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54章 001 无情的家人

第1254章 001 无情的家人

三月,天阴沉沉的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舒家小别墅

“爸,求你别赶我走。”舒陌抱着孩子,跪在舒父面前。

舒父坐在沙发上,垂着头,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没有说话。

“爸,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求过你什么,我现在求你,别赶我走。至少现在别赶我走,孩子还这么小,让我坐完月子行不行?”

舒陌苦苦的哀求着舒父。

舒父抬起头,一脸痛苦又为难的看着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哟,你怎么还在呢?”妹妹舒岁从屋外进来,将手里的书包往沙发上一扔,一脸鄙夷的看着跪在舒父面前,手里抱着孩子的舒陌,继续冷言冷语的朝讽,“怎么脸皮这么厚?”

“爸……”

“爸爸,你都不知道,这一路上那些人说的话有多难听呢!”舒岁在舒父身边坐下,一脸很是不高兴的说道,“我都没脸见人了。整个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知道我有这么一个无耻的姐姐,谁都在背后指着我说呢!我反正是不想去学校了,与其让他们对我指指点点的,我还不如就躲在家里不出门了。我的脸都没处搁了。”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不去学校你要干什么去啊!”

舒岁的话才说完,便是见着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一脸心急的朝着她走来。

舒岁翻了个白眼,瞟一眼舒陌,“反正我不去,要不然你们去好了,你们去听扣那些难听的话!”

“你倒是说句话啊!”曹美嫦拿脚踢了踢舒父。

舒父很是懊恼的抓了把自己的头发,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儿,又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小女儿和老婆,最终无奈又无情的说道:“你走吧,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了。”

舒陌满是绝望的看着他,听着他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终于,不再抱任何希望了。

咬牙,忍着小腹上那还没有完全好利索的伤口,将自己的女儿紧紧的抱在怀里,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等等!”刚走至门口处,身后传来曹美嫦冷冷的声音。

舒陌转身,面无表情况看着她,“还有事?”

曹美嫦嗤之不屑的瞟了她一眼,指了指门口处那一包早就收拾打包好的塑料袋,“别说我们做事绝情,那是你的衣服,里面还有钱。你自己说说,你什么不好学,尽是学人做出这些个有辱门风的事情。舒陌,不是阿姨说你,你说你怎么就跟你那死去的妈一样呢?你……”

“你闭嘴!”曹美嫦的话还没说完,舒陌直接一声喝断,双眸狠狠的瞪视着她,“你没资格提我妈!”

“呵!”曹美嫦一声冷笑,“行,那你就给我现在就滚出我家!”

边说边一手提起那一包放在门旁的塑料袋,毫不犹豫的朝着门口扔去。

雨已经连续下了两天了,一直淅淅沥沥的没停过。

门口,湿答答的。

塑料袋随着她的扔丢,爆破,舒陌的衣服散落一地。

曹美嫦却是一脸如花孔雀般的很是高傲又势利的瞥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走至屋内。

舒陌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撑着雨伞站于口门的台阶上,双眸充满恨意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闷声不吭的舒父,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说道:“从今天起,我舒陌与你们再没有一点关系!你以后是死是活,别再来找我!”

说完,绝然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

“切!”曹美嫦与舒岁母女俩异口同声的从鼻孔里出声,嗤之不屑,“不劳你费心,你管好自己再说!以后可别厚着脸皮回来,从今天起你已经不再是我们舒家的女儿了!”

舒陌没有转身,也没有停步。

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撑着雨伞,绝然而又傲然的离开。

这样的家,她不呆也罢。

这样的父亲,她不要也罢。

从今天开始,她只有一个亲人,那就她的女儿。她抱在怀里的女儿。

雨还是沙沙的下着,三月的天还是有丝丝的凉。

她尽量将雨伞都遮在女儿的身上,将自己身上的风衣外套裹住女儿那娇小的身体。

春风吹过,舒陌忍不禁的打了个颤栗。

小腹处还隐约的传来疼痛。

她没有去捡曹美嫦扔出来的衣服,更没有去捡那几张施舍给她的钱。

她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却不能没有自尊。

身上的衣服有些湿,可是她却浑然没有感觉。

她现在唯一想到的便是不让女儿受罪。

舒陌漫无目的走在街上,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

一个小时之前,小姨拒绝了她的求助。

小姨说,她现在自己生活也不是很好,姨父一个人工作要养活一家四口。

表姐还在读大学,表弟还在读高中,她又身体不好,没有工作。

所以实在是无能为力再帮她。

呵呵!

这就是现实。

脚上的鞋子已经全湿了,就连裤脚也湿了一大半。

抱着女儿,撑着雨伞站在细雨中,看着街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她却一片茫然无措。

她身无分文,就算她自己不需要吃,孩子也是要吃的。

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要强,应该把那五张钞票捡过来的,至少还能微微支撑一会。

可是,现在……

看来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低头看着怀里睡的一脸安然的女儿。

“吧哒”,一滴眼泪滴在女儿那粉嫩的脸颊上,然后滑入她的脖子里。

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痛苦而又绝对的眼神,事到如今,她真的别无选择了。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

生下你,再没有能力养大你。

既然如此,那就我们一起离开吧。不管怎么样,我们母女俩都在一起,不会分离。

沉沉的闭了下眼睛,深吸一口气,抱着女儿朝着那来往车辆的大马路走去。

既然没有出路了,那还能怎么样呢?

“妈妈,对不起,女儿已经尽力了,你等等我,我和宝宝现在来找你。”

迈步,朝前走去……

“吱——!”一阵急刹车,舒陌只觉的两眼一黑,便是不醒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