!

还蹬鼻子上脸了啊!

初七愤愤然的瞪着一脸得瑟的某人,咬牙,“简亦扬,你觉得这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吗?”

简亦扬倒是没想到初七会这么跟他说,他还以为他的小女人会很柔情似水的跟他说“老公,帮我拿一下衣服呗”。

却是不想,她竟然跟他来这么一出。

“嗤!”简亦扬轻笑出声。

看来,他的七已经被他养出小刺了。

“嗯,先洗着,我帮你拿进来。”说完,掀被……

然后……

“呯!”

初七在他的被子还没掀开之际,便是很果断的关上了门。

见此,简亦扬又是一脸无奈的浅笑。

……

初七接到栾公子电话的时候,正和简亦扬在当地最著名的皇家宫殿里玩的不亦乐乎。

虽然说还没出来之前,确实有些舍不得两个小包子。

不过现在,倒是真的一点也没有想起两个小包子来。

今天是皇家宫殿有开放日,来的游客很多。

富堂皇的宫殿,欧美风。

初七疯狂的拍照,又是自拍又是和简亦扬全拍,当然偶尔也会偷偷的抓拍几张简亦扬的。

呃,好吧。

初七承认,这个男人,不管任何时候,任何角度,是明拍还是抓拍,那都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无死角。

老天真是不公平啊,怎么就把他塑造的如此完美呢?

就连一个背影,也是那么的完美。

嗷!

怪不得蓝熙雨那货,那么死不要脸的非要贴上来不可。就算舍弃了一张自己的脸,也在所不惜啊。

祸水啊祸水!

这是初七看着简亦扬的背影时的唯一感叹。

“妹妹!”初七接起栾公子的电话时,耳边传来栾公子那无限凄凉的声音。

“亲爱的哥哥,现在是a市晚上啊!”初七漫不经心的接着栾公子的电话,注意力根本就没在电话上,而是继续停留在漂亮的建筑物上。

简亦扬见她又是接电话,又是左顾右盼的看着,且游客又多,生怕她不小心撞到什么。

于是,走至她身边,左手搂着她。

“妹妹,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栾公子那满满委屈又期待的语气传来。

“啊?”初七微怔,“两个礼拜后啊。怎么样啊,峦峦和小婕还乖吗?”

“嗷!”只听得栾公子一进的尽尽管悲戚戚的惨叫,就好似受了多大的挫败一样,“妹妹,我跟你说不清楚。”

“什么意思?”初七更加茫然了。

什么叫说不清楚?

难不成两个小包子不是很好。

“喂,栾寐,峦峦和小婕怎么了?什么叫跟我说不清楚啊!”初七急急的问道。

简亦扬一听,也是急了。

一把拿过初七的手机,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按理说,有小姨在,不可能的啊。

“你们自己看吧。”栾公子很是郁闷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说,直接挂断,然后以视频的方式打了过来。

镜头正对着两个小包子。

小包子不是躺在自己的婴儿**,而是在栾寐的那张大**。

此刻,两个小包子都还没有睡,而是躺在**“安咯安咯”的蹬着小人短腿。

简峦小帅锅一边蹬腿,一边“突突”的突着口水。

简婕小公主则是吸着自己的大拇指,然后“安咯咯”的发着不清不楚的声音。

再接着镜头转向摆在一旁的两张婴儿床。

初七忍不住对着栾寐一声飚吼,“你不会换一下啊!”

没错了,婴儿**,那两床小包子垫的小被子最,上面全是“黄金”啊!

“倏”的,栾公子那一张比苦瓜还要苦的脸出现在镜头里。

“你以为我没换啊!我这都已经给他们换了三次了啊三次!每次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拉了嘛!”

“那你不会抱着他们去把一下的啊!”初七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以为我没有啊!我给他们把的时候,他们就是不拉嘛!那我以为他们没有嘛,就重新放回**了嘛。谁知道,你这俩宝贝蛋,我放下还不到十分钟啊,他们就黄金满被了!”

栾公子说着,然后很是颓败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呃……

那本就已经错乱一团的鸡窝头,更加的凌乱了。

更来,他是已经抓了不知道几把了。

现接着,镜头移到了洗浴室。

那一只若大的浴缸里,满满的泡了一堆……呃,小包子的用品。

被子,衣服,裤子,鞋子,袜子。

初七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满满一浴缸没有洗的“小山”,然后弱弱的问了一句:“你……几天没洗了?”

“几天?!”栾公子的惊叫声传来,然后嗷嗷大叫,“这是今天的!就今天的!”

今天?!!!

初七怎么觉的这么惊悚呢?

一天能堆起这么多?

“我严重怀疑,那俩宝贝蛋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