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47章 1247 大婚前3

第1247章 1247 大婚前3

也希望她能改过自新。

只是,她与简明超之间的婚姻关系,是真的没办法挽回了。

简明超还是让律师到里面给蓝慕歌递了离婚协议书,希望蓝慕歌签了。

但是却被蓝慕歌直接撕了。

她的意思很明白,她是绝对不会离婚的,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简立行去看蓝慕歌的时候,已经是她进去快一个月的时候了。

“没想到我辛辛苦苦生下来,养大的儿子,竟然这么狠心!”

隔着玻璃,蓝慕歌一脸带恨的看着简立行。

他不止不帮她上诉,竟然在她出事后完全不管她的事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判三个月。

而且还是在一个月之后才来看她。

做儿子做到这个份上,不让当妈的心寒吗?

“妈,做错事情是要负责的!难道到现在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吗?”简立行失望中带着痛苦看着她。

“呵呵!”蓝慕歌一声冷笑,“做错事?简立行,你扪心自问,我做什么事情不都是为了你们父子三人?我做错什么了?我是你妈,你问问天底下,有哪一个儿子会像你这般对待自己的亲妈!”

简立行深吸一口气,都到这个时候,她怎么还是执迷不悟?还是觉的自己没有错吗?

“就是你以为的什么都是为我们好,结果怎么样?婷婷被你宠成什么样子?爸爸又被你伤成什么样子?你为什么总是借着为别人好的理由,做那么多伤害别人的事情?”

蓝慕歌狠我狠的瞪着他,眼眸里满满的尽是痛苦。

“以前的事情,我都不想再提了。连爸都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了,为什么你就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妈,你到底在执着什么呢?”

简立行双眸紧紧的盯着她,他就是弄不明白了,她到底在执着什么?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她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放手?

如此纠缠着有什么意思吗?

“呵呵,”蓝慕歌又是一声冷笑,双眸满是悲凉的看着玻璃外面的简立行,“真是好笑啊,我的儿子竟然说我执迷不悟!竟然问我执着什么?你说我在执着什么?我真是在为我自己吗?”

二十几年,近三十年的时间,到头来,她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你让她如何甘心?

不是她的儿子没这个能力,而是他不愿意去争,他心甘情愿的拱手让人。

如果她的儿子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是烂泥不扶不上墙,那她也就认了。

可是,明明她的儿子也是这么的优秀。明明就和简亦扬不分上下。

只要他愿意接手公司,她相信,他不会做的比简亦扬差的。

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就是那么心甘情愿的把所有的一切都让给简亦扬,而他自己却不要一分一毫。

到头来,却在这里责怪她执着什么?

除了心凉还是心凉。

如果她不要简家的一切,那她当初还如此费尽心机的进简家做什么?

她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只是希望她的儿子和女儿能得拥有更多而已。

“你总是这样,把什么事情都强加在我身上。”简立行一脸寂沉的看着她,“可是你有想过,这一切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说过多少次了,简家的一切我都不会要,这是我哥的,是你欠他的也是我欠他的。”

“我欠他什么了?你又欠他什么了!”

蓝慕歌咬牙,对着简立行轻声怒斥。

如果可以,她很想大声喝出来,但是她知道,这里不允许。

“你欠他一条命,你欠他一个家!”简立行毫不犹豫的说道。

蓝慕歌的脸色“唰”的一下,瞬间泛白。

这件事情,已经不止一次的在面前提起了。

简立行就已经提起过两次了,简明超也提起过了。

“妈,签字吧,离婚吧。”简立行很是无奈的说道,几乎是用渴求一般的语气说道,“别再让错误继续下去了。在里面的这几个月,你也好好的想想吧。错了就是……”

“你回去告诉简明超,我是不会离婚的!”

简立行的话还没说完,蓝慕歌直接打断。

然后很果断的从凳子上站起,面无表情的看一眼简立行,“你也别再多废唇舌了,既然你这么不想见我这个妈,以后也别来看我了。两个月,很快的,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进去。

简立行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为什么她就是认识不到自己的错?

只要她不知悔改,出来了早晚有一天,她还得重新进来。

……

这一天,是蓝慕歌入狱两个月的日子,又有人来看她。

入狱两个月来,就除了一个月前,简立行来看过她一次之外,再没有人来看过她。

这是第二个来看她的人。

她想不出来,会是谁来看来。

远远的看着玻璃外面,那个戴着口罩和墨镜的女人,蓝慕歌微微的蹙了下眉头。

说实话,她还真看不出来,那个女人是谁。

“妈!”

蓝慕歌刚一坐下,对面的女人便是委屈而又伤心的唤了这么一声。

“婷婷?”蓝慕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玻璃外面的女人。

她干嘛要打扮着这个样子?

又是口罩又是墨镜,搞的自己不能见人似的.

“妈,我是婷婷。”简婷婷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干嘛这副打扮?”蓝慕歌很是不解的看着她问。

“妈~~~”简婷婷又是一声凄凉的轻哭,然后摘下了墨镜和口罩。

蓝慕歌双眸瞪的死死的,嘴巴张的大大的,怎么都不敢相信对面的女人是她的女人。

她的脸,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的?

那一条一条丑陋的疤痕,横七竖八的躺在脸上。

尽管已经做了激光手术,但还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简婷婷的脸蛋可是说是很漂亮的,可是现在……

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怎么……会这样?”蓝慕歌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不是在国外读书吗?为什么会这样的?”

“初七,还不都是初七那个贱人!”简婷婷愤愤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