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31章 1231 简总不会忘了今天的……

第1231章 1231 简总不会忘了今天的……

初七这话其实问的是半真半假的。

自家男人,她能不知道这露出来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但是,又因为刚睁眸还没睡醒,所以这话也就是不经大脑问出来的。

这只是一句下意识的关心而已。

所以也就这么脱口而出的问了。

只是,迷蒙还未完全清醒过来女人,竟然还没反应过来她的手里似乎还握着某样东西。

而且此刻,她整个人则是呈半挂式的趴在男人的身上。

简亦扬的喉咙滚动了一下,看着她那迷迷蒙蒙露出来的朦胧样,那一抹渴望也就更浓了。更何况,此刻她整个人软软的趴在他的怀里。

两座小山丘就那么与他紧密相贴着,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小山丘的两颗果实已然成熟,似乎就等着他的采撷。

“七。”

他闷沉沉的呢唤着她。

“嗯。”初七软绵绵的应了一声。

“刚梦到什么了?嗯?”他没有很直接的提醒她正握着他的兄弟,而是很有耐心的慢慢引导着。

“啊?”

初七略显的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然后,似乎想到了,朝着嫣然一笑,“哈,我刚梦到给峦峦和小婕泡牛奶。哎呀,这么快就快半个月了呢。你……”

“那……牛奶泡好了么?”简亦扬轻轻的打断她的话,看着她的眼神传递着一抹异样,暧、昧中又有一丝挑逗,还有一抹享受的样子。

而且还是微微的抬起头,凑唇在她的耳边吹着气一样的问道。

初七点头,“啊,泡好的,正拿着奶瓶打算喂他们。然后醒了。”

清晨的迟钝还是没有让她反应过来,她的手里还握着某一样滚烫的东西。

“嗯,”简亦扬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意,继续在她的耳边吹着气,“那……奶瓶呢?是否还拿在手上?”

“呀!”

初七一声轻叫,终于反应过来了,她的手里还拿着“奶瓶”,此刻“奶瓶”还正传递着滚烫滚烫的热源。

简亦扬勾唇弯笑,就连眼睛都弯弯的眯了起来。

对于此刻,初七这迷糊而又朦胧的反应似是很满意的样子。

“七,奶瓶可拿稳了,不过……”一脸坏坏的又痞痞的看着她。

“唰”的!

初七的脸瞬间红了,也反应过来了。

然后下意识的便是要松开自己的右手,想在丢掉那滚烫的“奶瓶”。

但是,简亦扬又岂会让她在这个时候临阵脱逃呢?

一把按住初七那欲逃离的右手,不让她有松开的机会。

然后则是一口含住她的耳垂,甚至恶作剧般轻轻啃咬了一下。

“唔!”

初七浑身一个悸栗,那握着“奶瓶”的手竟然情不自禁的加重了两分力道。

“七!”

这下轮到简亦扬吸气,然后闷沉沉的唤着她的名字。

声音中露出着舒服与享受。

“人家做梦不小心的嘛。”初七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奈何怎么都抽不出来,反而给他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越是想抽出来,怎么就越是握的紧了呢?

嗷!

初七泪,巨泪!

她不想的,真不是她的本意。而是他压握着自己的手才会有这种感觉的。

“放手啦。”初七用另一只自由的手轻轻的捶着他的胸膛。

“七,这个奶瓶可不能随便给别人吃的,就算儿子和女儿也不行的,只能你一个人,知道没?嗯?”

男人一个翻身,很是轻松的便是将初七给压在了身下。

灼灼的火光,就好似那燃不尽的烟火一般,灼视着她。

而那一抹炽热,也是很准确的抵达了初七的门口。

但是,却没有马上进上,而是在门口轻轻的磨蹭着。

初七的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

老天,你能不来个雷把她给霹晕了?

为什么这男人现在讲起颜色来是一点也不脸红呢?

这真的还是以前那个一本正经的简亦扬吗?

为什么她觉的是一个没下限的流、氓呢?

昨天晚上才折腾了她一个晚上呢,现在竟然还……

“简亦扬,为什么你现在越来越没有下限了?”

初七轻拧着他的肩呷,娇嗔。

简亦扬凝视着她,然后抿唇一笑:“七,你的意思是,我还有上限?”

初七:“……”

牛头不对马嘴啊有木有?

为什么一到这事,就永远都不在一个调上呢?

初七只能头一歪,装尸中。

简亦扬正打算完成安七所说的“没下限”,手机很适时宜的响起。

初七轻轻的一推他,“接电话。”

男人却是一脸很是不爽的说道,“不接!”

“那我接。”初七笑盈盈的看着他,然后伸出一手欲去摸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简亦扬直接将她按住,长臂一伸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但是那什么也没闲着,手机拿到手的时候,自家兄弟也进门了。

“呜……”

初七一声轻嘤,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这……

“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情!”简亦扬的声音很是不悦,也不管电话那头是谁,总之就是被人打断很是不爽。

“呀!”大黄鸭的诧异声传入两人的耳朵,“老大,这黑乎乎的一团是什么?怎么没看到你的脸呢?”

很显然,大黄鸭的频段与简亦扬不在一个档次,既然都没有听出来简亦扬的不悦。

“老大,我告诉你啊,我拿到红本本了。你和七娘娘赶紧看一眼,我的红本本。你看你看,我这照片拍的多正点呢……”

大黄鸭的话还没说完,简亦扬直接挂断。

然后将手机很随意的往一旁丢去。

“七。”

初七则是笑倒在他的怀里,“大黄鸭这么快就把楚韵给拿下了。”

因为大黄鸭刚才拨过来是拨的视频通话,而简亦扬则是看也没看接起后就放在耳边。

所以才会有大黄鸭说的黑乎乎的一团,然后大黄鸭说的话,很自然的初七也就听到了呗。

简亦扬才没有空去理会大黄鸭是不是拿了红本本,现在当然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七……”

但是……

手机再一次响起。

初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拿手机戳了戳他的胸膛,“快接。”

“又有什么事?”很显然,再一次被打断十分不悦。

“当然,简总该不会忘了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