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24章 1224 骗婚之前1

第1224章 1224 骗婚之前1

看着石栋那举枪的动作,林豫有些不忍的拧了下眉头,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十年的生死兄弟。

如果真看着他就这样的话,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

而赵铎却是眼眸一眨都不眨的看着石栋。

“呯!”

扳机扣下,不过子弹却是没有穿过石栋的脑门。

枪是空的,并没有子弹。

“铎哥,为什么?”

石栋一脸不解的看着赵铎,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拿一把空枪给他。

手机正好在这个时候响起,林豫接起电话,然后很是恭敬的递到赵铎面前,“铎哥,电话。简亦扬。”

赵铎隐隐的蹙了下眉头,拿过手机接起:“怎么,简总裁找我有事?”

林豫对着石栋扭了下脖子,示意他跟自己出去。

石栋放下手中的空枪,沉沉的看一眼接电话的赵铎,然后跟着林豫出门。

“豫,你信我吗?”

石栋走出房间站在走廊上,双眸一片沉寂的看着林豫,沉声问道。

林豫一脸淡漠的看他一眼,“我信不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你觉的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还用得着管其他人的看法吗?”

石栋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

林豫说的没错,他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他现在还是以前的他吗?

铎哥一次又一次的放过他,可是他呢?

做了什么?

一次又一次的伤了铎哥的心。

“我……能做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石栋垂头轻声问着林豫。

他的表情很颓废,似乎对于自己的决定也有些后悔。

林豫冷冷的看着他,三秒钟后很是失望又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走吧,既然铎哥没在枪里上子弹,那就是他决定再放你一次。我想,这也是铎哥最后给你的一次机会了。至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能做什么。这个问题,你无须问我,我也回答不了你。答案在你自己心里,你自己决定吧。”

林豫一口气说了很长一串话,这或许是他这辈子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了。

他从来都是一个少言寡话的人,做的永远都比说的多。

但是这一次,在石栋令他彻底失望后,却是说了这么一长串的话。

或许对于这个兄弟,他是真的已经失望至及了。

说完之后,林豫又沉沉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石栋站于原地,一脸茫然的看着渐远的背影,有些失神中。

拿惯了枪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枪里是否有子弹呢?

那把枪一拿在他的手里,他便很清楚,枪里是有子弹的。

所以那会,他是真的决定赴死的。

只是,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他想到的不是夏初春,而是这么多年来跟在赵铎身后的一点一滴。还有与林豫他们一众兄弟的生死交情。

那一刻,他突然之间意识到了,到底他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这几个月来,他所做的一切真的值得吗?

只是,他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想。

如果,再让他做一次选择,他还会选择离开铎哥而保护夏初春吗?

答案就在扣下扳机的那一刻,很清晰的印在他的脑子里——不会!

为什么?

他说过,就算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但是却绝不可能会做一点不利于铎哥的事情。

他也可以为她赔上自己的命,但是同样绝不允许她利用他对铎哥不敬。

可是,现在很显明,她并没有尊重铎哥。

她可以不尊重了,但是绝不可以不敬重铎哥。

他很明确的告诉过她,别触及他的底线,也别让他毁了自己做人的原则和立场。

但是,很显然,她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

竟然欲勾引铎哥。

于是,当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石栋终于做出了一个很坚定的决定。

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再值班得他不顾一切的去帮她了。

可惜,他的这条命终究还是因为她而终止了。

不过,子弹却没有穿透他的脑门。

也就是说,铎哥又人放过他一马。

铎哥,石栋在此发誓,从此以后,绝不再做这等傻事。

石栋看着刚才那门的方向,在心里立下了一个决定。

转身,朝着楼梯走去,离开。

夏初春蜷缩在窗帘后,没有一点遮蔽物,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

全都是青青紫紫的一大片,她的双眸一片空洞,那六个男人在她身上得到了满足之后,便是意犹未尽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刚进屋时拉的紧紧的窗帘此刻已经全部拉开了,刺眼的阳光透过那明静的落地玻璃窗折射进来,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屋子里一片狼藉又凌乱,而且全都是男女欢|爱后靡、乱的味道,刺鼻又令人作呕。

她的衣服,已经成了碎片,一片一片的扔在地上。

她不想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可是那两面镶在墙壁上的镜子,却将她映的一清二楚。

“啊——!”

在看到镜子里自己此刻的样子时,夏初春一声干嚎。

然后,才发现,她的嗓子哑了。

本如黄莺般婉转清脆的声音不见了,爆发出来的是破铜锣罐的声音。

她的双唇红肿的跟两条腊肠挂着一般,而且还破了。是被咬破的,上面还有一排一排的牙齿印。

不止她的唇上有,从镜子里很清楚的看到,她全身都有。

她的两腿间,那粘乎乎的浊液还在往下|流,伴随着那浊液,还有隐隐的血渍。

两腿间,还在撕痛着,就好似生生的被撕开了一样。

“呕!”一阵干呕声传来,她想吐,可是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她敢肯定,赵铎那个恶魔一定是故意的,那六个男人,个个长的死丑,可是却又十分强悍。

就算石栋那么一个其貌平凡的男人,也比他们几个要出色的不知道多少倍。

都说白种人很帅,可是为什么偏偏那个白种人也是那么的丑?!

更别提另外几个黑人了。

突然间,夏初春的双眸紧紧的锁在落地窗外的某个人影上。

石栋?!

那个人是石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