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38章 1238 兄妹?那又如何!4

第1238章 1238 兄妹?那又如何!4

简亦扬蹲下,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上来。”

这意思是,让她坐在他的肩膀上,他驼着她?

呃……

初七有些不敢想像。

其实小的时候,他也这么驼过她。

但是后来长大了嘛,也就没再这么驼了。

可是,现在,他真的要这么驼她吗?

不好吧?

“算了吧,背我。”初七没有骑上去,而是往他背上趴去。

却不想,他直接一托又一抖,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将她驼到了脖子上。

“呀!”初七一声惊叫,还没回过神来,他已经站起,双手紧握着她的双手,就这么驼着她在海滩上跑了起来。

“啊,哈哈哈……”初七带着小小惊慌的笑声传来,“跑慢点,跑慢点。我有点慌。”

那么高骑着,他又跑的挺快,给她一种摇摇晃晃的感觉。

那当然怕了。

他个子本就高,有187呢。

她就这么骑在他的脖子上,再加上自己的高度。

然后视线望下去,可不有到至少两米五的高度了么。

加再上他迈腿跑着,那摇摇晃晃的,很不稳当啊。

“七,不怕!”他好听又沉稳的声音响起,安抚着她那颗有一丢丢小惊慌的心脏。

嗯,她当然不怕。

有他在身边,她有什么好怕的。

简亦扬驼着初七尽兴的在海滩着跑着,远处,一双眼睛狠狠的死盯着两人。

简婷婷的眼眸里流露出来的尽是浓浓的恨意,怎么都挥之不去。

她怎么都没想到,简亦扬疼初七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他竟然不介意被一个女骑在脖子上,而且还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他是一个大男人,是一个如帝王一般高高在上的男人,他竟然让一个女人骑他的脖子。

而且他还笑的那么心满意足的样子。

这样的笑容,为什么就不对她展露一点呢?

简婷婷阴阴森森的看着远处那尽情欢悦中的两个,不止眼红了,就连心都梗刺了。

初七,小贱人,你怎么就是死不了呢!

“很眼红吗?”他的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一个男人,沉低中带着阴郁的声音响起。

他的帽子压的很低,看不清楚他的脸。

闻声,简婷婷侧头。

正想出声之际,男人将那压的很低的帽子微微的抬高一点。

“表……”

话还没说完,直接被男人捂住了嘴巴,“别出声,你想把他们都吸引过来吗?”

蓝熙照捂着她的嘴巴,沉声说道。

简婷婷摇头,瞪大了双眸使劲的摇头。

蓝熙照这才松开那捂着她嘴巴的手。

“表哥,你怎么会在这?”简婷婷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声音压的很轻很轻。

蓝熙照朝着远处,简亦扬和初七的方向望了一眼,脸上划过一抹戾气,“想得到简亦扬吗?”

他没有回答简婷婷的问话,而是很直接了当的问道。

简婷婷的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然后垂下头,似乎对于蓝熙照问的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是,脸上却是浮起了一抹浅浅的红晕,然后用着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表哥,你说什么呢?他是我大哥。你……”

“大哥又怎么样?你们又不是同一个妈生的。”蓝熙照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

“表哥!”简婷婷轻嗔。

尽管她心里是很想,但是,她却没那个胆量。

他们可是兄妹,是亲兄妹。

就算不是一个妈生的,但也是一个爸生的。

这样的事情,她还是做不出来。

她只是希望简亦扬能对她好一点,别把她当仇人一般。

能把对初七的好分一半给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其余的,她可真是想都不敢想。

更别提蓝熙照说的那什么了。

“既然如此,那你露出刚才那一副表情做什么?”蓝熙照冷冷的,一脸鄙视的看着她。

“我……”简婷婷不知道该怎么说,然后犹豫了好一会,才低低的说道,“我只是看不惯初七霸我哥而已,她凭什么!我哥所有的全部都被她一个人拿走了。我要的不多,只要他能分一半给我就行了。”

“自己想要的东西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不是站在远远的偷偷的看着就能得到的。”蓝熙照直视着她说道。

简婷婷咬着下巴,一脸为难犹豫的样子。

“那,表哥的意思是,你能帮我吗?”终于,在左右摇摆了好久之后,简婷婷还是被蓝熙照刚才说的话给打动了。

是啊,自己想要的东西是要自己去争取的,它并不会自己跑到她面前来的。

所以,就算不能得到大哥对她的好,也不能让初七一个人独占着。

如果她把初七毁了,那不就行了!

那样,就算大哥不对她好,只要一想到初七那个贱人也得不到,她就心情舒畅了。

蓝熙照勾唇一笑,笑的一脸深沉,点了点头,“当然!我是你表哥,我也希望你好的。而且,我……”

他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只是高深莫测的视线落在远远的初七身上。

此刻,初七已经没有骑在简亦扬脖子上了,而是正弯身浸在海水里,猛的朝着简亦泼着海水,笑的如花一般灿烂而又绚丽。

他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初七,他的眼神似乎收不回来。

兄妹又如何?

她跟他又不是一个妈的肚子里出来的。

他也没打算要跟她什么天长地久,他只是想要得到她,然后看着简亦扬吃憋的样子,他就高兴。

简亦扬不是说了吗,让他别对初七动那份心思,后果不是他能承担的。

那他不但要动这份心思,还在动她这个人。

他偏就要偿偿简亦扬的女人是什么味的,就算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又如何?

他就是要让简亦扬知道,他不止动他的女人,还打算动他。

简亦扬,这一次,你就等着吧!

蓝熙照的眼眸里,闪烁着一团又一团阴森森的怒火,还有抹之不去的戾气。

你毁了我的一切,那么我也要毁了你的一切。

“表哥,表哥……”

简婷婷轻声的唤叫着他,这才将他那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

“什么?”瞟一眼简亦扬和初七的方向,问着简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