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30章 1230 漂亮媳妇见丑公婆

第1230章 1230 漂亮媳妇见丑公婆

对于这句话,楚韵早就听的耳朵都出茧了。

从小到大,她这小老头都不知道说了多少回了,还不是说说就算了。

切~~

楚韵一脸不以为意的翻了个白眼,转身……

但是……

才只转了半个身而已,楚韵就被人给一把揪回了,然后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动作,直接将她当小‘鸡’一般的拎着她就朝着民政局的大‘门’走去。

“呀,老爸,干嘛哇。你这是‘逼’婚,你堂堂人民解放军,少将同志,竟然对自己‘女’儿动粗不说,还‘逼’婚……”

但素,反抗是木有用滴,吼叫也是木有用滴。

最终,楚大小姐还是被她家小老头如老鹰拎小‘鸡’一般的拎着进去,然后是在小老头与大黄鸭双重威胁与压迫之下,无计可施的拍照,领证。

当那一本红本本放到她手上的时候,她依然都还不敢相信,她就这么从一个单身‘女’‘性’升级到已婚‘妇’‘女’了。

嗷呜!

已婚‘妇’‘女’啊!

多难听的一个词汇啊!

小老头,我恨你你你你!!!!

楚韵的怨恨声无限回‘荡’着。

但是,她家小老头已然听不到的说。

因为,楚离在看着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在那一本红本本上“咔嚓”一下按下刚印的时候,就扬着一抹很是满意的微笑,离开了。

嗯,人生一件大事终于完成了,终于把这不省心的‘女’儿给嫁出去了。

得,搞得好像楚韵是一个多么没人要的大剩一般。

“小老头,你狠!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给你找个第二‘春’,我就不叫楚韵!”

楚韵手里拿着红本本,恨恨的瞪着楚离那已经远离的车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呃……

大黄鸭不禁了抖了一下。

小韵儿,要不要这么狠啊!

给美人老爸找第二‘春’?

他很难想像,得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才配得上他那仙骨飘飘但是却又铁骨铮铮的美人亲爸啊!

大黄鸭在脑子里将所有他认识的‘女’人全部翻了个遍,也没能打到一个能与他家美人亲爸相醒与对的人来。

“老婆,证也领了,咱回家洗洗睡吧!”某一只神情‘荡’漾的大鸭子,搂着自个老婆,说的一脸风情又****。

“哇!”话刚说完,只听得一声惨叫,然后便是单脚独立,两只手抱着另一只脚“哇哇”大叫又大跳着。

为神马?

被自个老婆狠狠的蹬了一脚呗!

“嗷!小韵儿,至于下这么重的脚啊!”大黄鸭抱着自己受伤的脚,一脸委屈满满的看着楚韵,就差挤出两滴马‘尿’来了。

楚韵翻他一个白眼,下巴一扬鼻子一哼:“许英雄,我让你又跟小老头一起狼狈为‘奸’,算计我!”

“哦哟,”大黄鸭咧嘴一笑,风、‘骚’中透着银‘荡’,“老婆昂,我和咱爸这是为你好。你想啊,你男人我要是个不负责任的银的话,那就只管吃不管收了是吧?但是,咱不是新社会新好男银嘛,吃了咱得认帐,再说了我也不是那种随便的银啊,咱得有社会责任心和道德心。所以,咱不闹了哈,咱回家,老公给你做好吃的去,包你吃的开心双惬意。”

“吃!吃你个大头鬼哦!”楚韵又是瞪他一眼,“回家啦!”

说完,一把揪起大黄鸭的衣领朝着车子走去。

“哦,对,对!回家,回家!回家洗白白!”大黄鸭继续将他那发、‘骚’的‘荡’漾发挥到极致。

然后又遭楚韵翻白眼不说,直接扣了他一后脑勺,“满脑子大黄‘色’,你丫能给我正经一点咩?回大院了!领证了,不要回去见见爷爷和爸妈啊!许英雄,你能把你满脑子的大黄‘色’和你身上这衣服一样,暂时歇歇咩?”

大黄鸭笑了喂,笑的一脸灿烂了喂。

看,他这老婆挑的多好啊,多通情达理啊,多善解人意啊!

“小韵儿,老婆,宝贝儿,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是什么,你说回家就回家,你说回大院就回大院,你说不让洗白白就不洗白白。走啰,漂亮媳‘妇’回家见丑公婆啰!”

说完“嗖”下,跑车窜出。

呃……

楚韵无语望……车顶中。

漂亮媳‘妇’见丑公婆?!

这样的话也就只有这一只大黄鸭才说得出口。

……

清晨

第一缕阳光透过那薄薄的纱帘映‘射’在大‘床’上的时候,初七绵绵的伸了个懒腰,然后习惯‘性’的往某人的怀里钻了钻。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暖,熟悉的气息。

初七吸了吸鼻子,脸颊往他的‘胸’膛上蹭了蹭。

然后,两‘腿’则是跟蔓藤似的往他的‘腿’上缠了去。

于是乎,整个人就那么跟只八爪鱼似的,盘吸在简亦扬的身上了。

那什么,昨晚恩爱过后,那自然是两人谁也没有穿什么罗。

很原始的坦诚相对的哇。

初七的膝盖似乎触到了一团火辣辣的火,正熊熊的传递着火源。

而她,则是浑然没有感觉的样子。

弩了弩嘴后,在他的怀里继续睡觉。

那什么……,大清早的,男人的‘欲’、望可不就是最旺的时候嘛。

再者,初七的嘴巴那印在了什么地方?

印在了他那最敏、感的那一颗绿豆上。

于是乎,可想而知了,这不是赤果果的挑、逗是什么?

还有,也不知她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又或者是睡着了正做着什么美梦吧,那小手爬了爬啊爬,挪啊挪啊挪的正在一寸一寸的往下。

“宝贝儿乖,等一下,妈咪马上泡好了。来,喝牛‘奶’。”

初七呷吧了一下嘴巴,手里拿着某物,竟然还拔了一下。

“嘶!”

简亦扬一声低哦。

她这是把那拿在手里的当成是‘奶’瓶了?

“……!!!!”

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咦?‘奶’瓶怎么感觉好像怪怪的?”初七轻声嘀咕着,然后一脸惺忪又茫然的睁开眼睛。

睁眸之际,又咕哝了一声,“老公,你快过来看看,今天的‘奶’瓶怎么和平时的不一样了。”

然后,与简亦扬对视上了。

他那一双眸子就好似淬了火一般,灼灼又熊熊的看着她,初七怎么觉着好像他很隐忍着什么似的。

“亦扬,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