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23章 1223 爆虐蓝贱人5

第1223章 1223 爆虐蓝贱人5

石栋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冷戾而又充满寒气的赵铎。

似乎,透着一抹死亡的气息。

就算上次,他被赶出去的那次,也不曾在他的身上散发出这般的戾气。

看来这一次的事情比上次还在严重。

石栋冷不禁的打了个冷战,而且还是带着心虚的。

见赵铎不出声,他在唤了一声后也不敢出声,就这么毕恭毕敬的站着,双手垂放于两侧,等着赵铎的示下。

“咻”的一声,赵铎手里的烟灰缸朝着他飞过来。

石栋没有躲避,烟灰缸就那么砸中了他的额头。

立马的,殷红的血顺着他的额角淌下,滑过脸颊流入脖子,然后没进白色的衬衫衣领。

白色的衬衫衣领,瞬间变红。

石栋只觉的两眼一阵发黑,身子摇晃了一下,不过很快站稳。

“如果不是看到你跟我了十年,曾经出生入死的份上,砸过来的不是烟灰缸,而是子弹!”赵铎冷厉的双眸如两把利剑一般射着他。

“谢铎哥手下留情!”石栋一脸恭敬的说道。

“你还知道我对你手下留情?”赵铎冷视着他,“石栋,你让我失望至及!”

石栋没有说话,因为赵铎说的是事实,他自己对自己也是不止失望,还憎恨!

“栋子,你真是对得起铎哥!”林豫一脸冷漠的看着他说道,在他的眼神里,再也看不到昔日的兄弟情义,唯只有愤恨与怒意。

“我……”

“我以为,你就算为了那个女人选择离开铎哥。但是至少你的原则和立场还是有的,可是却没想到,你为了一个女人,竟是连做人的原则和立场也放弃了。你真是好有出息!”

说完,直接抡拳,朝着石栋挥去,“你他妈,还是不是人!竟然把铎哥的行踪泄漏!”

“我没有!”石栋毫不犹豫的反驳,“你可以说我没出息,也可以说我没义气,但是不可以污辱我对铎哥的原则和立场。我从来都知道自己这条命是铎哥给的,所以就算我不要自己的这条命,也绝不会泄漏铎哥的行踪!”

“我|操!”林豫直接啜了他一口,“你他妈还狡辩!他妈那贱货都已经自己找上门了,你他妈还在这里大放厥词!”

石栋一怔一怔的看着爆怒中的林豫。

他和林豫是生死兄弟,他了解这个兄弟,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

他也相信,林豫如果不是真的到了对他失望的地步,也不可能对他露出那样的眼神。

“铎哥……”

“自己看!”赵铎指了指那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示意他自己看。

石栋一下将笔记本转向自己,屏幕里,是夏初春坐在红木茶几上,撩腿露胸的使着浑身解数引、诱赵铎的那个画面。

那两条腿,曾经如两条水蛇一样缠绕着他的腰。

那两团胸|脯曾经挤着他的胸膛。

让他爱不释手又欲罢不能。

可是,现在她却在这里撩裙摆,挤胸的勾引铎哥。

可是,她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他根本就没有跟她提起过。

“铎哥,我……”

石栋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可是他是确确实实没有跟她说起过。

他只是告诉过她,简亦扬和初七下榻的酒店,还有他们的行踪而已。

她……

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不是告诉过她,他会帮她得到简亦扬的。

因为他知道铎哥喜欢初七,所以他想着,等初七的身材跟她差不多的时候,再来个偷龙转凤。

他已经找了一个催眠大师,只要让他给初七催眠,抹掉她的记忆。

然后就是,夏初春到简亦扬身边,而初七则是送到铎哥身边。

如果,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可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初七,认识?”

赵铎冷冷的看着他,不紧不慢的问。

“认识。”石栋点头。

“也知道我的意思?”

“知道!”

赵铎的手指往着电脑屏幕上一指,“所以,这就是你送给我的?”

摇头,石栋猛的摇头,“没有,铎哥!绝对没有!我知道……”

“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嗯!”

他的声音已经有些不悦了,还带着一丝怒意。

石栋张嘴想要解释,可是却根本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栋子,你自己说,现在该怎么解决!”赵铎冷洌如霜般的看着他,说着没有任何感情的平淡声音。

石栋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呼出,双眸异常坚定的看着他,然后一字一字很是沉寂的说道,“铎哥,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跟她说过半点有关你的一切。我也跟她说过,如果她想要得到简亦扬,就绝不可以伤害七小姐半分。她也答应我了。”

“然后!”赵铎人暗寂如冰的盯着他。

“铎哥,我知道,你喜欢的七小姐。而她之所以整成七小姐的脸,就是为了得到简亦扬。所以,我想……想……这也未偿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她得到简亦扬,你拥有七小姐。”

赵铎的唇角突然间勾起了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手中的雪茄已经燃完。

将烟头往那上好的红木桌上一按,“原来你还挺会替我着想的啊!”

石栋不敢出声。

“她不是你的女人吗?我倒是没想到,原来你石栋竟是这般大方!”

“铎哥,她不易!”石栋有些痛苦的闭了下眼睛,沉声说道,“我只是不忍心看到她那么痛苦而已!”

“我的事情他妈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作主!啊!”

赵铎一声怒喝,朝着石栋走来,抬腿朝着他的腹部就是狠狠的一脚踢了过去。

石栋一声闷哼,往后退了两步。

而赵铎的手里已然拿了一支枪,枪口就这么无情的顶在石栋的脑门上,他那阴冷又无情的声音响起:“我说过,再有下次,子弹穿透的就不是你的肩膀,而是你的脑门!你自己说,你该不该死!”

“该!”石栋毫不犹豫的说道。

“行,你自己了断!”

“啪!”一下,赵铎把手枪拍在桌子上。

石栋拿起手枪,缓缓的朝着自己的脑门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