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17章 1217 初、次、叫、春?4

第1217章 1217 初、次、叫、春?4

栾公子又是一声嚎。

接着……

“嗤!”

初七很不给面子的喷笑出声了。

哦哦,终于,她非一般的平衡了。

终于,他也体会到被人嫌弃鄙视的滋味了。

“哈,哈哈,哈哈哈……”初七竟然笑出声来了。

“你还笑,还笑!”见着初七笑的一脸捶胸顿足的样子,栾公子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哟。

真恨不得从手机里伸出手来,然后把她揪过去。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简亦扬拿过初七的手机,对着那头的栾公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儿子和女儿这是要锻炼你。以后你自己的时候,你就有经验了。你得感谢他们,而不是在这里抱怨!”

“……!!”

栾公子似乎听到了自己脸部龟裂的声音。

“咔咔!”是那么的清脆。

我靠!

这是在锻炼他?

这是在给他机会?

他还得感谢?不能抱怨?!

操!

简亦扬,有你这么狠狠么?

特么,老子这是在义务帮你们照顾孩子啊,义务的啊!

你不说一句谢谢老子,还得老子谢谢你?!

特么这都是什么天理啊!

他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怎么就只有被人剥削的命呢?

然后那边栾公子还处理惊呆没反应过来的状态中,只听得简亦扬又这么凉凉的丢了一句:“尽好你一个舅舅的责任,好好照顾我儿子和女儿。就这样。”

说完,不给栾公子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栾公子看着那一闪一黑的手机屏幕,瞬间跳脚了。

“啊!简亦扬,你有没有搞错啊,有没有搞错啊!竟然就这么挂了老子的电话。老子还没说完啊说完!”

确实,栾公子真的是还没说完啊。

他都还没有跟宝贝妹妹倒完苦水啊。

他们是不知道,就这两天,这俩宝贝蛋把他折磨的有多惨啊!

平时他看着妹妹带着他们也是很好带的啊,又不哭不闹,肚饿了就泡牛奶给他们喝,喝完了把屎把尿一下。然后就是放婴儿**,他们自己睡觉。

这么简单又好带的宝贝蛋,为什么到了他这里就完全反了呢?

把屎把尿就没有一次把出来了。

每次不是拉在他的身上,就是拉在**。

本来说好了,一个晚上喝两次牛奶的,到了他这里就变成四次了?

嗷!

他的睡眠时间啊,彻底的被颠覆了。

然后……

猛的,栾公子想到了一件事情。

一个拔腿就往洗浴室外跑,“俩宝贝蛋,我求求你们了,千万别拉**啊!”

但是,很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他那纯白色的被子上,已经被画了两张地图了。

“嗷呜!”栾公子无比悲惨的一声嚎叫,“老子发誓,以后一定不要这软体生物!打死也不生!”

这哪里是乖乖听话的小毛头啊,这分明就是折磨人的小恶魔啊!

但素,栾公子,生不生嘞,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当有一天,他遇到那个让他目瞪口呆,心跳加快只想扑上去吃干抹净的女人时,他脑子里唯一闪过的念头就是:本公子非得在她的肚子里把豆芽菜给生根发芽了不可!

初七看着挂了电话的简亦扬,轻声问道:“怎么挂了?我怕他搞不定啊!”

简亦扬风淡云轻的说道:“放心,他会有办法的。再说了,不是还有小姨吗?没事,别担心,好好玩。”

“嗯。”初七点头应声,然后继续投情于快乐之中。

是啊,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有那么多人照顾着两个小包子。

……

一间法国餐厅

赵铎正坐在靠墙的位置,很是优雅的用着午餐。

七分熟的牛排,一杯lafite,边上摆着一碗奶油蘑菇汤。

不远处,夏初春正朝着这边走来。

一条过膝的浅蓝色半长裙,斜肩的,露着她那圆润光滑的香肩,以及还有那性/感的锁骨。

修长如白天鹅一般的精美脖胫,带着一条纯白色的细项链,下面吊着一颗泪状的红宝石坠子。

腰间别着一条窄窄的珠链腰带,将她那曼妙的身姿势衬托的更加玲珑有致。

脚上则是一双及膝的高筒靴,细根的。

这是一个尤物。

这是夏初春给人的第一印像。

也确实,她一走进餐厅,不少男人便是朝着她投来赞赏的眼光。

在这欧美国家,能看到一个如此绝美的东方尤物,而且还是一看就是让人血脉澎跳的尤物,男人自然是要多看两眼的。

不过夏初春虽然穿着性/感又撩/人,但是却也不失保守。

该露的是露了,不该露的倒是一点也没露。

就好似那衣裙下的胸,那就是一点也没有露出来。只是若隐若现的能看到一条深深的沟壑而已。

但是,男人要的就是这样一种若稳若现的效果。这样,更能刺激到他们内心深处的那一股狂热而又叫嚣的因子。

看着那不约而同朝着她看过来的一束又一束的赞赏中带着欲/望的眼神,夏初春很是满意的。

不过却没有在脸上露出来,只是很礼貌而又得体的颔首优雅的一笑。

视线环视了一圈整个餐厅,然后噙着一抹满意的微笑,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在离赵铎边上的一张桌子坐下。

餐厅侍应生很快便是过来,将菜单递于她。

赵铎早在她走进餐厅的时候便已经看到她了。

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等着她接下来的举动。

朝着站在一旁的侍应生打了个响指。

侍应生转身,很客气的用当地语言问道:“先生,有什么能帮到你?”

夏初春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随着赵铎的一个响指以及侍应生的问声,夏初春转头。

在看到赵铎的时候,露出一抹很是诧异的表情,“咦,这么巧?”

巧?

不是你刻意接近吗?

赵铎闻声转头,在看到夏初春时,亦是的扬起一抹诧异的微笑,刚要张嘴。

“千万别再叫我初七哦!”赵铎还没来得及说话,夏初春先说了,一脸笑的优雅又大方,“我说过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初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