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53章 1253 大结局3

第1253章 1253 大结局3

至于为什么是家居服而不是睡衣,那是因为初七知道,就今天她哥栾公子在简亦扬这里吃的闷亏,他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甘心的。

一定会找个机会恶整一下的。

所以,初七很有先见之明的不穿睡衣,而是家居服。

而且,貌似这会也还不是很晚,也就八点而已。

如果栾寐不带人前来闹腾一翻,那都不是栾寐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还没有弄明白赵铎那人的身份。

貌似自从从M国回来之后,那厮的态度来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啊。

突然之间和栾寐的关系好了起来,而且简亦扬对他的态度也没那么敌对了。

“七。”坐在沙发上的简亦扬对着她招了招手,让她坐他身边去。

身为新郎官的他,今天愣是滴酒不沾。

因为,大黄鸭直接将他给全挡了。

哦,不得不说,大黄鸭真的是一只没话说的好伴郎,那就来一杯挡一杯,来两杯挡一双啊!

而且还放话了:丫,别一个一个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敢灌我家老大?也不看看老大身边的人是谁?有我在,谁也别想坏了老大和七娘娘今天晚上的**一刻!

呃……

大黄鸭,你真是一个好人,一个很善解人意的好银。

与一身家居服的初七不同的是,简亦扬身上穿的却是一件睡袍,只有腰间系了带子而已。

健硕的胸膛一大半坦露在外。

“去换一下衣服吧。”初七拉了拉他那有松垮垮的睡袍,对着他轻声说道。

“嗯?”简亦扬挑了挑眉头,看着她,“换什么?”

初七抿了下唇,“不怕我哥不服气,一会来大闹啊?”

简亦扬轻声一笑,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放心,在大黄鸭在呢。”

“啊?”初七微怔。

大黄鸭很负责任一个人把栾公子和赵铎两个人给灌倒了。

此刻,栾公子很没有形像的趴倒在客厅的沙发里,脚朝上头朝下,他的身边躺着头朝上脚朝下的赵铎。

而林豫则是一脸纠结的看着赵铎,不知道是该叫醒他呢,还是由着他。

“兄弟,干一杯!”大黄鸭手里一手拿着高脚杯,一手拿着一杯红酒,一脸兴奋的叫着林豫。

林豫直接瞥他一个白眼,无视之。

“喂,兄弟,你那是什么表情?小爷我请你喝酒哎,你摆什么大爷脸!我告诉你,你家主子都倒下了,你也必须给我倒下!看,那一对兄弟都倒下了!”

指了指毫无睡相的两人,对着林豫干嚎。

林豫再一次无动于衷,直接拿他的话当放屁。

“哎,到底你和我哥和那姓赵的关系什么时候转好的?”初七走至门口处看一眼客厅里那横七竖八的两人,转身坐在简亦扬的大腿上,双眸弯弯的问道。

“嗯哼!”

简亦扬一声轻哼,直接将她抱起朝着大床走去,“七,这个时候是不是不该问这个问题呢?”

“呀,不问这个问题那问什么?”

初七明知故问。

“问你应该问的,比如……”

话落,直接化言语为行动。

他要以行动让她知道,现在应该是问什么问题。

“唔,时间还早,万一……”

“嘘,专心点。”

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有人也不敢有人来打扰他们了。

所谓**一废值千金嘛。

……

七个月后

第七人民医院

“啊!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不是我的孩子!”

蓝熙雨彻底绝望的声音传来。

她的孩子怎么会是一团漆黑的?怎么会是一个黑人?

不是,不是!一定不是的!

“哈哈哈哈……贱人,原来你还不止跟你哥乱,竟然连黑种也有过啊!这下好了,竟然生下了一个小杂、种!哈哈哈……”

简婷婷无比狂疯的笑声传遍整个病房。

“简婷婷,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换了我的孩子!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于是,两个女人再一次扭打成一团。

最终,医生只能给两人各自打了一针镇定剂后,才算了事。

没错,蓝熙雨生下了一个黑色的孩子,看着那一团乌漆抹黑的小东西,蓝熙雨再一次疯狂了。

好几次,差一点将那孩子掐死和摔死。

最终,蓝熙雨和简婷婷继续在精神病院里呆着,而孩子则是送去了福利院。

就连蓝慕庭也完全不想领养这个孩子。

这是一种污辱,至此,他彻底放弃这一儿一女。

至于蓝慕歌,在坐满三个月出来后,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是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而简明超则是下定了决心与她离婚。

她不愿意协议离婚,最终由法院判离。

然后在去民政局拿离婚证的那一天,看着那一本红色的离婚证,也不知道是气急攻心了还是怎么了,回家的时候,竟是从当年沐云婉跳下来的原地,也“扑通”一下跳了下来。

可是,却没有死成,直接摔成了脖子以下全瘫。

……

初七带着两个小包子在院子里的草坪上玩,两个小包子已经十五个月了。

粉粉的很是可爱。

简亦扬车子驶进别墅,看着那一大两小正玩的兴致勃勃的三人,男人勾起一抹满足而又温润的微笑朝着母子三人走去。

“爸爸,爸爸!”简婕小公主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的朝着他走来,双手张开,等着他将自己抱起。

“回来了。”初七笑盈盈的朝着他走来,手里牵着简峦小帅锅。

简亦扬弯身将小公主抱起,在她的脸颊上一亲,“和哥哥乖不乖?”

“我乖,哥哥不乖。”小公主在他的脸上回亲一口。

“哼!”小帅锅很是不服气的哼道,“妹妹才不乖!”

“是吗?妹妹怎么不乖了?”蹲身将儿子也抱起,笑盈盈的问。

“妹妹调皮!”小帅锅开始打小报告。

“哥哥才调皮!”小公主不服气的反驳。

“两个都调皮。”初七捏了捏两张一样的小脸蛋,看着自家男人说道。

“妈咪最调皮。”两个小包子异口同声。

“嗯,妈咪调皮是应该的。”简亦扬一手抱着一个,一脸温柔的看着初七。

这辈子,有这么三个宝贝足矣。

一个温馨的家,有他爱的人,有爱他的人。

夕阳下,男人与女人并肩朝着屋子走去,充满着孩子的欢悦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