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18章 1218 初、次、叫、春?5

第1218章 1218 初、次、叫、春?5

“当然,我知道!所以,我没打算叫你初七。”赵铎看着她凉凉的说了一句。

这下倒是轮到夏初春微微的怔了一下。

不过却也只是那么一下而已,很快便是恢复了她的微笑,然后很是从容优雅的站了起来,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不介意一起吧?”

赵铎无所谓的一耸肩:“请便。”

夏初七对着侍应生点了她需要的菜式后,在椅子上坐下。

“我该怎么称呼你?”笑的迷人而又得体的看着赵铎问道。

尽管明明知道他的姓名,但是却依然装做不知道。

赵铎放下手中的刀叉,端起高脚杯,薄凉的唇贴着透明的玻璃杯,浅浅的抿上一口。

精锐的双眸直视着她,凉凉的说道:“赵铎。”

他的表情,略有些出乎夏初春的预料。

她以为,就算没有上次在a市咖啡店里那般的热情,至少也应该是挺友善的。

但是似乎,他的态度略显的有些冷。

特别是他那看着她的眼神,似乎透着一抹难以捉摸的高深,且还有一股令人难以靠近的冷沉。

这让夏初春情不自禁的一下。

不过,却也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

很快,夏初春便是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朝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笑容灿烂的说道,“你好,夏初春。”

她的手就那么停在桌子的上方,但是赵铎却并没有要伸出自己的右手与她相握的意思。

而是继续端着杯子,悠然自得又好整以暇的饮着杯子里的红酒。

如猎豹一般的眼眸,就那么一眨不眨的凌视着她。

夏初春很是尴尬的看着他,那停在桌子上方的右手是收回来也不是,继续停着也不是,真是左右为难。

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不给面子。

在她的想法里,既然他为认她是初七,那么就算现在知道她不是,便是至少看到这张一模一样脸的份上,也不应该会这么冷淡不给面子,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绅士风度才是。

但是,赵铎他就是了。

他就是一个我行我素,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他不喜欢,看不惯的人,为什么要给你好脸色看?

“我不喜欢与人握手。抱歉。”晾了她好一会,也看到了她脸上那尴尬的表情了,赵铎这才漫不经心的丢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夏初春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

这才干干的又悻悻然的收回自己的手,讪讪的说道,“应该是我唐突了。”

正好这个时候,侍应生端着她刚点的菜式上来,这才微微的解了这一份僵促又尴尬的局面。

“初春?”

夏初春正优雅的切着鹅肝,赵铎的声音响起。

他的声音很好听,就好似浑然天成的玉器敲奏出来的声音,又好似那名乐家拉奏出来的大提琴一般优扬。

听的夏初春微有些期期然的陶醉。

只是,因为是垂头切着盘子里的鹅肝,所以那一抹浮在她脸上的娇羞样,她自以为掩藏的很好。

却不知,她所有的一举一动,乃至于眨眼蹙眉的小动作都尽数的落在赵铎眼里。更何况她那如此银荡的表情呢?

赵铎的脸上扬起一抹冷洌的森笑,只是夏初春垂着头没有看到而已。

如此,这一刻她看到赵铎脸上的表情,那就是一个从阴暗地狱里的阎王。

她一定不敢再靠近他半分。

赵铎的阴鸷与冷厉,于简亦扬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也是石栋不愿意告诉她有关赵铎一切的原因。

可是,事情总是这么事与愿违的。

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它偏偏就越是发生了。

听到他的声音,夏初春抬头,那一抹优雅而又迷人的淑女微笑由始至终都没有在她的脸上消失过,明亮的双眸与他对视:“嗯?”

她以为赵铎是在轻声呢唤着她的名字,所以正沉浸于陶醉之中的她,很自然而然的也就露出了一抹隐约的娇羞状。

但,事实是。

赵铎虽然是在叫着她的名字,但是却是带着一抹讥讽的语气和奚落的眼神的。

“初春?这个名字的挺有意思的。是初次叫春吗?”

“……!!”

初、次、叫、春?!!

夏初春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额头掉下无数的黑线。

怎么就觉的他说这话是在拐着弯骂她呢?

没错了,赵铎就是在骂她,而且不是拐着弯是直接了当的骂。

“赵先生真是爱说笑。”终于,十秒钟后,夏初春很是艰难的敛去脸上的僵硬,笑的比哭还难看的看着他,“院长说是在立春那天热捡到我的,所以给我起名叫初春。她希望我不要因为自己是个孤儿而难过,每天都过得像夏天那般灿烂,所以叫夏初春。”

“哦~~”露出一抹恍然双悟的表情,然后唇角勾起一抹难以明确的弧度,“那还真是用心良苦了。我还以为是你比较喜欢叫春。抱歉,我的理解能力向来很差。”

夏初春淡然一笑,“应该说赵先生很幽默,很会说笑话。”

其实她给自己起名叫夏初春,那就是因为初七。

那个贱人叫初七,那她就叫初春,怎么样得压她一头。

至于夏,那是因为七月初七是夏天,那她就姓夏,同样还是夏天。

不管怎么说,她都压住了初七那个贱人!

“我长的真的跟你的朋友很像吗?”故意的作着一脸好奇的问道。

赵铎勾唇一笑,笑的诱人中带着诡异,放下手中的高脚杯,精睿的双眸弯弯的眯起,“想知道吗?”

不得不说,赵铎这一只妖孽此刻的表情是十分诱、惑人心的。

一般情况下,只要是个女人,都无法抗拒,更何况还是夏初春这样的欲|女呢?

于是,夏初春看着他的眼神流露出一抹淡淡的期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也很好奇,到底我和她有多像!”

赵铎沉视着她,说了一句令她窃喜却又很是为难的话:“既然如此,不如我带你去见见。”

见见?

她知道初七和简亦扬就在这个城市。

可是,如果真的见到了,那……

夏初春怯步了。

然后对面那一只妖孽又补了一句:“出来的时候没带她的照片,我家里有她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