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39章 1239 兄妹?那又如何!5

第1239章 1239 兄妹?那又如何!5

“那……,我应该怎么做?”简婷婷有些犹豫的问着他。

蓝熙照附唇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简婷婷瞪大了双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样,真的可以吗?”

蓝熙照点头,“难道你不想回家吗?你是简家大小姐,不想重新过回以前那样的生活吗?还是说,你想继续留在这里过着衣不饱暧的日子?婷婷,你真的甘心吗?”

简婷婷狠狠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眸中划过一抹阴戾,“好,就按你说的做。”

初七,你可别怪我,我只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一切而已。

大哥,没有初七这个贱人以后,你才会对我这个妹妹好。

……

初七直玩到太阳西落,温度有些转凉了。

这才与简亦扬一起离开。

可是再一看自己身上这身湿答答还在滴水的衣服,初七又一次泪了。

这可怎么办哦!

简亦扬却是神秘的抿唇一笑,搂着她若无其事的朝着车子走去。

简亦扬不是自己开车的,而是雇了一辆当地的房车。

司机很有责任心的就这么一直坐在车上等着两人。

简亦扬上车后,对着司机报了个地址后,司机便是启动车子朝着目的地驶去。

“去冲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简亦扬指了指房车里那洗浴室的方向,对着初七说道。

初七一脸崇拜的小样眼神看着他,然后就一头扎进了洗浴室里。

有钱,就是任性。

初七在洗澡,简亦扬则是走到离洗浴室较远一点的地方,打了个电话。

“哟,简总裁这么快又想到赵某人了?”赵铎那得瑟的欠扁的声音传来。

“听说她在你手里?”简亦扬面无表情说道。

“她?哪个她?”赵铎揣着明白装糊涂。

“明天回国,我会考虑和栾寐说一下。”简亦扬不咸不淡的说。

“哦?”赵铎勾唇浅笑,“其实我完全可以自己说的。”

“是吗?我怕你没这个把握。”简亦扬很是自信,“还有,我在考虑着,应该怎么跟我老婆说,你说……”

“得,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做!”简亦扬的话还没说完,赵铎直接妥协。

“我想……”将自己的想法一字不漏的告诉赵铎。

“知道了,放心,一定不会令你失望的。就这样!”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简亦扬拿着手机,唇角扬起一抹得意的浅笑。

蓝熙照,你觉的你有这个本事吗?

既然给你一条生路你不要,非要选择一条死路,那你说我不送你一程,是不是都太对不起你了。

那就准备一份大礼给你吧。

……

“亦扬,今天中午,遇到了简婷婷。”初七一边整理着两人的衣服,对着简亦扬说道。

明天要退房,所以趁着现在没什么事情,把该理的衣服都理一下。

明天还有大半天,一起去逛逛,然后给大家带些礼物回去。

想着马上就可以见到两个小包子了,初七也就心情好了不少。

半个月没见着小包子了,俩小包子一定又长大不少吧。

马上就快四个月了呢。

简亦扬坐在沙发上,正拿着一份报纸看着。

听到她这么一说,放下手里的报纸看向她,“嗯,她想干什么?”

矣?

这表情,怎么一点也不惊讶的?

就好似,他知道似的。

哦,对了。

初七猛然响起,自己寻钻戒上不是有那什么嘛,他能不知道。

于是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朝着他走过去。

在他身边坐下,扬笑:“我都忘了一件事情了,对于我的行踪,你应该是一清二楚的哇。那也就是说,中午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

长臂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圈,下巴搁在她的颈窝下,然后轻轻的蹭了蹭,“嗯,中午的事情我真不知道。没得来及听。说说看,她找你想干什么?嗯?”

“哦,她说让我帮忙向你求求情,请你允许她回家。”初七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薄唇贴在她的唇上吸了吸,“嗯,那你怎么回的。”

初七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往后推了推,“又不是我们把她轰出来,凭什么这话说的好像我们是她嘴里那个罪人似的?谁把她轰出来的,她找谁去呗。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说是不是啊,老公。”

这一声“老公”叫的那叫一个蜜柔柔的软哦,配合着这软糯糯的声音,还朝着他很是俏皮的眨了眨眼。

简亦扬的薄唇又贴了上来,“嗯,老婆说的没错。所以,这跟我们没关。”

“本来就跟我们没关。”初七点头,“对了,明天还有大半天的时间,你说给他们都买些什么礼物回去的好?”

“明天让易秘书陪你去买。”抱着她往自己的腿上一坐。

初七微微的顿了一下,“嗯?你明天还有事情吗?”

她还想着明天没事了,就一起逛逛呢。

不是说事情都谈好了,全同都签了吗?怎么还有事情?

初七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简亦扬点了点头,手指轻轻的捏了捏她的鼻尖,“嗯,还有一点小事要解决。解决了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哦,”初七点头,“知道了,那你做事吧。我和美人去就行了,买东西这事,还是得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更方便。反正,我负责把你的钱败光光就行了。”

“七。”他突然之间很是认真的看着她,唤着她的名字。

“嗯?什么?”初七同样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他勾唇,扬起一抹邪肆的笑容,唇贴着唇,用着很是性|感的声音说道,“除了败钱,你还可以败光我的体力。”

初七嘴角微微的一抽,双手装腔作势的往他脖子上一掐,“才不要,我现在更喜欢败钱。”

“现在吗?”男人勾唇笑的更加邪肆又银骚了,“便是现在更适合败体力。”

“啊,简亦扬!你这一只……”

话还没说完,全部被他吞了进去。

……

夏初春睁眸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不是这十几天来,她一直呆的那个房间。

心里划过一抹慌意,然后却在眼角瞥到那一抹身影时,整个人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