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08章 055 夜幕下2

第1308章 055 夜幕下2

站在窗户前,打开玻璃窗,窗台上的水杯里丢了好几个烟头。

此刻他的手里还夹着一支烟,长长的一条烟灰积着,没有往下掉。

印天一脸沉寂,双眸略显有些抑郁,面无表情的直视着窗外。

窗外,路灯亮着,灯光昏暗。

大**,印小米小盆友睡的很熟,粉嫩的小脸上还挂着一抹满足的笑容。

然后翻了个身,嘴里咕哝了一声。印天朝很清楚的听到,他叫了一声“妈妈”,叫完之后竟然还“嘿嘿嘿”的笑了几声。

视线从窗户外,移到**那个小人儿的身上。印天朝的表情从刚才的阴郁冷沉慢慢的转变为平和缓柔。

他今天的心情是复杂的,是异常激动的,就连现在,似乎还是没有平静下来。

这五年来,他一直都在找着母亲,从来没有放弃过。却没想到,竟是这般巧合的存在。

舒陌,不止救了他的母亲,还让儿子也喜欢上她。

而他,同样也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慢慢的在被她吸引着。

印天朝睡不着的同时,隔壁房间,躺在桐桐**的舒陌同样也睡不着。

只是和印天朝不一样的是,她是躺在**,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

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了,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竟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转头,朝着舒母的**看去一眼,舒母和桐桐都已经入睡。

她睡意全无,轻手轻脚的下床,出房间。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印天朝也正好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然后两人四目相对。

“还没睡?”

“还没睡?”

两人异口同声的看着对方轻问。

然后则是舒陌抿唇笑了笑,印天朝则是点了点头。

又是动作很轻的将房门都关上,这才两人一起朝着客厅这边走来。

其实舒陌家的屋子不是很大,也就五十来个平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

所以,餐厅与客厅是一起的。只是,摆放的整齐有条理,所以看起来还是挺宽敞的。

“要不,陪你出去走走?”舒陌看着他,商量般的问道。

印天朝点了点头。

“咳。”在他靠近自己的时候,舒陌轻声的咳了一下,他的身上有一股很重的烟味。

“怎么了?不舒服?”听到她的咳嗽声,印天朝很是关心的看着她问。

舒陌浅笑摇了摇头,“你抽了很多烟?”

印天朝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身上的烟味呛到她了。

略显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

“少抽点,你身上不家伤。”说到这,舒陌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轻轻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你晚上没换药,不好意思,我给忘记了。我现在帮你换。”

“不用了,我自己换过了。”印天朝风淡云轻般的说道,“陪我出去走走。”

“哦。”拿过钥匙,换鞋,出门。

这是老式的小区,最早的时候好像是某个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区。

舒陌当初阻住在这里,看中的也是这个条件。

不是很乱,基本上都是退休的老教职工。

舒陌这房东也是一退休的老教职工,因为儿女不放心老人一个人独住,所以把他接了过去。

再然后看舒陌一家也是挺务实的,所以房子也算是半租半看的给了舒陌。

于是一住就是五年,舒陌从来没想过要搬离。

小区里有一个小公园,公园里有一处小小的健身设施。

舒陌带着印天朝就坐在这里。

半圆月亮挂于空中,银白色的月光朦朦胧胧的铺射在地上,折身出两个人的身影。

“谢谢。”印天朝对着舒陌再一次道谢。

舒陌欣然一笑,“这两个字,你说的已经很多了。”

印天朝伸手揉了一把自己的脸,“除了这两个字,我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我的谢意。”

舒陌往石凳上一坐,仰头望着天上的月空,还有一闪一闪的星星,“其实,这几年,也多亏有妈在,不然我也不可能过的这么好。我要上班,没那么多时间照顾桐桐,都是她帮我照顾的。”

她说的这是实话,这五年,她们三人可谓是相依为命的。

她可以不需要男人,但是却不能没有母亲和女儿。

只是,阴差阳错的,竟然是这样的。

“妈这几年一直都没有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印天朝在她身边坐下,侧头看着她。

她只穿了一套睡衣,米白色的,没有太多的花案,只有点点的小碎星的图案。

圆领,刚好露出她那精致优美的锁骨。

她的脖颈纤细,又加之此刻她是仰着头的,所以更加显的绝美。

月光倾洒在她的身上,添加了一份朦胧的美感。

但是,印天朝却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歪想其他的念头,此刻,他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女人,他只想好好的跟她过一辈子,值得他照顾一辈子。

如果说换成其他的时候,或许此刻他也会有所冲动。

但是现在,却什么冲动也没有。

其实,舒陌穿着睡衣出现在他面前,这还是第一次。

尽管之前她在医院里也照顾了他好几天,但是她都是穿的整整齐齐的睡觉,t恤牛仔。

而此刻,她似只是一套薄睡衣,甚至于似乎睡衣里都没有穿其他的。

如果换成其他人,印天朝一定会以为这个女人是在勾|引他。

但是,眼前的人是舒陌,他就一定不会这么想。

舒陌点头,“嗯,一点都想不起来。”

印天朝有些释然的笑了笑:“想不起来也好,过去的就过去吧,至少……”

那些痛苦的事情,不用再去想了。

也许是件好事,只要母亲过的开心就行了。

夜风吹过,舒陌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然后是下意识的伸手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睡衣是无袖的,月光下,印天朝能看到她的手臂上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很晚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回去睡吧。”看一眼她,眼眸中有着怜惜。

舒陌弯唇笑了笑,“好。”

确实不早了,估计着没有一点也该是十二点多了吧。

舒陌从石凳上站起。

脚下突然踩到才能,一个不稳向后倒去。