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48章 1248 大婚前4

第1248章 1248 大婚前4

“怎么回事?”

蓝慕歌不断的逼着自己要冷静,不可以动怒。极力的压制着自己那冲破而出的怒火,沉声问着简婷婷。

简婷婷吱吱呜呜的没敢把事情的全部真相告诉蓝慕歌。

“你倒是还是不说!”蓝慕歌狠狠的瞪视着她,这才让简婷婷“哗啦”一下子将事情的经过以最简单的总结式告诉了她。

大概意思就是,她想毁了初七,可是却中了初七的圈套,把整了容后的蓝熙雨当成了初七。

然后蓝熙雨和蓝熙照睡了,她却蓝熙雨的脸给毁了。

蓝熙雨加倍的还在了她的脸上。

“也就是说,你的脸是被蓝熙雨那个贱人给毁的!”

蓝慕歌一脸阴郁的看着简婷婷问。

简婷婷点头,“但是最愧祸首还是初七那个贱人!”

简婷婷就算再恨蓝熙雨,但是最恨的还是初七。

蓝慕歌的眼眸划过一抹狠戾。

“时间到了!”蓝慕歌想对简婷婷说什么,可惜看管员却是过来说时间到了。

“妈,妈,我现在该怎么办?”简婷婷急急的问道。

“你明天再来!”蓝慕歌看着她说道。

“可是,明天大哥和初七那个贱人婚礼。”简婷婷咬牙切齿的说道。

蓝慕歌整个人僵住了。

明天简亦扬和初七婚礼?!

“时间到了!”看管员看一次很严肃的提醒。

“明天是个好机会,你自己看着办。婷婷,你长大了,得有自己的想法了。妈现在想帮你也有心无力了。”

“妈,妈……”

简婷婷从凳子上站起,陪着玻璃大声的喊着,可惜蓝慕歌已经被看管员无情的拽进去了,她只看到一个背影。

很是无助的看着消失在她面前的背影,简婷婷一脸的茫然中。

妈说明天是个好机会,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到底她应该怎么做?

她恨蓝熙雨,但是她更恨初七。

如果不是因为初七,她不会落得这个地步。

明天,婚礼!

明天,婚礼!

简婷婷的脑子里,不断的重复着这四个字,然后是闪过穿着一身新郎服的简亦扬挽着一身白色婚纱的初七的画面。

越想,心里越恨。

那一份浓逍的妒忌之心,不断的往上冒。

心里又酸又痛,很不好受。

她有多么希望,那个站在简亦扬身边的人是她。

在简婷婷无助茫然的同时,蓝慕歌同样心里是带恨的。

她没有一刻像此时这般的愤恨,为什么她在这里面?

如果她不是在这里面的话,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那么的无助,她却什么也帮不上忙。

她很想告诉女儿,明天该怎么做,可是却有心无力。

蓝熙雨,初七!

我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却是被你们毁成这样!

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我一定让你们付出比我女儿更加惨痛的代价。

……

八月十六号,农历七月初七。

初七的生日,也是简亦扬和初七婚礼的大日子。

初七从小是简亦扬带大的嘛,那准确来说简亦扬可不就是她的家人了。

但现在是她结婚啊。

结婚,女方那当然是要从娘家出门了。

可是,娘家?

初七的娘家在哪里?

在初七自己心里,娘家夫家,那不都是简亦扬吗?

但是,栾公子不肯啊。

凭什么啊,凭什么他的宝贝妹妹娘家夫家都是简亦扬?

一个夫家已经是他了,那娘家自然就必须得是他。

他是初七的亲哥。

就生日这天,他都已经顺着他们俩的意思了,没让初七把生日给改了,还是七月初七。

这要不然,老妈辛辛苦苦把她生下来,怎么着也必须绝对是那一天生日的。

但是,一想到如果不是简亦扬,那他这个妹妹指不定就早早的跟老妈团圆去了。

行,看在简亦扬给了宝贝妹妹第二次生命的份上,他同意了。

但是,不是完全同意,而是同意这一天也是初七的生日。

也就是说,初七现在有两个生日。

但是,至于娘家这事,他是绝对不会让退的。

夫家就是夫家,娘家就是娘家。

这是绝对不可以混乱的。

于是乎,栾公子提前一天,也就是昨天晚上晚饭过后,就当着简亦扬的面抢人了。

怎么滴啊,你都抱着我妹妹这么久了,我都还没抱过我妹妹呢!

结婚前一天,妹妹必须住娘家,必须从娘家嫁出去。

还有,还有,两个小宝贝儿也必须跟宝贝妹妹一起。必须,肯定,绝对不能留给简亦扬。

于是乎,简大总裁很可怜的自从抱得老婆入怀后,第一次独守空闺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谁让栾寐是初七的亲哥呢?就算他想反驳也驳不了啊!

因为,所有的人全都站在栾公子那边,楞是没有一个人是站他这边的。

就连平时对他的话唯命是从的大黄鸭,这一刻竟然也是不替他说半句话了。

其实大黄鸭是很想替他说话了,但是碍于楚大小姐一个凌厉的刀子眼射过来,然后用眼神告诉他:你丫敢说一个字试试看,今天晚上直接当厅长。

其实大小姐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啊,要是不让初七住娘家,那明天一早她们怎么为难大BOSS?

大BOSS哎,这可是千年难得一次的哇,这还不赶紧抓住机会?

好吧,为了自己不当厅长,大黄鸭很有骨气的选择出卖老大。

呃,其实也不算是出卖吧?

他只是不吭声而已。

再说了,老栾说的也还是很有道理的哇。

女人出嫁嘛,那当然是得从娘家出门了。

于是乎,初七和两个小包子直接被栾公子以架一样的方式给架回了他家。

好吧,其实他家和大BOSS家也就那么一丢丢路,前后院的事情。

但是,这不是路程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

初七很是无奈的看着被人“孤立”的简亦扬,只能投以一抹无可奈何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