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92章 039 唇齿相依的感觉3

第1292章 039 唇齿相依的感觉3

舒陌怡然一笑:“你也可以这么认为的。其实情敌也非得一定要拼的你死我活的不是吗?再说了,你这样的身份,应该也不屑这么做吧?”

再说,其实我们之间,现在还应该谈不上情敌吧?

这句话当然是舒陌自己在心里想的。

“呵呵,”黄盼盼愉悦一笑,“我这样的身份?你知道我是怎么样的身份吗?”

“不是和印天朝一样吗?人民公仆,怎么样也不能做出有失自己身份的事情吧?”舒陌很是自信的看着她。

黄盼盼再一次扬起了一抹很是满意的微笑,“怪不得天朝会看上你,你确实有这个能力。你说的没错,我还真不屑做那种事情。为了一个男人,两个女人拼的你死我活,那是最蠢的女人才会做的,有掉身份。很高兴认识你,能做朋友吗?”

边说边朝着舒陌伸出右手。

舒陌伸手回握,“当然,很高兴可以和你成为朋友。”

“于谊是朋友,于情可是敌人哟!”朝着舒陌很是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我可是不会让着你的。”

舒陌微笑点头,“当然。”

“好了,不耽误你了,我也该回去了。下次有时间再过来看他,我们能随联系吗?”黄盼盼笑容满面的看着舒陌问。

舒陌点头,“当然。”

相互留了号码之后,黄盼盼离开了,舒陌则是去菜场买菜。

……

舒陌接到店里电话是在五天后。

“喂,梨姐,你找我有事?”

舒陌走出病房,站在走廊的尽头处接着李梨的电话。

“舒店长,你赶紧回店里来一趟吧。”李梨在电话里急急的说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舒陌问,“程税呢?”

那边李梨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蕴酿着该怎么说。

“梨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舒陌急急的问道。

“公司有一个内部升职调动,我们都觉的你的机会很大。今天公司领导会来店里,我觉的你还是回来一趟,就算是把领导巡视给应付了过去,等你把升职调动这机会给拿下了,你再继续和程副店长对调,这样都对你有利。要不然,这个机会,很可能就和你错失了。”

舒陌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

她现在已经是店长,而且她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前段时间,她也确实是听说公司有内部升职调动一事。

店里所有员工都一致认为,她的机会是最大的。

她的能力,完全不仅仅应该是在店里当一个店长而已,就应该去公司,然后管理旗下几家店。

这也是舒陌自己最想要的。

这样既是对她能力的认可,也是给自己一个提升的空间。

还有就是,如果去公司上班了,那她就不用再翻班倒,而是朝九晚五的行政班,还可以周末双休。

这样,她就有更多的时间与女儿相处了。

尽管李梨说的都是很公事的事情,但是她怎么听着就感觉李想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呢?

“梨姐,是公司还有别的人选吗?”舒陌试探性的问道。

电话那头李梨又是沉默了好一会,“是,还有程副店长。”

程税?

舒陌僵了一下,然后只听到电话那头李梨很是语重心长的说道,“小舒,我这么叫你,不是因为你只是店长。我是把你把妹妹看,我觉的这个机会应该是你的。所以,如果你那边真的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你还是回来一趟吧。”

李梨没有把话说的很明白,但是舒陌如果还是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的话,那她这么多年也就白混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身为副店长和两个内部升职名额的另一个当事人,程锐却没有给她打电话。

这足以说明他的意思了。

李梨,只是一个店员,她都知道这件事情了,那么也就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吧。

是啊,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她却没有在店里。那么这个机会,自然也就与她擦肩而过了。

或许,她是不是应该有另外一个想法?

其实这次,她在无形中也帮了程税一个大忙吧。

还是说,程税一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舒陌拿着手机,透过窗户茫然的看着外面。

其实如果,程税想要这个机会的话,她不介意让给他的。

但是,也却觉得他这样的做法,让她有些小小的伤心。

算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的。

有更好的条件,谁不想往上爬呢?

“怎么?公司有事?”

舒陌正失落着,身后传来印天朝的声音,带着一抹关心。

转身,朝着他抿唇一笑,摊了摊手,“没什么,就是公司领导今天会去店里视查。”

“那你回去吧。”印天朝在她脸上看到了一抹失落还有感伤。

这绝不是公司领导视查造成的,一定是还有其他的原因。

印天朝向来都是观察力很强的,只一点点的表情变化也能让他捕捉到。

“不用,没关系,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店里有副店长的。”

虽然说着很是平静又平淡的语气,但是印天朝还是能听出她言语中的那一抹失落。

“我让人送你回去还是你自己开我的车回去?”一脸正色的看着她。

“真不用!”

“你这算是舍不得我?”似笑非笑的直视着她,唇角处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坏意。

呃……

舒陌郁结。

“我能理解为你已经考虑好,答应了?”继续笑的高深莫测的看着她。

“我……还有考虑中。”舒陌垂头。

“但是,你这几天的行为举动告诉我,你已经答应了。”深邃的双眸如豹一般捕视着她。

“我……”

舒陌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既然已经答应了,那我就递结婚申请了。”不容抗拒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答应了?”舒陌抬头,漂亮而又水灵的双眸与他对视,然后眼角视线落在他打着石膏的右脚上,“回病房吧,印先生,你现在还是伤残人士,别让我这几天的照顾白费行吗?”

说完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很是小心的扶着他朝着病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