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93章 040 唇齿相依的感觉4

第1293章 040 唇齿相依的感觉4

其实,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凭着印天朝强大,根本就无须舒陌扶了。

但是,这几天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照顾,竟然莫名的产生了依恋。

由着她扶着自己小心翼翼的走进病房。

扶人嘛,那自然而然就会有肢体上的接触的。

虽说是舒陌扶着他,其实远远看去,倒更像是印天朝搂着她。

黄盼盼走出电梯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人的背影。

于是迈出去的步子,就这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

不得不说,其实印天朝和舒陌真的挺好相配的。

舒陌说的没错,她也是的个心高气傲的女人,她做不出来那种情敌见面,火光十射的事情。

她是喜欢印天朝没错,但是却也不是一个为了得到而不择手段的人。

她有自己的自尊,有自己的高傲。

她和印天朝认识这么多年了,她对他的心思,他一直都知道。

从他还没儿子的时候,他就知道。

从他有了儿子之后,她还是没有改变过。

但是,他却一直没有改变过自己对她的意思。

他们之间只能是战友,同志,却不会有第三个可能性。

她一直以为,只要她坚持,总会得到他的心。

但,其实不是的。

如果他们之间有可能的话,她也无须等这么多年了。

算了,放手吧。

其实舒陌真的挺适合他的,至少他愿意让她接触,愿意让她照顾。

这些都不是她能做到的。

深深的朝着病房的方向看一眼,印天朝已经搂着舒陌走进病房了。

黄盼盼扬起来抹苦涩而又无奈的笑容,转身离开。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看着他幸福,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只是看你如何选择而已。

印天朝“搂着”舒陌进病房。

“舒小姐,为了不让你这些天的照顾白费,所以我觉的你应该答应。”

舒陌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是被人圈在了他的双臂与墙壁之间,而他那高大的身躯就这么如一堵墙一般,堵在在她的面前,让她没有任何可以遁逃的空间。

随着他的说话,他那热乎乎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

顿时,舒陌觉的,她脸上的毛孔都张了起来。

有一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而她的心脏竟然也乱跳了起来。

“我在考虑,在考虑。”舒陌羞涩的垂下头,不敢与他对视,垂在两侧的双手紧紧的拧捏着自己的衣摆,似乎在茫茫大海中抓到了一块救生的浮木一般。

手心里有汗,不知道是紧张而出的,还是被他这突然间贴进的身躯而吓出来的。

她的后背贴着墙壁,凉凉的,可是她的前面与他之间却仅剩两公分都不到的距离。如同火海一般,滚烫而又炽热。

“已经考虑了六天了,还没考虑清楚吗?”暧暧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吹拂着她的发丝,同样也吹拂着她的神经,“这么一个小问题,你需要考虑这么久?”

嘎?!

小问题?

这是一个小问题吗?

为什么在他说来,只是过如吃饭喝水一般平常不过?

这是吗?

“倏”的,舒陌抬头。

然后……

就在这抬头之际,她的唇瓣扫过他的下巴。

这一瞬间,舒陌整个人僵住了,如同被人点了穴位一般,一动也不会动了。

明亮而又水灵的双眸瞪的圆圆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望着他,就好似那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一般。

只是那长而弯翘的睫毛却是有些微颤,足以说明着此刻她内心的慌张与无措。

全身僵住的不止舒陌,随着她的唇瓣扫过他的下巴,虽然只是那么一秒钟的功夫,但是印天朝却是感到全身一个凛洌,就好似被什么拂断了那紧绷的神经线一样。

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知道是拉紧还是放松。

四目相对之际,他看到了她的慌张,她看到了他的镇定。

男人和女人,在这个方面,就是有着这么天差地别的表情。

往往紧张慌乱的就一定是女人,而镇定自若的就一定是男人。

尽管,其实这会,印天朝的心内深处也似那翻了的船舶一般,但是他却表现的异常的镇定与平淡,完全看不出来此刻他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深邃的双眸俯视着她,就好似一个旋涡一般,吸附着她,让她情不自禁的便是被他深深的吸引。然后沉迷在那个深深的旋涡里,她想要爬出来,可是却抓不到一个支点,怎么都无法走出。

于是,就只能任由放纵着自己,在那旋潭之中沉沦与迷陷。

在她沉沦与迷陷之际,她的唇被人攫住了。

两片温热而又刚商毅的唇,在她两片柔软的唇瓣上辗转汲取,似是要将她吸进去一般。

再然后,还是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的口腔内探进了一条舌头。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让他进来的,总之就是那么扫荡又侵袭着她,纠着她的舌尖灼舞着。

身子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搂紧贴合在他的胸膛前。

那一片柔软,就那么紧贴着他的刚硬,给他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这一份感觉很美妙,是他不愿意放手,更不愿意松口。

就想这么的搂着她,与她唇齿相依,舌尖相拥。

舒陌很生涩,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只能由着他搂着自己,一切由他主导。

而她则是双手紧紧的拧扭着自己的衣摆,手心则是一片汗渍。

舒陌没有任何的经验,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第一次。

此刻,她除了大脑一片空白,彻底断片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感觉。

但是,她却又不否认,这一种感觉其实她挺喜欢的。

那口腔内传来的带着隐约药味的气息,她不止没有排斥,甚至可以说是在潜意识里接受着。

直至她的脸颊憋的红通,两腿已经发软,那袭占着她的双唇终于离开。

“考虑清楚了没?是不是答应了?”

她的耳畔传来浑厚而又暗哑的声音,虽是询问,却又带着一抹不容抗拒的命令。

至少舒陌是这么认为的。

“嗯。”

舒陌下意识的竟然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