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55章 002 需要帮忙吗?

第1255章 002 需要帮忙吗?

舒陌醒来的时候,印入她眼睑的是一个陌生的空间。

不过好像有一股浓浓的药水味道。

“倏”的,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你醒了?”她的耳边响起一声很是友好又善意声音响起。

闻声,舒陌转头望去,便是看到一个护士正笑盈盈的看着她。

护士?

这是医院?

“这是医院?”舒陌看着护士急急的问道,“我女儿呢?我女儿呢?嘶!”

情急之下,扯动了打在手背上的吊针。

“你放心,你女儿很好,现在在育婴室。”护士见她那一脸急切的样子,赶紧安慰道。

“育婴室?”舒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护士。

护士点头,“是啊,在育婴室。宝宝有一点点着凉,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倒是你自己,伤口有点感染了。”

“呼!”听到女儿没事,舒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于护士说的后面这句话,显然没听进去。

然后,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她身无分文,她没办法交医院的费用。

“那个……,我……现在能出院吗?”一脸为难的问着护士。

“那可不行!”护士一脸很是严肃的说道,“你是剖腹产的,你的手术做的还是挺好的,但是手术后却没有好好的休养,导致你的伤口感染了。你必须得住院,等伤口好了之后才能出院。要不然,到时候落下病根,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护士说的句句都是大实话,这可真是一辈子的事情。

“不好意思,我……”舒陌垂下头,将声音压到最低,“我……没钱。”

“哦,”护士不以为意的轻声一笑,“你的住院费已经有人帮你交了,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的。你只管好好的养身体就行了。”

“什么?”舒陌抬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谁帮我交的?”

住院费已经交了?

她根本就没认识什么人,怎么会帮她交了住院费?

“那个,抱歉,我问一下。我……住进来多久了?”

这也是一个问题。

她似乎觉的自己这一觉睡了很久。

护士抿唇一笑:“你已经睡了两天一夜了。对了,需要帮你通知你的家人吗?”

两天一夜?!

她竟是睡了这么久吗?

“不用了。我没有家人,就只有女儿了。”舒陌摇了摇头。

是啊,她哪里还有家人呢?

那已经不是她的家了,不是她的家人了。

自从十五年前,妈妈过世之后,她就再没有家了。

那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家,她……

什么也不是。

舒陌是在滴完了点滴之后才去隔壁的育婴室看孩子。

孩子躺在小小的婴儿**,睡的很香。

甚至还呷吧了一下小嘴。

“你过来之前,才刚刚喝过牛奶。”育婴室负责照顾孩子的育保阿姨对着舒陌说道。

舒陌的眼眶微有些湿,看着婴儿**,小脸颊红扑扑的女儿,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幸好,她和孩子都没有出事。

要不然,她真是后悔莫及。

可是,到底又是谁送她来医院的呢?

还有那个为她交了住院费的人又是谁呢?

她应该怎么样才能找到他,然后表达自己的谢意?

“谢谢。”舒陌朝着育保阿姨很是诚心的说道。

“客气了。”育保阿姨笑盈盈的摇了摇头,“孩子长的像你。”

孩子长的像她。

呵呵,舒陌笑了。

……

五年后

“陌陌,你今天不能陪我去游乐园吗?”

舒陌正坐在床沿上穿着丝袜,房间的门推开,舒桐眨着漂亮如夜明珠一般的眼睛很是可爱的问着她。

“对不起啊!”舒陌很是歉疚的看着女儿,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抱歉,刚接到电话,要去店里加班啊。让外婆陪你去行不行?”

今天周末,本来答应了女儿今天陪她去游乐园的。可是临时接到副店长的电话,说他家里有点急事,能不能今天帮他替一天的班。

舒陌是c&j品牌旗舰店的店长,本来今天休息,又是周末,好久都没带桐桐去游乐园玩了,所以答应她今天陪她去的。

为此,桐桐可高兴了。

可是,现在却不能陪她去了。

“程叔叔家时有点急事,今天不能去店里上班。让我帮忙替他一天班,下次,下次陌陌再带你去,行不行?”看着女儿心里那小小的失落,舒陌赶紧安慰。

“哎呀,人家也没那么小气啦。”桐桐嘤嘤一笑,“看在程叔叔对我还不错的份上,行吧,你替他去上班吧。下次见到程叔叔,大不了让他请吃kfc呗。今天我和外婆去了。”

“嗯,我们家桐桐就是懂事。来,么一个。”舒陌很是欣慰的看着女儿说道。

“嗯么。”桐桐踮脚,在她的脸颊很是大方的印了一个大吻。

舒陌很是高心的笑了。

吃过早饭,舒陌骑着自己的小电屏去上班。

“嗤~~”

半路上,舒陌只到到一声放气的声音,然后……

“不是吧?要不要这么对我啊!”

停车,架起车架,一脸郁闷的看着那已经扁扁的后车胎,舒陌纠结中。

很不幸,她的小电屏,后轮胎被扎破了。

四下寻找着修车店,可惜貌似这边上一圈根本就没有修车的店啊。

抬起手腕看一眼手表,已经是七点五十。

旗舰店九点对外开门,八点半上班。因为还在留半个小时的盘货核对。

哦,天!

舒陌无语。

这要是有修车的地方,那还好说话。可是,问题是这哪里有修车的啊!

舒陌上班都喜欢提前个十几分钟到店里,身为店长,她必须要以身作责。

没办法,只能推着车子找修车的地方了呗。

但愿不会这一圈都没有。

因为后车胎没气扁胎,所以推起来那自然是有些吃力了。

五月初,天已经有些热了。

快八点的太阳也有些猛了,舒陌推着车子,被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来。

“有什么能帮到你吗?”

正推着扁胎车走着,一辆车子在她身边停下,车窗摇下,男人问着舒陌。

“啊?”舒陌略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一时之间没能明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